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9章 我已经收敛很多了

    百姓对城守是恨之入骨。【全文字阅读】以至于城守在家中停丧十余日,都拦路不得下葬。

    还是后来郑仁厚命人用草席裹尸,抬去城外潦草埋了。至此这件事也算告了一段落。

    只不过那时,沈娴他们早已经离开江南。这都是后话。

    原本还萧索冷清的城里,在难民们进来,安顿在客栈以后,突然添了许多人气。

    每家客栈都住满了难民,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他们就已十分满足,因而个个守规矩,不曾有动乱发生。

    客栈外,每天按时有官府的人接济粥粮,难民可前往排队领粥粮吃。

    沈娴也有亲自去难民区看过。

    那些难民远远见到沈娴过来,都兴高采烈地高呼:“静娴公主来了!”

    难民们对沈娴感恩戴德,就连城中百姓也对她钦佩爱戴有加。

    城中百姓自发组织,将家中穿不完的旧衣送到难民区来,也好让这些难民能有衣服御寒过冬。

    百姓本是同枝相连,患难相助才显真情。

    京里八百里加急,送来第二道圣旨。同是命令沈娴立刻返京。

    现在江南城主事的是郑仁厚,圣旨便交到了郑仁厚手上,让他代为宣旨。

    郑仁厚不敢怠慢,手捧着圣旨,匆匆来觐见。

    只是他没能见到沈娴,却在廊下见到了苏折。

    苏折道:“公主跟贺副使和秦将军一起去看望难民了,你找公主?”

    郑仁厚道:“那下官找苏大人也是一样。刚刚京中又快马加鞭送来了圣旨。”

    苏折朝他伸了伸手,他便恭敬上前,双手托着圣旨交到苏折的手上。

    原本这圣旨是要沈娴亲自接的,郑仁厚也应当像之前城守做的那样,当众宣读圣旨。

    只是眼下圣旨到了苏折手上,那1;148471591054062些规矩就免了。

    苏折打开圣旨淡淡看了一眼,又合上,道:“稍后我会把这圣旨转交给公主。”

    郑仁厚道:“可要下官派人护送公主回京?”

    “这些事不用郑大人騲心,郑大人只需要管理好这江南城便可。”苏折道,“这里的难民住在客栈里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等洪涝过去以后,江南还得发展经济才能恢复如初的繁华,到时候难民不能继续留在城里。”

    “下官洗耳恭听苏大人的指教。”

    苏折道:“郑大人可以分配安排他们开荒拓城,愿意留下的便在城外定居,不愿意留下的就放其出城、另谋生路。”

    郑仁厚道:“不愿意留下的难民,估计寥寥数几吧。”

    “具体随你怎么安排,只要莫坏了静娴公主的名望,莫积起民怨。”苏折看了看郑仁厚,淡然道,“朝廷若派人罍饔管江南,郑大人可知该如何应对?”

    “苏大人放心,下官忍耐数年,才换来如今这样的局面,是万不会允许朝廷的蛀虫再来蛀害江南这片地方的。下官一定拼尽全力守好江南城和这里的百姓,绝不辜负苏大人的期望。”

    苏折点了点头,道:“如此,也不枉你这数年的隐忍。”

    沈娴回来时,郑仁厚已经走了。她看见苏折,问:“听说郑大人来找我?”

    苏折把圣旨拢在袖中,道:“他来询问后期难民的安顿事宜,我已经帮你答复他了。”

    “你怎么说的?”

    “等洪涝过后,让他组织难民开荒拓城,也好有个固定居所。若是不愿留下的,可以自由放出城去。”

    沈娴也知道,难民一直住在客栈里也是不行的。暂时城里的秩序还能控制,可毕竟这么多人,久而久之只会越来越乱。

    所以等最艰难的时候过去后,还得重新安置他们。

    苏折说的也是最妥当的办法。

    沈娴不知道第二道圣旨送来的事,甚至第三道圣旨也被苏折lán jié下,丝毫没有告知沈娴。

    他们经过江南以后,回京的路就已经走了一大半。

    在抵达下一座城之前,往往还没来得及进城门,城守便能事先知道消息,并在城门口等候。

    这让沈娴有一种被监视和被人掌握行踪的感觉。

    不仅她感觉如此,秦如凉和贺悠同样感觉如此。就好像一路上被人设防,只等着他们到达京城。

    路上沈娴除了正事的时候会与苏折说话以外,其余时候基本不会去打搅他。他便也没来打搅沈娴。

    所有的深爱和想念,都被沈娴装进了心里。

    明知这个人就在身边,就在不远的地方,她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后来苏折建议大家乔装而行,几人都换上普通百姓的衣服,分开进城。

    如此城守就算事先得了消息,早早在城门口迎接,一行人乔装打扮后从城门经过,城守也没能发现。

    剩下的亲兵负责押解柳千鹤,随后进城。

    等城守好不容易等来了队伍,却发现静娴公主根本没在里面。亲兵只道他们只是负责把罪犯押解回京的,具体并不知静娴公主的行踪。

    进城以后,大家在客栈入住,只要没有大事发生,都不必表明身份。

    江南以北的灾情不再有南边那么严重,虽一定程度地受到了损害,但也没有成群结队的难民集结在城外。

    并且江南城守的事传开了以后,江南城守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也对各地方城郡起到了一定的警示作用。

    入住客栈以后,沈娴见客栈楼下大堂里摆上一个简易的说书台,有说书的先生说着静娴公主治理洪水、拯救灾民的事。

    下面听书的人围坐在一起,一大堆。

    苏折负责去与城里为官的旧识接洽,沈娴他们留在客栈里等候。

    她便斜倚于二楼栏杆上,偶尔听那说书人说上几句,眼神时不时往大堂门口瞟两下。

    秦如凉出门来,站在沈娴身边,顺着她视线往楼下看了看,道:“在等他回来?”

    沈娴一本正经道:“没,我在听楼下说书。”

    秦如凉道:“下次再撒谎时,记得把眼神收一收。”

    沈娴沉默了一阵,听着下面的惊堂木拍打桌面的声音,像对一个朋友倾诉一样地道:“我已经收敛许多了,还是看得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