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5章 魂不守舍

    沈娴心里紧了紧,她知道苏折的,这种情况下一定是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的。

    沈娴不知道是试图说服他还是试图说服自己,道:“反正他已经死了,只要留下证据证明他不是他杀的而是自己死亡的,不就可以了。”

    苏折看着她,道:“那你的名声呢?”

    “我不在乎那些。”

    “可我在乎。”苏折风清月白道,“我不想,将来世人谈论、史书留存,有任何一丝相关的污迹。”

    沈娴袖中的手指紧紧掐着,道:“苏折,够了,真的。你真的不必为我考虑得那么长远。”

    苏折道:“我只尽量做到我力所能及的事。”

    “可是你力所能及的分量,是我远远无法偿还的。”

    “阿娴,我不要你偿还什么,是我心甘情愿。”

    沈娴心口又开始作怪,痛得煎熬,痛得想流泪。

    苏折又道:“你不肯说,那我只好猜了。”

    苏折说出那些人给沈娴听,有这府邸里的管事,门外的守卫,还有别苑里的丫鬟,以及抬轿的小厮。

    他猜也猜得容易,而且一个不差。

    沈娴竟无力辩驳。

    苏折眯了眯眼,略有深意地抬手抹了抹沈娴滣角外的口脂,再细细拈了拈沈娴发髻上整齐的发丝,弄得有些微凌乱。

    如此看来才像是方才激烈过的样子,出门时被守卫看见了才更容易蒙混过关。

    苏折道:“你先走,坐着轿子回去。剩下的交给我来善后。”

    沈娴冷不防抬眼,撞进他的眼眸里。

    他细声道:“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沈娴不想留下他一个人,可偏生这又是最好的法子。只有她坐着轿子离开,苏折一个人才好妥身,无后顾之忧。

    不然带着她,反倒是个牵绊。

    最终沈娴道:“苏折,早点回来,我会一直等你回来。”

    苏折若有若无地笑了一下,“好。知道你在等我,我会尽早的。”

    最后,沈娴开门走了出去,留下了苏折一个人。

    沈娴对外面的守卫道是,城守累极,这个时候已经睡下了。

    苏折一人在房中,站在床前看了看死去多时的人,随手把他脸上紧贴的暖帐拂开到床边去,窗户外漏进来的风吹一吹,不多时就把上面的水迹吹干了。

    沈娴是一个人坐轿子回到院子里来的。

    空落落的院子里,等真的不见苏折的时候,沈娴才觉得萧索冷清极了。

    沈娴满下巴都是丹红的滣脂,她又是从城守的房间里出来的,丫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什么也不问,默默地打水来给沈娴沐浴。

    沈娴道了一句:“都出去。”

    随后丫鬟关上房门就退了出去。

    沈娴一个人钻在热水里,捧着水洗脸,只要她一闭上眼睛,满脑子想的全都是苏折。

    即使他云淡风轻地shā rén,她也控制不住依旧想他,疯狂地想他。

    那些破碎凌乱的呼吸,还有他接触到自己皮肤的热烈缠绵的吻,一幅幅旖旎的画面一旦钻进她的脑海里,就再也赶不出来。

    她不知道苏折在城守那里怎么样了,也不知他会不会有事,何时会回来。

    沈娴浑浑噩噩地沐浴,穿上轻薄的寝衣,再魂不守舍地躺在床上。

    觉得有些冷,床上半天也没有什么温度。

    时间一点点流走。

    外面的夜静悄悄。

    苏折一直没回来。沈娴凝神细听,听不到院子里的任何人有任何动静。

    她反而仿若听见了霜降的声音,密密麻麻往地上铺了一层。

    有些像露水被冻结成霜花的声音。

    不知还有多久,就会天亮了。明明苏折告诉她,会尽早回来的。

    就在沈娴等得快要浑身僵硬的时候,她终于听到了细细的脚步声,从院子外面走来,每一步都轻得似风掠过。

    沈娴浑身一震,她什么都来不及想,也不知道外面进来的人到底是不是苏折,当即就慌乱地跑下床,鞋也来不及穿,打开房门便飞奔了出去。

    苏折披着秋霜回来,不想没走几步,房门应声而开,他抬头就看见沈娴跑了出来,不由愣了一愣。

    继而看见沈娴穿着雪銫寝衣,苏折淡淡皱了皱眉,声音疲倦沙哑道:“穿这样单薄怎的跑出来了。”

    沈娴置若罔闻,走下台阶,踩着地上冰凉的银杏叶,站到苏折面前。

    苏折注意到了她的脚,眯了眯眼低沉道:“还不穿鞋。”

    沈娴就着廊下昏暗的光,仰头看着他许久。

    她有些轻颤地伸手,去抚嫫苏折的脸。

    苏折顿了顿,听她带着鼻音道:“回来了?”

    他卸下满身沉晦,到最后只剩下柔情,应道:“嗯,回来了。”

    那时沈娴看清他的脸,听清他的声音,才恍惚觉得三魂七魄重新归了位。

    苏折身上带着极淡的一丝血腥气,沈娴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他回来就好。

    她无言地踮着脚,下巴抵在他肩膀,双手从他腰上环过,如无数次心里所渴望的那样,抱了他。

    苏折僵在原地,道:“阿娴,我身上不干净。”

    “那也无所谓了。”

    苏折神銫讳莫如深,下一刻把沈娴狠狠收进怀里1;148471591054062,煣着她单薄的肩膀,煣着她一头的青丝。

    他才发现沈娴的身子比他想象的还要柔软却冰凉。

    这渐渐入冬的寒天夜里,沈娴只穿了一身丝薄的寝衣,怎么能不冷。

    苏折不再耽搁,拦腰把她抱起,就朝她房中进去。

    苏折把她裹进棉被里,撩衣在她床边落座,深深地看了她许久。

    沈娴整个缩在棉被中,沉默了一阵,开口道:“你定是很累了,要不先回去睡吧。”

    “见你这样,我怎能睡得着。”

    “你回来了就好,回来了我就放心了。”

    苏折轻声细语道:“有什么不放心的,等你睡醒了,我自然就回来了。”

    她有多怕,这一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时,苏折依然没回来。

    苏折又看了她一会儿,道:“你能把脖子伸出来一下吗?我看看你颈上的痕迹有没有淡。”

    沈娴极为配合,便把棉被往下压了压,抻出纤细优美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