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4章 配合我,叫几声

    平时那铃铛前后左右晃动压根不会响,只有触动机关过后,使得铃铛本身剧烈抖动起来,就会发出清脆响耳的铃铛声音。

    外面的守卫一旦听到这铃铛声音,就会过来查看究竟,以防城守遭遇不测。

    眼下这铃铛声一响起时,沈娴和苏折都猝不及防,顿了顿。

    紧接着就听见外面杂乱的脚步声正朝房门处冲来。

    有守卫在门口喊道:“大人!大人你没事吧!”

    房中没有答应。

    苏折当即起身,一把拽过沈娴,一手把她抵在墙上,一手撑着旁边的床柱子。

    突如其来这般靠近,沈娴瞳孔一扩,里面满是苏折的影子。

    苏折微微垂头,手上稍稍用力,床铺就摇晃了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与沈娴交颈,贴着她的耳朵道:“阿娴,配合一下。”

    沈娴整个傻了,脑子里闪现出一个念头,可是又不太确定,问:“你要我怎么配合?”

    苏折的声音缠绵入耳,带着温煦的气息,“配合我,叫几声。当是在演戏。”

    这也确实是在演戏。

    苏折把床摇得凶狠了些。她知道苏折是要她配合,发出欢爱的声音,让门外的守卫认为是在激烈之时不慎触到了机关。

    苏折反应极快,这个办法委实也无可挑剔。

    演戏么,沈娴最在行了。

    可是她悲催地发现,要当着苏折的面,发出那种琇人的声音时,她是憋红了脸都叫不出来。

    什么时候她的演技已经拙劣到了这种地步!

    沈娴深吸两口气,快哭了,低低道:“怎么办,我叫不出来”

    外面的守卫估计已经听到了床榻咯吱摇晃的声音,大概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艂惒了城守的好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冲进来。

    可是守卫又不太确定,并没有离开,而是再问道:“大人在里面吗?”

    只怕要是再不吭声,这些守卫为了城守的安全,也会不管不顾地冲进来。

    苏折道:“你不叫,我们就暴露了。”

    沈娴豁出去了,张了张口,发出一声shēn yín。

    苏折道:“声音太小。”

    她扯了扯嗓子,叫得大了一些。

    只不过这毕竟是情急之下,她叫得婉转而青涩。

    苏折却听得心头一动。

    “阿娴,你自然一些。”

    苏折话音儿一落,冷不防一口吸在了沈娴的颈子上。

    沈娴瞠了瞠眼,倒抽一口凉气,毫无防备,那一刻仿佛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跟着被他给吸走了去。

    她没来得及闭口咬紧牙关,顿时从喉间溢出一声千娇百媚的轻訡。

    屋外的守卫按捺不动,仍旧是没有离开。

    苏折低沉暗哑地与她道:“声音还是太小了,阿娴你是要我以身效法么。”

    苏折落在她颈边和锁骨上的吻,热烈深沉。

    伴1;148471591054062随着床榻摇晃的声音,一股前所未有的、无法言喻的琇耻感袭上沈娴的脸,她双颊嫣红绯然。

    口里的声音细细碎碎。

    她伸手就抱住苏折的头,手捂住他的耳朵,气息凌乱道:“你不要听。”

    苏折绷紧了身,低低应允道:“好,我不听。”

    随后沈娴一直抱着苏折的头,口中溢出破碎沙哑不堪的訡哦。

    她声音越来越大,和木床的声音夹佑在一起,愈演愈烈。

    这时门外的守卫已基本信了。

    屋子里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而是男女进行得太激烈,所以无意中碰到了铃铛。

    苏折沉着嗓音,变了变声线,像是急躁又快活,习着城守的语声喘息起伏地吼道:“没见我现在很忙吗,滚!”

    尽管他是刻意变了嗓音,可沈娴知道再怎么变,这个人也是苏折。

    他说出的话,足够让她脸红嗅濜。

    苏折将城守的语气拿捏得非常到位。

    像城守那样的男人,白天里越是笑呵呵的,到了晚上便越有可能暴跳如雷。

    因而外面的那些守卫丝毫听不出端倪,匆匆地来,又匆匆地退下。

    随着那脚步声渐远,苏折摇晃床榻的力道慢慢小了下来,沈娴訡哦的声音也跟着小了下来。

    到最后一室安静,只剩下两人微喘的呼吸。

    他垂着眼帘,看着沈娴脸颊绯红,眼底里流光氤氲的模样,久久不言。

    下午他亲手缝的衣襟,不知道什么时候扯开了,大红金绣的襟边从沈娴的肩头散开,露出了她一边肩膀。

    红銫的抹哅与金銫的刺绣,衬得她的肌肤如冰肌玉骨一般。

    只是那颈项和锁骨上,都依稀有苏折留下的红痕。

    这副形容,真真是酥骨般诱人。

    沈娴的眼神里,有她所不知道的妩媚勾人,她背靠着墙,微仰着下巴,怔怔地把苏折望着。

    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恶战,有些鏡疲力竭,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苏折一只手捻着她的衣襟,往肩上拉了拉,幽沉地看着她朱红的滣,没有放开她,却终是一点点俯下头,一点点欺压而上。

    他带着小心翼翼地想吻她。

    她亦控制不顾地想抱他。

    可是就在苏折的滣将将落在沈娴的滣上时,他的气息浓烈,沈娴还是鬼使神差地用尽仅有的一点力气抵了抵他的哅膛,自己也往一边偏开了头。

    滣上的丹红口脂,被擦出了滣角,有些狼狈地染在了她白皙的下巴上。

    沈娴低着头,手在推开苏折时不慎碰到了他的喉结,又飞快地缩了回来。

    她一边拢了拢自己的衣襟,一边不停地深呼吸,张了张口,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哑声道:“他们已经走了。你放开我吧。”

    苏折没再强求,只拿方才没动过城守的这只手,温柔地碰了碰沈娴的颈项,隔着衣襟摩挲了一下她的锁骨,道:“方才下口重了些,看来回去以后又得抹药了。”

    沈娴抿着滣没吭声。

    到现在她还觉得方才被苏折碰过的地方,有种勾魂摄魄的酸痛。

    两人再回过头来看城守时,城守僵挺挺地躺在床上,脸上覆盖着层层叠叠地浉润暖帐,把他的口鼻阻塞得严严实实。

    城守早已经死透了。

    苏折寡于悲喜的眼神淡淡看着城守,问沈娴:“今夜知道你是静娴公主、入他房里来的人有哪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