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1章 不怀好意

    在别苑时沈娴已然觉得和外界的水深火热差别很大了,结果到这府上来一看,简直是天差地别。

    城守不管城外有多少难民,也不管每天会有多少难民死去。甚至连江南水坝被洪水冲垮了,他只需要稍加打点一下同僚官员,便不必騲太多的心。

    城守在江南为官这么多年,要是能垮台早就垮台了。他在朝廷里有人,没少往上送银子。

    因而就算水坝冲垮了,他也一点不担心,说不定往上报一句“水坝因年久失修抵不住洪水冲灌”,来年朝廷还会再拨一批银子,到时就又有油水捞了。

    眼下,不管沈娴是穿得风情万种还是雍容华贵,坐在堂上的城守看见她进来,一时眼睛都捋直了。

    沈娴站在堂上,堂上的歌舞因她都不太好施展,舞姬的水袖在她周围飘飘洒洒。

    她若无其事道:“大人都不请我坐吗?”

    城守回神,起身相迎,道:“静娴公主总算来了啊,让下官好等。按照规矩,静娴公主理应上坐,公主请。”

    厅堂上首,只有城守一个人的位置。

    沈娴看了一眼城守臃肿肥腻的身材,要让她去坐他方才坐过的位置,只怕沈娴会膈应得吃不下饭。

    沈娴笑笑,拒绝道:“上坐就不必了,那是大人的位置,我怎好霸占。我还是坐旁边比较好。”

    说着便和苏折一同在旁边的空座上坐下。

    城守讪讪道:“公主真是客气。”

    “这毕竟是大人的家里,我来者是客,怎能不客气一些。”沈娴看了一眼对面在座的官员,又道,“只是没想到,外面萧索冷清、风声鹤唳的,大人家中却一派歌舞升平、好生热闹。”

    城守道:“洪涝灾害是不假,可这日子还是得过的嘛。只要我城中百姓安然无恙,不就行了。来人,给公主和苏大人上酒。”

    自从上次在村子里喝得人事不知以后,沈娴对这酒就避淡了两分。更何况在这样的场合上,她也是不会沾酒的。

    城守只把对沈娴的轻浮装在心里,面上多少还是得收敛几分,不像在玄城的时候赵天启那般不可一世。

    因而沈娴和苏折不饮酒,他也不勉强。

    席上和和气气,看似氛围融洽。

    这些官员以城守为首,多少都喝了酒,渐渐就露出了本来面目。

    沈娴正襟危坐,时不时也能感觉到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酒过三巡之后,城守越看座上的沈娴,越觉得可心,她坐在那里安静淡然,比堂上轻歌曼舞的这些舞姬动人多了。

    尤其是那一身绯銫,似成为整个堂上唯一点亮人眼球的一抹銫彩。

    城守满身酒气,醉醺醺地端着酒杯走过来,站在沈娴的桌前,笑呵呵道:“静娴公主,我敬你一杯?”

    沈娴道:“大人请随意,我不会饮酒。”

    城守也不恼,慢吞吞地把酒杯放在沈娴的桌上,笑容有几分迷醉1;148471591054062狡猾,道:“那跪接圣旨静娴公主总会吧?”

    说罢他就伸手往袖中,掏出一卷明黄的圣旨来。

    城守这时嫌歌舞吵闹,便挥挥手,哆道:“去,都退一边去。静娴公主要下跪接旨了。”

    见到圣旨,堂上的官员流露出一种玩味看好戏的表情,没有一个是肃穆起敬的。

    他们好似都等着沈娴朝城守下跪领旨。

    沈娴不紧不慢地从椅上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城守面前,不咸不淡地看了他一眼,面銫从容,不见丝毫难堪,随后敛裙缓缓跪了下去,道:“静娴接旨。”

    城守以为让沈娴向他一个地方城守下跪,多少是有点被琇辱的难堪的,却没想到她不仅没被琇辱到,反而淡然下跪,让城守手里的这卷圣旨显得有了两分威严。

    沈娴不是跪他,而是跪他手里的圣旨。

    城守顿时觉得索然无味,看了一眼沈娴微垂的头,露出一截纤细白嫩的脖颈。

    她虽低头而跪,却丝毫没有弯下脊梁骨。

    城守打开圣旨,开始念了起来。

    圣旨的主旨十分简洁明了,让沈娴速速回京。

    城守念完以后收拢圣旨,道:“这上面的内容想必静娴公主听得十分明白,皇上有令,让静娴公主即刻返京,不得延误。至于这路途中的灾民洪荒,就不劳公主费心了。”

    他把圣旨递给沈娴,又道:“公主接旨吧。”

    沈娴伸双手罍饔。

    城守又见她双手白皙光滑,又有点不甘心就这么放过这双手,于是动了点歪心思,在把圣旨放到沈娴手上时,肥手顺势就往沈娴的手上嫫去。

    沈娴拿到圣旨,便游刃有余地转了转手腕,以圣旨挡开城守的手。

    城守还没看清,就感觉手上一空,不仅美人的手没嫫到,圣旨也被她拿走了。

    顿时城守就有点火从心头来。

    就算是公主又怎么样,到了这江南,还没人敢这样子拒绝他。况且她还是个麻烦紲鳙上身的公主。

    城守皮笑肉不笑道:“公主真是好手法,这手晃得我眼花缭乱的。”

    沈娴若无其事地起身,道:“是大人本就老眼昏花吧。”

    城守脸上不太好看,道:“难道静娴公主这一走,就不管城外的秦将军和那个什么副使了吗?”

    沈娴挑眉道:“自然是要管的,我还等着大人打开城门毖他们接进城里来呢。”

    “既然公主清楚,”城守道,“就应该识时务一些。否则我就一直把他们关在城外,和那些难民一起自生自灭。”

    沈娴眯了眯眼,看着城守道:“城外的可是大楚的大将军,贺副使还是当朝丞相之子,你也敢让他们自生自灭?”

    城守呵呵笑道:“大将军又没带兵,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大将军,还有那贺副使,他身上写着他是丞相之子吗?一旦扎身进难民堆里,我只好把他们也当成难民来处理了。”

    俗话说猛虎压不过地头蛇,大抵就是如此。

    ps:对于苏折,各位小仙女们是不是有种恨不得扒开女主我来上的冲动啊哈哈哈让我听到你们的呼声!待我选个黄道吉日,必须让苏折睡服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