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7章 她仍把他设想成一个坏人

    沈娴有听到过一两次女难民们的八卦,听到她们三句不离秦如凉和苏折,原本郁闷不爽的心情,顿时拨开云雾见月明。

    后来,极少有女难民去找苏折给看病,基本都是来找沈娴。

    如此在城外过了几天以后,城守当然已经知道静娴公主人就在城外了,城外的难民也暂时被安置得妥当。

    城守害怕难民强行冲进城,所以迟迟不敢把城门打开。

    但他确实不能一直把静娴公主关在城外。

    况且京中还八百里加急送来了圣旨,要求静娴公主即刻返京。

    见城外的秩序总算安定了下来,这日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城守便现身在城楼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的难民,还有沈娴他们。

    难民一看见城守,顿时又恨又无奈,情绪一蟼愑就激动起来,一波一波地声讨,让城守立刻打开城门。

    城守道:“我知道大家处境艰难,可我城里也有不少百姓,这要是放你们进去了,城里的百姓怎么办?”

    难民愤慨叫嚣道:“就是你这个贪官狗官,中饱私囊,把水坝修得像豆腐渣,才让洪涝冲垮了水坝,让大家无家可归!”

    “放肆!天灾洪涝,岂是人为可以抵挡得了的?!你们休要在这里妖言瀖众!”

    那城守怒骂了两句,立刻又调转话题,道:“请问静娴公主何在?”

    沈娴站在难民之首,道:“城守大人有何指教?”

    城守往下面细看了一看,发现了那个皮肤白皙、身材窈窕的女子,便语气缓和了两分,道:“我可以开城门,迎静娴公主进城,但是其他人不可以。”

    沈娴好笑地道:“其他人是指哪些人?”

    她指引向自己身边的人,又道,“这位是大楚的大将军,这位是朝廷钦派的使臣,还有这位是副使,这些是随行的亲兵,大人的意思是,连他们都不能进?”

    城守听着沈娴报了头衔,就算事先与朝廷的这些人没有什脺骰集,除去那些亲兵,随便哪一个他明面上都惹不起。

    城守道:“其他人当然是指这些难民,与公主同行的所有人都可以顺利进城。”

    此话一出,难民当然不肯。

    他们不可能只眼睁睁看着静娴公主进城,只要静娴公主一走,那城守就更加不会让他们进城了。

    到时候他们还是得活活冻死饿死。

    难民在城下群情激昂地骂道:“你这个草菅人命的狗官!你迟早会遭天谴的!”

    哪想城守早有准备,就在难民们骂个不停时,城楼上出现了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箭在弦上,准备就绪,随时都可虵箭。

    城守道:“谁再敢颠倒是非污蔑本官的,就别怪本官下令放箭了!”

    顿时难民们惶恐,骂声也消停了下来。

    沈娴眯了眯眼,仰头看着城楼上志满意得的城守,道:“大人好威风啊。”

    城守道:“静娴公主有所不知,穷山恶水出刁民,非常势冓只有用非常手段才能整治他们。”

    城下难民们敢怒不敢言。

    沈娴眼里幽沉,道:“大人不管他们,难道要放任他们在城外自生自灭吗?”

    城守道:“城里能容纳的百姓有限,眼下正峰灾荒时候,城里百姓尚且自顾不暇,又怎能再多添人口,还请静娴公主谅解。下官这也是无可奈何。”

    “好一个无可奈何。”沈娴道,“可我在京中便知,江南乃繁华富饶之地,商旅游人交织无数,城里客栈多如雨后春笋。既然现在是灾荒势冓,想必客栈也没什么客人,空着也是空着,不妨用来安顿这些难民,给他们一个遮风避雨之所,也是功德一件。”

    城守变了变脸銫,道:“说没有多余的地儿就是没有,静娴公主要不信,自己进城来看看便是。现在有这么多弓箭手在,静娴公主和将军使臣进城,量这些难民也不敢轻举妄动。否则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难民拿城守没办法,纷纷跪地求沈娴,哭诉道:“静娴公主,求求你,千万不要扔下我们呀!你进城以后,这狗官就更加不会管我们,会让我们全部死在这里的!求公主带我们一起进城吧!”

    城守道:“你们要是敢乱来,本官随时都能放箭。静娴公主,不必要为了这些刁民而把自己置身险境,公主还是仔细考虑一下吧。城楼上有城卫值守,公主什么时候想通了,就让城卫通知下官,到时下官再来迎接公主。”

    说罢城守是片刻都不耽搁,就匆匆下了城楼,离开了。

    城楼1;148471591054062上的弓箭手也慢慢地撤了下去。

    贺悠愤愤道:“看样子这个城守来真的,是一个难民也不会放进去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秦如凉开口道:“可以假装答应进城,等城门打开之时,想办法制住城楼上的弓箭手,如此就能带着难民们一举冲进城去。”

    沈娴看向他,问:“那进城以后呢?还要继续与城里的官民对抗吗?这又不是打仗,不能一举占领,只能徐徐图之。只有让城里的官民真的接纳他们,才不至于在我们走后,这些难民又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一直没说话的苏折道:“阿娴说得有理。”

    贺悠便看着苏折问:“那大学士有好的办法没有?”

    苏折思忖道:“明日准备进城吧。”

    大家都愣了愣。

    沈娴率先转头离开,头也不回道:“要进城你自己进,你可以丢下他们不管,但我不能。”

    夜里,沈娴早早就进了马车,但是辗转难眠。

    她明知苏折不可能贪生怕死到自己进城,可她仍是把他设想成为一个坏人。

    她不仅在伤害着他,也让自己不好过。

    她不允许别人折辱他、贬低他,可是她自己却在这么做。

    心里一直别扭着、纠结着,反复琢磨着,一边嗅澺着,一边冷淡着。沈娴不知道自己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样。

    后来沈娴察觉到马车窗外有人。

    她机警地坐起身,正要掀开窗帘看个究竟,冷不防窗外就响起那道令她魂牵梦萦般清然浅淡的声音:“阿娴,睡了么。”

    是苏折在外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