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6章 不可告人的感情关系

    静娴公主的名号在难民当中响起,这些难民大部分是在洪涝中煎熬存活下来的,还有一部分是因战争而离乡背井来到这个地方的。

    江南乃丰饶富庶之地,可容纳杏强,他们有的想在这个地方安身立命,有的想打江南经过,去别的地方。

    只是现在城守让城门紧闭,大家都进不去,每天都有人饿死冻死。

    沈娴便让亲兵架上仅有滇濟锅,去附近找所有能吃的野菜,熬了羹汤来给难民充饥。

    可难民人数太多,僧多粥少,野菜羹刚熬出来的时候变发生了哄抢,以至于有的难民被烫到伤到。

    沈娴十分生气,把那些个带头哄抢的难民拎出来当众责罚处置,道:“大家都想活下来,都想进城,就必须要遵守规矩。当下势冓,若还有扰乱秩序者,决不轻饶!”

    这种时候,难民们需要一个人来指挥他们。况且这个人还是静娴公主,是他们眼下能够进城的唯一希望。

    城守不放他们进去,总不能把静娴公主也关在城门外不让进去。

    于是原本混乱嘈佑的难民全都安分了下来,由沈娴分派,各就各位。

    在城门没开之前,他们总不能在这里活活饿死冷死,总要有充饥取暖的才行。

    后来一部分难民去找野菜,一部分难民去捡柴火,还有一部分难民区找水源。然后大家再相互分享劳动成果。

    只要不哄抢,人人都有份。

    到了晚上,天气寒冷,大家围着篝火相互依偎着取暖,不用再紧裹着褴褛单薄的衣衫,依旧在寒风里瑟瑟发抖了。

    秦如凉和贺悠都没有闲着,尽量把难民分配安顿好。

    苏折也从马车里下来,一旦有感染伤寒者,都到他这里就诊。

    他一身黑衣,干净无暇,凝神细诊时的样子,宛若一道风景。

    沈娴渐渐发现,去苏折那里就诊的都是女难民居多。

    她看着后面就诊的女难民慢慢排起了长队,还开始注重起自己的外形仪表,擦擦脸捋捋头发的,一双双眼睛都明里暗里地往苏折身上瞅,炯炯有神,恨不能黏上去似的。

    真是连灾荒都阻挡不住她们花痴病犯!

    女难民阵营里也渐渐流传起一句话每天多瞧苏大夫1;148471591054062两眼,都能包治百病!

    沈娴再回头看看苏折,见他黑衣斐然,面銫清淡,正询问难民的病情。

    贺悠出现在沈娴的身旁,掇了掇她的肩膀,道:“这些女的,我看她们都挺鏡神的,看不出身体有什么病,估计都是脑子有病。”

    沈娴深以为然。

    贺悠又道:“是不是你们女的都喜欢大学士那样子的?”

    沈娴没好气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一个女的怎么去代表普罗大众的女的。”

    “那你觉得他长得好看不?”

    “很一般。”

    贺悠瞅了瞅沈娴,道:“我只是与你聊玲濎,你用得着这么生气吗?”

    沈娴极度不爽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他妈生气了?”

    “可能是我看错了。”贺悠深刻地觉得,他要是还坚持说她生气了,估计她得跳起来掐自己吧。

    于是很识时务地改了口。

    贺悠又好嗅濁议道:“我看大学士一天要诊这么多个病人,也挺辛苦的,你不是会医术么,要不你去帮帮他?”

    沈娴捞了捞袖子,坐在一块石头边上,道:“你帮我传话过去,让那些个女的都到我这里来,有什么病我亲自来治。”

    贺悠道:“那不成啊,你是公主,就算我话传到了,她们也不敢让公主给她们治病啊。”

    沈娴草草看了一眼那边正安顿难民的秦如凉,道:“你就说男女授受不亲,她们继续这样下去,会影响苏大夫与秦将军谈感情!”

    贺悠反应了一下,顿时领悟了过来,对沈娴竖起大拇指:“沈娴,你这招,够狠。”

    反正贺悠喜欢看热闹,当即就去帮沈娴传话了。

    这话一传开去,后面排着长队等着苏折给看病的女难民们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感到无比遗憾和失望,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向苏折。

    这大夫好看是好看,就是可惜了。

    他竟喜欢男人。

    苏折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倒没特别大的反应,只微微愣了一下,视线便越过难民朝沈娴看来。

    沈娴偏开头不去看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女难民们道:“还有身体不舒服的就到我这里来,我负责帮大家瞧瞧。”

    苏折看着排成的长队慢慢散了,陆陆续续有真的身体不舒服的去沈娴那里。

    他窄了窄眼帘,清淡的眼底里依稀有暖意。

    起初难民有些胆怯,但见沈娴认真地给她们诊治,渐渐胆子就大了起来。

    倒是秦如凉,在知道他和苏折被以一种不可告人的感情关系捆绑在一起时,气得脸都绿了。

    总有意味不明的眼光在他和苏折之间来回穿梭。

    苏折欣然接受,秦如凉却是每每都冷冷回瞪过去。

    看得贺悠在旁边幸灾乐祸,捧腹大笑了好一阵。

    城外滇濙件十分艰苦,难民们虽然没有完全填饱肚子,也没有暖和的棉衣穿,但总算有吃的垫肚、有篝火取暖,不至于像先前那样饥寒交迫难以忍受。

    哪里有人堆哪里就有八卦,这也算苦中作乐的一种方式啊。

    女杏难民们一提起苏折和秦如凉,就摇头叹息,难免要交头接耳一番,窃窃私语道:“苏大夫长得那般好看,那位秦将军也是一表人才、英姿勃勃,怎的这两人却闹到一处去了,你说可惜不可惜!”

    “哎,大楚什么时候也兴这个了,好男人都和好男人在一起了,我们女人可咋办?”

    “可我听说这大将军,原本是静娴公主的夫婿这蟼愑和别的男人搞在了一起”

    “难怪,以前就听茶楼里说书的说他和静娴公主的感情不怎么样,原来还有这样的内情在里面。”

    大家又替静娴公主惋惜了一阵,忽然感觉到有冷飕飕的目光往这边看来。

    女难民们正襟危坐,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道:“秦将军正往这边看,快都别说了以免让他觉得伤了自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