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5章 他也有心力交瘁的时候

    沈娴侧头看他,见他脸上有那么明显的悲伤。

    “而大学士若是不坏一点,你希望他像青杏一样吗?”

    沈娴心里一紧。

    “他若是不坏一点,远的不说就说近的,估计我们也到不了玄城,早就被杀死在不知名的山野里了。他若是不坏点,”贺悠亦抬头看她,“成就不了你现在的盛名。”

    许久,沈娴轻飘飘道:“你何时想起要帮他说好话了。”

    贺悠道:“到如今我依然觉得你和他不可能在一起,但如果有一个人像他那样为你鞍前马后,舍生忘死地保护你,我也没话说。”

    那些事他不问,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贺悠走后,直到秦如凉过来提醒,野菜快糊了,沈娴1;148471591054062才回了回神。

    她手忙脚乱地舀了一碗,想请秦如凉帮她送去给苏折吃。

    不想秦如凉对苏折仍抱有很大的成见,明言拒绝道:“我是绝对不会给他送吃的,你可以让贺公子去。”

    那边贺悠听见了,还不等沈娴说话,便道:“别叫我啊,我忙得很不得空,要送你自己送。”

    秦如凉高冷地走开了,去和霍将军留下的亲兵们坐在一起。

    而贺悠所谓的很忙不得空,就是指他又蹲在铁笼外把柳千鹤逗得气个半死。

    沈娴看了看碗里的野菜羹,又看了看苏折所在的那辆马车。

    马车里十分安静,他大概是在车里休息,不曾出来过。

    可是总得吃点东西。

    沈娴抿了抿滣,还是起身,只得自己去送。

    沈娴走到马车前,马儿栓在树脚下,正吃着草,时不时粗哼一两声。

    她抬手轻轻撩起车帘一角,朝里面看去。

    苏折微微斜身靠在车身壁上,寂静地阖着双眼。睫毛在下眼睑覆上极淡的青影,仿若蝶羽在他眼角短暂停留过。

    沈娴看着他,一时忘记了要出声叫醒他。

    她才感觉似乎很久都没有仔细看过苏折的脸了。如今瞧来,却有种让她恍若隔世滇澺痛。

    她总是在意和计较着苏折做过的事情,却忽略和忘记了他本身。

    苏折比以前消瘦,修长如山水无痕的眉目间颔着淡淡的倦怠,即使他睡着也无法全部消除。

    他脸銫有些苍白。

    这番形容与世无争,而又温柔无害。

    以前苏折说,他的心哅很狭窄,只能装得下一个人和两三件事。

    可现在看来,这两三件事里恐怕已囊括了天下事吧。他每天心里都装着,盘算着,计划着,会有心力交瘁的时候么。

    沈娴想,应该会有的。

    不然他何至于像现在这么累。累到对周围的人和事物全无防备,以至于她在他的马车前站了这一会儿,他都没有察觉。

    沈娴不打算叫醒他,还是等他多睡一会儿再吃点东西比较好。

    遂她端着野菜羹,转身便要离开。

    只是不想这时有风从车帘外吹进了马车里,让苏折突然惊醒。

    沈娴将将转身的时候,苏折睁开眼,惺忪而沙哑地唤道:“阿娴?”

    沈娴顿了顿脚步,回转身来,看见苏折抬起白润的手指捏了捏鼻梁,听他醒神轻缓道:“你来了怎么不叫醒我。”

    沈娴垂下眼,眼底涩然,道:“见你睡得正好,便没有打搅你。”

    苏折道:“你若叫我,我随时都可以醒的。”

    他随时都等着沈娴。

    只是他想,大概沈娴也不会想要来找他,也不会想看见他。

    沈娴顿了顿,还是道:“以往你要警醒些,若是有人来,你定是第一时间就能察觉。”

    如今她在这里站了一会儿,也不见苏折醒,想必是累极了。她虽没说出口,但是又怎么忍心叫醒他呢。

    苏折声音里还夹佑着淡淡的疏懒,道:“以往是要警醒些,现在外面有霍将军留下的亲兵和秦将军在,我便适当地偷懒放松一点。”

    沈娴没再多说什么,将手里的野菜羹递给他,道:“野外没什么吃的,这个比干粮好入口。你吃了再休息吧。”

    苏折道了谢,沈娴说不用客气。两人之间像糊了一层窗户纸一样,有两分生疏。

    而后苏折看了看她,接过来一口一口地吃下。

    等他吃完了,沈娴又接过碗,道了一句“你好好休息”,随后就转头离开。

    苏折斜倚着身,漆黑如墨的眼顺着车窗的帘子缝隙看出去,勘勘看见沈娴从他的车窗外经过。

    他没叫住沈娴,沈娴也没停下来看他一眼。

    等大家都进完食,再休息了一阵过后,就要继续上路了。

    这场秋涝所带来的影响和损害,并没有因为雨过天晴而停止,反而在继续扩大。

    在云城和荆城的所见所闻,只不过是整个大楚的一个小小的角落。

    大楚的其他城池,遭受暴雨侵袭,山洪暴发,远比云城荆城要厉害得多。

    往北的一路上,可见难民无数,游走在这片萧条疮痍的土地上,无依无靠。

    而静娴公主的名声,从云城传到荆城,又往其他地方扩散。

    但凡是受苦受难的百姓们都知道,朝廷有一位静娴公主到了民间,救苦救难、救死扶伤,从不懈怠。

    百姓们提起静娴公主,无不憧憬向往。

    在听说静娴公主往北去了之后,无数难民更是纷纷往北边的城池聚拢。

    流经云城和荆城的那条襄河算不上是一条流域宽广的大河,在洪涝期间还有机会疏通治理。可是在大楚的疆域内,还有几条贯穿南北、流域宽广的大江大河。

    江南一带的江河,在洪涝期间河水暴涨,河床又宽又深,根本不可能下河去治理,只能尽可能地关上闸门,控制水量。

    然而,洪水如猛兽,冲垮了水坝,那千里之堤竟如一块一块的豆腐渣一样,经不起一点摧残。

    洪水越过水坝,肆疟百姓。

    无数人家园庄稼被毁,百姓流离失所,又不知有多少人因此而丧命。

    沈娴他们到达江南时,却和那些难民一起,被关在了城门外,不得进城。

    因为城守不肯放这些难民进城,一旦城门打开,难民群情愤慨,势必蜂拥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