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4章 因为我就是个混账

    话虽这么说,苏折还是起身暂避了一阵。【全文字阅读】

    沈娴大抵知道他要说些什么,先道:“若是在以前,你定又是会以为我处心积虑,坏了柳眉妩在你心里的形象。不过我却无所谓,我说过总会撕下她的真面目来的。”

    她挑挑眉,看着秦如凉,“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相信那对兄妹,不必相信我。”

    “是因为你只做你认为该做的事,早已经不在乎我信或是不信了对吗?”秦如凉眼里有些悲痛,吁了一口气道,

    “我记得以前,在你最需要我相信的时候,我都是信柳眉妩的,一次也不曾真的信过你。”

    沈娴云淡风轻地笑笑,道:“总归是早已经过了那个时候。我之所以仍旧选择这么做,不是为了报复,而是要让你看清。柳眉妩根本就不值得。”

    可是他曾犯下的错误,永远都不可能再挽回和弥补了。

    沈娴不会回头,也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

    以前秦如凉总以为,是沈娴不需要他的保护。

    忽然间他又有些明白,其实不是谁保护谁的问题,而是一开始,他们之间就没有丝毫的信任。

    他没信过她。

    他把他所有的信任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而那女人却一直哄骗他至今。

    秦如凉觉得可笑,又觉得悲凉。

    他红了红眼,眼眶浉润地看着她,极其认真而低沉道:“沈娴,是我对不起你。你不选择我,不喜欢我,是正确的。因为我就是个混账。”

    沈娴怔了怔,想起往事,谁不感慨。

    她也有些眼眶发热,移开眼神看了看院里的秋阳,道:“你这道歉来得不迟,我接受了。”

    “往后,若我还有机会弥补一二,我一定会不留余力。”

    第二日,亲兵肃装修整,大家准备启程离开荆城了。

    原本是打算低调离开的,可不知怎的这消息被城里百姓给知道了。

    城守带着举城百姓们依依不舍地相送。

    百姓家中粮食熬就短缺,却还将家里最好的食物做成干粮送来,希望他们能路上带着吃。

    沈娴怎么忍心拿走他们的口粮,他们还有接下来一个隆冬要度过。

    最后沈娴什么也没带走,那些干粮一概没收下。马车走出城门时,她只回头朝城中百姓挥手告别。

    结果那回头一眼,却真真看见举城的百姓朝她离开的方向纷纷下跪,恳切磕头,谢送公主。

    启程的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默默无言。

    民众的力量也可以这般振奋和鼓舞人心。

    秦如凉在战场上见过三军将士们同仇敌忾,但是却没见过黎民百姓如此团结一心。

    百姓永远是生活在最底层的。

    可正是这些普通平凡的人,供养了军队,支撑了国家。

    以前贺悠在京城的时候,从未感受过这种震撼。

    因为京城里繁华,百姓看似都安居乐业,实则也是一盘散沙,他没有机会见到百姓团结。

    看见那些百姓朝拜沈娴,比上次衙门门前跪地感激的人多得多,贺悠觉得,能凭一己之力造福百姓,也是相当有成就感的事。

    沈娴颔着热泪,扭头坐进了马车里,道:“走吧。”

    苏折是个政客,也擅长掌控人心。她知道,这是苏折给她赢来的民心。

    沈娴心里很复杂。

    要想得到这些,必须要有牺牲和代价。

    苏折用了最快也最有效的方式,而不是单凭她一朝一夕的努力就能够做到的。

    沈娴也知道,为了挥师北上的时候不两相残杀,弄得大楚哀鸿遍野,这已经是最好的权衡和取舍了。

    时机不会给她时间来慢慢成长,也不会等到她一步一步、一点一滴地去收拢自己想要的。

    一路上,她和苏折的话都少得可怜。

    但是沈娴已经试图站在苏折的角度上去想事情,她试图去理解他,去明白他。

    贺悠和秦如凉也不多问,有的事敏感,问得越多反而越沉重。

    只不过,在路途休息时,气氛实在太沉闷,贺悠去气了一会儿柳千鹤,便坐到沈娴身边来。

    亲兵随行带着一口锅,眼下锅正架在火上,里面煮着附近摘来的野菜。

    这个比干粮更容易咽口。

    贺悠瞅了瞅她,道:“你和大学士闹矛盾了啊?”

    沈娴睨他一眼,道:“往常你不是见不得我他好么,现在我他真不好了,你应该开心啊。”

    贺悠反驳道:“我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吗。我是见你不开心,我应该来关心一下!”

    沈娴道:“那我真是谢谢你啊。”

    “喂,沈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这么茵阳怪气,很容易失去朋友的!”

    沈娴总算笑了起来。

    看见她笑了,贺悠也染上两分笑意,道:“笑了就好嘛,你笑起来可比板着个脸好看多了。”

    沈娴拿勺搅了搅锅里的野菜羹,听贺悠又道:“沈娴,从京城到这里,我们见到的死人还少么。”

    沈娴沉默。

    一路上他们见到的死人,自然不少。

    他道:“不管是战争还是灾荒,总要有人死去的。要想四海升平、百姓安乐,只有让大楚国富民强,如此别国不敢随意发动战争,大楚也能扛过任何灾荒,让百姓无忧。”

    沈娴道:“这番话谁教你的?”

    贺悠道:“这是我这一路走来的领悟。想起玄城外的万人坑,想起荆城里的火烧骨,每一件大事背后,都有人淌先河。”

    锅里的野菜羹正咕噜噜冒着泡。

    沈娴莞尔道:“你都能想明白的事,可我却迟迟想不明白。”

    “那是因为关系到大学士。”贺悠道,“一旦关系到自己在乎的人,人就容易钻牛角1;148471591054062尖出不来,会拿比要求别人更严苛滇濙件来要求他。

    但其实,若要是换做别人,却不一定能比他做得更好。

    沈娴,你是希望他坏点好,还是希望他善良点好?”

    沈娴道:“我没想到这番话会由你来安慰我。贺悠,你成熟了。”

    贺悠道:“我只知道,若是一个人善良一点,不一定活得长久。就像青杏,我就宁愿她坏一点,也就不至于那么快就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