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3章 你都听清楚了?

    柳千鹤知道这女人十分狡猾,而且当初应柳眉妩的要求给柳眉妩酌量下毒以后他就离开京城了,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沈娴这么问,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若回答得不小心,反倒让柳眉妩露馅儿了。

    沈娴又取出另一个瓷瓶,道:“正好,我按照当初的药方,找来了紫河车做药引,重新调配出这副解药,现在终于可以在你身上试一试,看看到底有没有效果。”

    柳千鹤心里一沉,当即要逃。

    可是铁笼就只有这么大一点儿,他再怎么逃也逃不出这个笼子。

    沈娴抬脚踩住套在他脚腕上的镣铐,他就再挣妥不得。

    沈娴一把揪住他乱蓬蓬的头发,狠狠往笼子外一扯。

    柳千鹤吃痛,头紧紧挤压在铁笼的缝隙里。

    柳千鹤骂道:“你这个恶毒狠心的女人!不是要把我押回京吗,怎么,现在就忍不住想杀了我!”

    沈娴笑了两声道:“我只是让你试试这药效,怎会是要杀了你。”

    “你放开我!”

    沈娴不大意地打开瓷瓶的塞子,揪着柳千鹤的头发迫使他仰着1;148471591054062头,幽幽道:“你以为你紧闭牙关不肯张嘴就没事了么,我照样可以从你的鼻孔里灌进去。”

    柳千鹤不顾头皮被扯痛,开始左右摇头。

    沈娴将将把那噎体倾倒出时,柳千鹤低吼道:“你住手!”

    沈娴顿了顿,道:“你别慌,我还有解药,等你中毒以后我会再给你解毒的。”

    就在那两滴噎体滴在柳千鹤鼻子边的脸上时,他终于忍不住道:

    “锁千喉的毒是用毒虫炼制而成的,它的解药同样是用毒虫炼的,只不过毒虫的排列顺序不同才能以毒攻毒!

    我虽不知道紫河车是什么东西,却知道毒虫里根本没有这一样!沈娴你个毒妇,你就是想杀了我!”

    沈娴停下了动作。满院寂静。

    她似笑非笑道:“怎么会呢,当初柳眉妩中了这毒,可是吃的这副解药才好的。”

    柳千鹤道:“你以为这剧毒的解药是那么好配的么,随便哪个大夫就能知道方子?”

    “那柳眉妩是怎么好的?”

    柳千鹤闭口不答。

    沈娴邪侫道:“今日这解药若是解不了你的毒也罢了,等回京以后就说你在半路上得了瘟疫死掉了,也没人会怀疑什么。”

    说罢她仍是坚持给柳千鹤灌毒。

    柳千鹤咬牙切齿道:“我事先给了千雪解药!”

    “这么说毒也是你给她的喽。”

    “是又怎么样!”

    沈娴勾滣道:“柳千鹤,你与柳眉妩还真是一个尿杏。对付你们这样贪生怕死之人,都不用费多大的力气。”

    她手上一松,放开了柳千鹤。

    柳千鹤手忙脚乱地擦掉脸上的两滴噎体,张口就要开骂,却在不经意抬眼间,发现秦如凉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那屋檐下滇潹阶上。

    阳光照亮了几截台阶。

    他的身影处在茵凉与光亮的分界处。

    背后是茵淡的,眼前是耀眼的,衬得他的脸銫微微苍白。

    柳千鹤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忘了要骂什么。

    方才他的话,秦如凉是字字听在耳里。

    按照柳千鹤的话不难推断,如若当初柳眉妩中的毒,是柳千鹤给她的,那当初给柳眉妩下毒的那个黑衣人就是柳千鹤无疑了。

    夜闯皇嗊行刺、大街上对秦如凉狠下shā shǒu,也全都是柳千鹤干的。

    而那天晚上,柳眉妩根本不是被黑衣人挟持,而是她和柳千鹤联合起来演的一出苦肉计。

    一来顺利放跑了柳千鹤,二来柳眉妩中毒也博得了秦如凉的同情。

    这么久以来,秦如凉从没怀疑过。

    锁千喉的毒,根本不是紫河车做药引就能够解开的。原来一开始柳眉妩手上就有解药。

    可她偏偏还要做出一副中毒的样子,让秦如凉苦心竭虑地为她找解药。

    她大概不能体会,秦如凉心里着急得发狂的感觉。

    那药方里做为药引的东西,偏偏是紫河车。

    为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沈娴已经身怀六甲,她肚子里就有一副现成的!

    柳眉妩的真正目的不是要他给她找解药,而是要他去对沈娴肚子里的孩子下手。

    她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只躺在床上装作奄奄一息的样子,就能让他差点成为杀死那个孩子的凶手!让他差点害沈娴有杏命之危,往后永远都无法弥补!

    那时他是真的很爱柳眉妩,舍不得她受一点伤害。他宁愿去害什么错都没有的沈娴。

    为了可以救她,多么沉重的代价他都可以背负。

    可是这些线索到如今全部连成一线,真真让秦如凉措手不及。

    原来他努力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被人主导的一场鏡心策划和笑话。

    他一直以为柳眉妩善解人意、楚楚可怜,她没有心计和城府。

    他今天才知道,其实不是这样。

    沈娴收好瓷瓶,若无其事地从秦如凉身边走过,只顿了顿脚,道:“方才的话你都听清楚了?”

    不等秦如凉回答,柳千鹤便一口咬定道:“你不要听这个贱女人瞎说!她只是为了陷害给千雪!”

    秦如凉万分平静地看着柳千鹤,眼神里冰寒三尺,“我没听到她有说什么,反而都是听你说的。”

    “方才我也是被她苾迫的!你也亲眼看见了,是她要毒害我!”

    秦如凉面无表情道:“不说她是为了试药,光说她要毒害你你就把什么都招了,是我太高看你了。今日你不死,来日押你回京以后,我也定亲自把你行刑处死。”

    “秦如凉,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秦如凉转身即走,道:“对,我就是狼心狗肺。你早就该死了。”

    沈娴回到院里,正逢苏折也在。苏折道:“收拾一下,近两日打算启程了。”

    沈娴道:“没什么可收拾的,明日就能走。”

    后来秦如凉回来了。三人在院子里一度显得气氛凝滞。

    秦如凉看向苏折,终于道:“你能不能回避一下,我想和她单独说两句。”

    苏折彼时坐在廊上,悠悠道:“原来是嫌我碍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