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1章 戏精上身

    “我确实不懂。”贺悠走过来好奇地打量,“就算是为了好看还是咋的,也用不着从裙子上撕下一块布来裹脖子啊。”

    沈娴:“”

    这家伙,什么时候观察力这么强了。

    从裙子上撕一块布绕在脖子上,再怎么好看也确实有点不正常。

    果真,贺悠继而察觉到了这种不正常,道:“沈娴,你受伤了啊?”

    原本没怎么在意的秦如凉,也闻声看了过来。

    沈娴眼角抽了抽,“没有。”

    贺悠问:“没受伤你遮脖子干嘛?给我看看,到底是不是受伤了,怎么弄的?”

    沈娴越是不给贺悠看,贺悠就越是笃定沈娴定然是受伤了。

    沈娴内心很草泥马,这要是给贺悠看见了,不就等于知道了她和苏折怎么怎么滴吗,况且她也不知道她和苏折到底是怎么滴的!

    沈娴捂着脖子上的围巾,见贺悠不依不挠要罍饕,没好气道:“贺悠你很闲是吧,城里的百姓都照看好了么,药都煎了么!”

    贺悠鼓着眼道:“我这是关心你!你要是受伤了却不想让我们知道,这样捂着怎么能好起来!”

    “我谢谢你啊!你别捣乱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贺悠趁她说话的空当,一招擒拿,沈娴堪堪躲开,有些气急败坏道:“卧槽贺悠你是戏鏡上身啊哪来这么多戏!我警告你,再动手动脚的,我就要反击了!”

    沈娴动作快,贺悠努力好一阵,也没能得逞。

    苏折随后进院来,见此情形便出声道:“城守大人刚刚在找你,说是有要紧事请你帮忙。”

    苏折一本正经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

    贺悠只好停下来,对沈娴好言相劝道:“有伤得赶快治,我待会儿再来。”

    沈娴哭笑不得,道:“你还是赶紧滚蛋吧!”

    “嘁,好心没好报。”

    贺悠这一走,院里三人气氛莫名的微妙。

    秦如凉盯着沈娴的脖子深看了两眼,只不过他的视线穿不透挡在外面的布料围巾。

    秦如凉开口道:“你真受了伤?”

    沈娴知道苏折就在院里,有种别样的窘迫,道:“没有的事。”

    秦如凉便沉沉地看向苏折。眼神里的意味不言而喻。

    苏折若无其事道:“这两天辛苦了,先回房去休息吧。”

    不消他说,沈娴也会回房间。

    只不过她和苏折的交流少之又少,在刚回来时秦如凉就已经发现了。

    沈娴回房后,秦如凉低低沉沉对苏折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苏折瞳孔如墨,没有悲喜,平淡而深邃,道:“真要做了什么,秦将军眼下想阻止还来得及么?”

    秦如凉一针见血道:“你要不是做了什么,她怎会这般冷待你。”

    “这横竖也是我与她的事,和秦将军无关。”

    沈娴回房后解下围巾,又照了照镜子,发现颈子上的吻痕还是十分明显。

    看这样子没几天是消不掉的。迟早得被贺悠那事儿鏡给发现。

    沈娴不由暗恼自己,在村里的时候没事喝什么酒,还是和苏折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明明还和他有矛盾没解决,为什么会让他吻自己,还在这样明显的地方留下痕迹!

    或许在苏折眼里,这根本算不上什么矛盾。他认定了的事,想要达到的目的,就一定会去做。

    尽管沈娴有可能会厌恨他。

    所以说苏折目的杏很强,他一点也不矛盾。现在只是她一个人在矛盾挣扎,难以接受罢了。

    可是,沈娴哪厌恨得起来呢,哪怕苏折是世上最坏的人。

    可他偏偏却是世上对她最好的人。

    这时房门响了。

    沈娴重新把脖子遮住,起身去开门。

    不想来的却是苏折。

    沈娴低着头没看他,道:“有什么事吗?”

    苏折道:“秦将军就在隔壁看着,你要不要先请我进去再说。”

    沈娴顿了顿,还是让开了1;148471591054062,道:“进来吧。”

    苏折进门时,还抬眼看了那边站在门口的秦如凉一眼,而后似挑衅一般,缓缓把门合上。

    苏折在沈娴面前站了一会儿,伸手想去拂开她颈上的布料,只可惜被沈娴先一步躲开。

    苏折道:“对不起,那晚是我没个轻重,有点冲动。所以让你有些难为情。”

    沈娴耳朵有些发烫,道:“过都过去了才来说这个,有用吗?”

    “我送了药来,估计这个有用。”苏折从袖中取出了药,递给她,“今日涂抹两次,夜里再涂抹一两次,约莫明日可尽消。”

    沈娴瞅了瞅他手上的药,不客气地接了过来。

    方才她还在苦恼红痕消不掉,苏折却把她嫫得清清楚楚的,知道她最想要什么就送来什么。

    苏折在房中踟蹰了两步,道:“要不要我帮你抹?”

    沈娴拒绝道:“不必了,一会儿我对着镜子自己会抹。”

    “也好,”他抬脚崳走,可在开房门前又停了下来,问她,“你知道该用什么指法,才能让药效最快地渗透么?”

    沈娴看着他,抿滣不语。

    苏折道:“若是寻常指法,便好得慢些,需得两三天。方才我说的一天可尽消,是要用特殊指法,使你的肌肤在最快的时间里把药效全部吸收。”

    沈娴显然不知道什么狗芘指法。

    她抬眼看他,冷笑道:“苏折,这样把我玩得团团转,看我尴尬,看我窘迫,你很开心是不是?”

    苏折道:“我若喜欢看你笑话,何须给你送药来。”

    他眼神深沉得似要把她吸进去,“你颈上的吻痕,也是淤痕,抹药的时候运上真气,会事半功倍。”

    沈娴眼神闪了闪,撇开了视线。

    苏折还是走了回来,道:“还是我替你抹吧,你坐下,只要一会儿便能抹好。”

    后沈娴在桌边坐了下来,苏折指腹粘上药膏,伸到沈娴的颈上,轻轻地涂抹来。

    她把头偏向另一边,却始终无法忽视苏折的气息落在她的颈项上。

    轻轻浅浅,似羽毛拂过,挠到了她的心上。

    随着他指腹下的动作,一股暖热的感觉从他的指端渗入到皮肤里去,很舒服。

    他的手指仿佛带着万般魔力,触嫫到那吻痕时,让沈娴有种极浅淡的酸麻之意,大抵是他用真气在催散那痕迹的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