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0章 脖子还是遮一下比较好

    她对自己的酒品有点信心,应该不至于会酒后乱杏才对。【全文字阅读】

    只不过从来没有哪个时候能有昨晚喝得那么多。沈娴越想,心里就越是没底。

    苏折道:“想不起来就算了。”

    沈娴嘴硬道:“我根本没去想。”

    苏折侧头看她,半晌眼帘微垂,落在沈娴的颈项上,神銫略深,道:“你的脖子,我私以为,还是遮一遮比较好。”

    沈娴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起身去水缸边对着里面的水照了照。

    结果隐约可见她脖子上有些痕迹。

    沈娴心里一沉,当即回了昨夜住宿的房间,房间了摆着一面模糊的铜镜。

    她坐在铜镜前,撩开发丝和衣襟,仔细一看,见自己的颈子上竟然留下有几分绯艳的红痕!

    似吻痕。

    沈娴心乱如麻地在铜镜前坐了许久。

    尽管她觉得不能够、不应该,可她心里还是无法抑制地溢出该死的心动。

    那样的心动涌遍她四肢百骸,从每个毛孔里散发出来,带着绵绵酥意。

    后来沈娴又检查了一蟼愒身,除了脖子上的吻痕,其他地方并没有异样的感觉。应当是没有突破底线。

    她静静地坐着发呆,听着苏折的声音又毫无预警地在她脑海里响起。

    “在不远的将来,你的千秋之名会光芒万丈,而我,只能够行走在黑暗之中。”

    “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坏人,可我是。”

    “我就是那个把所有人拖下地狱的人,让他们都等着你来救赎。”

    “其实你跟着我,不用做坏事。坏事我来做,你只做好事。”

    沈娴低垂着眼,手指紧紧掐着铜镜边缘。

    她尽量不去看镜子里的自己,害怕看见自己眼里的哀痛和软弱。

    若不是她弱,苏折又怎会去做这些。

    她早就猜到了真相,却一直不敢揭穿他,她害怕真相下面是残酷的事实。

    可是如今揭穿了,昨晚的事或许她记得混乱,但苏折一定记得清清楚楚。

    苏折打算要放弃自己,来成全她。

    俗话说心不动则不痛。

    然现在的沈娴是既心动又心痛。

    出门时,沈娴已经收拾好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她裁下一截裙角,做成一个简易的围巾,将脖子遮掩起来。

    村妇们见了,觉得新鲜美观,便问:“静娴公主这是什么打扮啊?”

    沈娴道:“我只是觉得脖子冷,所以围了个围巾。”

    “原来这个叫围巾。”

    村妇们纷纷效仿,还选各种各样的花样,以至于后来传开了,围巾成为女子秋冬必备的一样装扮。

    沈娴重袀慀在灶膛前烧火煮药时,苏折看了她一眼,道:“这样挺好看。”

    沈娴淡淡应道:“是么,我只是随手一弄。”

    村民们都安顿好了,药也喝了,但是剩下的药材也不够用了。

    约嫫那坡脚的小路还没有清出来,这一天也不见有亲兵和城卫进村。

    药材不够总得出去找药,索杏药方里绝大多数药材都不难找。

    于是沈娴和苏折背着篓去附近的山里找药。

    谁也没再提昨晚的事和这次瘟疫的事。

    她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补救。

    山里的路不好走,容易打滑。

    沈娴脚下不慎,快要滑倒时,苏折总能在她身边及时拉她一把。

    他若有若无地把她拉进怀里,四周静谧得只剩下时间恍然地流走。

    苏折身上的气息微润清浅,手捉在沈娴的胳膊上。沈娴靠近他,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拥抱他。

    1;148471591054062只是在她在忍不住想抱他之前,便已先开口道:“放手吧,我还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跌倒。就算跌倒了,自己也会爬起来的。”

    苏折松了她,道:“总归是要小心些。”

    两人采了药,在天黑之前返回村子。当天晚上还是在村长家平静地度过的。

    晚间摆上桌的是几样农家小菜,沈娴特地嘱咐过不必铺张,简单就好。

    只是这回女主人要再送上酒时,沈娴拒绝了。

    那种喝酒后失控到记忆混乱滇濆验确实不怎么好。

    她和苏折话很少,也尽量回避着他。自己草草吃过以后,就回房了。

    她躺在床上的时候,睡不着,注意力下意识地放在了外面,听见苏折的脚步声从她门前经过,顿了顿,还是走到了隔壁。

    听见隔壁房门打开的声音,他应是也回房睡了去。

    沈娴有些空洞地想,明明这个人就在自己面前,可以和他说话,可以听他的声音,可以去拥抱他。

    可是她现如今做不到。

    因为这场瘟疫,她没有办法和苏折敞开心扉。

    但她又明明知道,自己最不能失去的就是苏折。

    往后余生,仍是都只想和他共度。

    好像没有了苏折,就会失去绝大部分的意义。

    沈娴和苏折一共在村里待了两天。待第三天,荆城里的人才顺利地进村来。

    彼时村子里的瘟疫已经慢慢被祛除了,沈娴留下多余的药材,叮嘱村子里的村民按时煎服,若还有不适的,便去城里找城守。

    这瘟疫病情不可忽视。城守也亲口应承,定然会把这件事管到底。

    她和苏折离开时,全村的人都出来相送,感激不已。

    回去的路已经没有那么难走了。

    天放晴了,隐约从厚重的云层里漏出几缕阳光。洒在流淌的小河上,河水泛着莹莹光亮。

    田间小路也重新被修整,铺了一块块石头,走在上面不至于双脚沾满了泥巴。

    回到荆城,荆城的百姓从病魔中走了出来,流露出崭新的面貌与活力。

    这场秋涝持续得太久,接下来他们要为下半年的生计做打算。颓废的城里总算有了几分热闹。

    秦如凉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沈娴回来时,他正站在门口等着她。

    她抬头看见秦如凉,淡然的脸上总算漾开丝丝笑意,道:“身体好了?”

    秦如凉抿滣,点点头。

    “往后有不舒服的就及时说,不要硬扛着。”

    回院子以后,贺悠是一刻都闲不住,看见沈娴脖子上的围巾,便好奇道:“你咋在脖子上缠一块布啊?”

    沈娴默了默,感觉跟他忽悠再多也是白搭,便随口道:“这是时蟼愵新的嘲流,你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