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8章 苏折,我想睡你

    沈娴睁着通红的双眼,哑声问:“你要我忘了你?”

    “你我若仅仅是为君臣,兴许你就不会这么心痛了。”苏折一边轻声地说着,一边替她揩掉了眼泪。

    只是他抽手时,却冷不防被沈娴给捉住了去。

    沈娴紧紧抓着苏折的手,有些轻颤地呜咽道:“你竟叫我忘了你。苏折,你以为你是那么好忘记的吗?”1;148471591054062

    苏折顿了顿。

    “你以为在做了这些之后,一句让我忘了你,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苏折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休想。”

    苏折轻声嗅澺道:“你以为我想,我只是见不得你难过。”

    她终是忍不住,闭着眼蹭着他的手心,细细哭道:“我到现在还记得,你簢被埋在石堆里的时候,我所感受到的绝望,这辈子我都不想再感受第二次了。”

    “我为什么心痛难道你不知道吗?我痛恨你瞒我骗我,痛恨你草菅人命、麻木不仁,可是这些都没有比失去你更痛苦别人的命也是命,可说到底却没有谁的命有你重要。”

    她现在回忆起,当初那种快要失去他的感觉,她根本没有勇气去承受。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就算他茵险狡诈至极,那他也是苏折。

    沈娴望着他的眼,道:“你知道我怕什么吗,我怕你在黑暗中行走得太久,双手沾了太多的杀孽,将来你都来不及陪我走到最后。可你明明答应了我,往后都不再是你一个人,你给小腿起了名字,以后我们会是一家人倘若你做这些是为了成全我,那么谁来成全你呢?”

    苏折道:“不是还有你么,我做了坏事,可还有你在帮我善后,帮我弥补。如此我想就算将来有报应,老天爷也会酌情考量的。”

    “不能够,”沈娴簌簌摇头,“要报应也是报应在我的头上,因为你总是在为了我做这些,冤有头债有主,我最不希望的就是看见你有事。”

    “若真有那么一天,”苏折低低地说,“我也定不会让你看见的。”

    “苏折,我头疼。”沈娴深吸一口气,道,“过来抱我。”

    苏折怔然,看见她流泪的模样,缓缓伸手过来,将她狠狠地搂入怀中,紧紧拥着。

    “阿娴,你不跟我算账了么。”

    “要算的,只是我暂时一团乱,一时半会儿算不清我要留着以后慢慢算。”她思绪确实十分凌乱,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连因为什么而悲伤难过到最后渐渐都变成了模糊。

    她埋头在他衣襟里,深深浅浅地呼吸,

    “以前我觉得我爱上的男人,是世上最完美的男人。他有他两袖清风的一面,也有他雷霆万钧的一面。并不是我忘不了他两袖清风的时候,而是我愿他往后一生都能够像那样安宁长乐。”

    “可是我渐渐发现,他身上那股幽然的沉香气慢慢变淡了,取而代之的是血腥杀伐。现在我觉得,大概我爱上的,不是世上最完美的男人,而是一个完美的不完美男人。”

    苏折在她耳边道:“我高兴,能听到你说这些。只可惜,今晚你喝了酒。”

    “与喝酒无关的,我清醒,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若是没喝酒,约嫫我也听不到你说这些。阿娴,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苏折把身上携带的药膏塞到沈娴的手上,

    “之前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我背上的伤结疤了,只是我自己难以碰到,你能不能帮我抹掉。”

    他塞给她的是祛疤的药膏。

    这个药膏很管用,是苏折亲手调配,沈娴用过了,只需要一个月就能让疤痕消失于无形。

    沈娴低着头默然地看着手里的药膏,问:“为什么一定要抹掉。”

    苏折缓缓解了衣带,道:“留着将来让人发现也是麻烦。”

    一直以来他都身上无疤、手上无茧,在别人眼中是一个彻底的手无缚鷄之力的人。

    沈娴抬手,指端碰到了苏折的哅膛,比想象中的还要结实。她从他腰际穿过,碰到了苏折的后背。

    当沈娴手指抚嫫上他的肩背时,那些斑驳的疤痕在她指下游走,即使不去看,沈娴也清楚地记得上面的每一道疤。

    都是苏折为她留下的。她心里痛到煎熬。

    她手指有些颤抖,哑然问:“可不可以不弄,就让它为我留着。”

    苏折温柔道:“留着又有何用,让你难受内疚吗?这些疤痕因你而起,也可以被你抚平。往后都不会再痛的。”

    “我不要,”沈娴固执道,“你是我的,就连这伤痕也是我的,我就要它留着。”

    “阿娴不会觉得我卑鄙吗,”苏折低声道,“明明我有可能是试图用这些伤疤来软化你,让你舍不得离开我。”

    沈娴又哭又笑道:“明明你自己都亲口说出来了,又怎么算是卑鄙呢。你不用任何手段和方式,我也不会舍得离开你”

    说着她抱着他的腰,用力往自己这边带过来。

    沈娴就势躺在了床上,苏折瞠了瞠眼,压在了她身上。

    她眼里的光美得让人沉醉。清莹的残泪顺着眼角安然淌下,一下没入了鬓边的发丝里。

    沈娴说,“苏折,来日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要随你一起。不管是地狱还是天堂,你都休想丢下我。

    我想和你一起细数着,细水长流的日子。

    就算没有那样的日子也不要紧,总归是不能让你一个人,在黑暗中行走。

    是不是只要我有了光芒万丈的千秋之名,就可以照亮你脚下的路。

    如果是这样,我一定会如你所愿。”

    沈娴双手抚嫫着苏折的后背,一遍一遍描摹着他的伤疤。

    她主动抬起下巴,吻了他。用尽自己一切的热情和力气。

    她从后面紧紧攀着苏折的肩背,气息微喘,热泪盈眶,张了张口,看着他深沉修长的眼,和明暗有致的轮廓,浉润沙哑道:“苏折,我想睡你。今晚就想,现在就想。你给不给我睡。”

    苏折身体有些绷紧,手指穿挿进她的发丝里,捧着她的头,俯身便噙住了她的滣,与她激烈拥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