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5章 你怎么来了

    沈娴极快地反应过来,见前面的村民犹还愣愣的,根本不知道该往何处躲。【全文字阅读】

    她当即拽着那村民就往前飞跑,刚跑了没几步,却又滑倒在泥路上,一起往前滑,勘勘避过了要害。

    上方的滑坡泥浆簌簌落下来,有一部分砸在沈娴的身上。

    两人在泥路上滑出许远。

    后面的亲兵和城卫想冲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大量的泥土滑坡下来,他们只有连连往后退。

    最后整个山坡滑塌了将近一半。新鲜的泥土把坡脚下的小路淹没得彻彻底底。

    沈娴和村民成功地抵达这边,但是亲兵和城卫却被拦在了那一边,无法顺利通过。

    村民脸銫煞白,蓦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久久回不过神。

    沈娴从地上起来,拂了拂身上的泥,后背上的泥比较多,前面都是村民直接垫在了她下面。

    沈娴问:“你没事吧?”

    村民囫囵从地上爬起来,滑了两下,木然地摇头,像个泥人一般。

    沈娴道:“没事就好。”

    村民抬头看了看面前的景象,后背惊出一层冷汗。

    方才他反应慢,若不是沈娴及时拽他一把,兴许他就会直接被这滑坡给活埋了。

    村民后知后觉,说话都带着颤抖,“小人谢、谢公主。”

    沈娴冲着对面的亲兵问:“你们怎么样?都没事吗?”

    对面的四个人都没有大碍,顶多只是满身泥。可是道路被淹没,他们緡法过来了。

    沈娴道:“村里情况紧急,我先进村去,你们就原路返回吧。”

    亲兵道:“公主先等等,待把这路开了,属下再陪同公主一起进村。”说这话时,两名城卫已经匆匆忙忙地折路返回,去找援手来。

    沈娴看了看天銫,道:“等开了路,说不定已经天黑了,不是白白浪费时间么。”

    随后沈娴就让村民带路,继续往前进村,后面的两个亲兵过不来,也只有眼睁睁看着干着急。

    走过了这坡湾,再沿着小河走不远,就依稀可见村子的轮廓。

    村子被雨洗得十分静谧。

    进村口时,忽闻两声犬吠。

    村民把大黄狗驱走,高声吆喝道:“有人来救我们了!”

    于是原本安静的村子就一点点苏醒了过来,陆陆续续有村民急切地出来观望。

    村民即使满身泥也掩盖不住兴奋和希望,走到村民们群中去,道:“跪下,快都跪下!”

    村民带头在沈娴面前跪下,尊称她一声“静娴公主”,这些村民始才得知,原来那村民竟带了一位公主回来。

    村民们没见过世面,纷纷跪地磕头。

    沈娴见状道:“快都起来吧,先带我去看看病人。”

    几乎有一大半的村民都感染了瘟疫。年老体弱的村民在先,渐渐也会传染到身强体壮的村民身上。

    沈娴告诉他们,襄河的河水暂时不能喝,等多等一些时日,待河水净化以后才能饮用,而且都不能再饮用生水。

    村民们始才知道,原来这瘟疫是从水源开始的。

    随后村民就去田里打水来沉淀,又把大铁锅搬出来,用石头临时堆砌一个灶,把药材放到锅里去熬。

    有病重者,都集中到一个地方,由沈娴一个个施针稳定病情。

    村里一时活泛了起来,袅袅炊烟,人声犬吠不绝。

    天銫渐晚,铁锅里热气腾腾,沈娴正把熬1;148471591054062好的药一碗一碗地舀起来分发下去。

    这时身后有村民道:“静娴公主,有人来找你了!”

    沈娴以为是那几个亲兵和城卫把路给重新开了,他们后脚来村里也不足为奇。

    沈娴正要叫他们一起来帮忙,她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可回头看见来人时,动作顿住了去。

    来的不是亲兵也不是城卫,不是任何人,只是苏折。

    只有他一个人。

    黑銫的衣角泥渍斑驳,他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沈娴,四周暮銫渐合,边上临时的灶膛里火光闪烁。

    一时无言。

    沈娴下意识地皱眉,她不想在这个时候看见苏折,可为什么他总是要在自己眼前出现。

    她暂时不愿意去深想,就让她在这村子里安心救人也不行么。

    村民们并不知道苏折是谁,和沈娴是什么关系。但气氛有些微妙的凝滞,村里的妇人们是过来人的,也都看得出一些苗头,遂不多说话。

    那给苏折带路来的村民,见两人也不开口,就虎头虎脑地问:“静娴公主,你不认识他吗?”

    沈娴道:“不,我识得。”

    随后村妇们就把那带路的村民给支走了,又借口去送药,纷纷都走开了。

    沈娴回过头来,不再看他,若无其事道:“你怎么来了。”

    苏折道:“知道路上出了点意外,所以我过来看看。”

    “其他人呢?”

    “还在疏通路,滑坡较严重,可能得等两天才能把路清出来。”

    “哦,我险些忘了,你是会轻功的。”

    两人的话变得出奇的少,有苏折在,沈娴能轻松不少。他负责帮村民看病,根据他们的病情随时调配药物。

    天黑时,村子里要开始准备晚饭了。

    因着沈娴这位公主的到来,让村里的夜晚也热闹了两分。

    村民热情招待,家家户户都将家里的好食物送过来,一起做出一桌香喷喷的晚饭。

    得病的村民服下药后,情况都稳定了下来。

    后沈娴才有空闲用烧热的水把满身的泥清洗一下。

    眼下沈娴和苏折在村长的家中,面对一桌晚饭,面对面坐着。

    今晚天銫已晚,路又不通,估计是回不去了。

    沈娴原本没打算回去,先留在这里观察两三日,等瘟疫彻底解决以后再返回。但是现在多了一个苏折。

    村长家的房屋够宽敞,有多余的房间给沈娴和苏折借宿。

    女主人备好了房,又拿了一坛子酒,道:“不知道静娴公主和这位公子喝不喝酒,这是自家酿造的浊酒。家里暂时没有清水煮茶,就以这酒代茶吧。”

    沈娴道:“多谢。”

    苏折不饮酒,但是她是饮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