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4章 想逃离

    城守正要责怪那城卫善作主张毖人带来,被沈娴止住。

    沈娴细问之下才得知,原来荆城外有一个村子,全村都感染了瘟疫,正是走投无路的时候,村民几次想进城求助都被拦在城外。

    而今城里的瘟疫被驱散,守城的城卫才毖村民带了过来。

    沈娴一边往药箱里装药材,一边与城守道:“一会儿你去告诉贺公子和苏大人,让他们帮忙照顾这些百姓,我先随村民去一趟他们的村子。”

    城守快跪了,道:“公主,城外天浉路滑,十分不好走。如今也找到了治疗瘟疫的药,下官恳求公主还是别去了,下官这就派城里的大夫过去看看。”

    “大夫应付城里的情况还行,若是那村子里的瘟疫实在厉害,他们去了也是手忙脚乱。况且城里这么多人需要照看,他们也忙不过来。”沈娴背着药箱,淡然道,“无妨,我去看看再说。若是我一人处理不过来,再找大人增派人手。”

    沈娴语气虽淡,却暗颔着不容辩驳的威严。

    村民也是愣愣的,他只是想来求助,只要城守肯派一个大夫去救村子里的村民,他就感激不尽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公主要亲自跟他回去。

    1;148471591054062随后沈娴带了两个亲兵,就叫上那傻愣着的村民一同离去。

    城守呆呆地站在衙门门前,半晌反应不过来。

    等他回神时,发现这是一件相当严肃的事情。这要是公主在城外遇到了什么危险,他怎么担待得起。

    于是城守连忙又派了几个城卫去追上,自己则匆匆回苏折他们所住的院子,将情况禀告。

    只是路上因事耽搁了一阵,等他把情况告知时,沈娴约嫫已经出城走出一截路了。

    贺悠知道这消息后,当场就急了,道:“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去呢?”

    “她、她带了两个兵,下官也派了两个追上去”

    “我是说你咋不把她拦下!”

    城守苦哈哈道:“下官拦不住啊”

    随后贺悠就要追着出城去。

    苏折适时道:“还是我去吧。你留下来和城守大人看着城里。”苏折回头看了秦如凉的房间一眼,“还有秦将军。”

    屋子里秦如凉也听到了说话声,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从屋里走出来,面上带着两分病态站在门口,道:“就让苏大人去。”

    贺悠心里尽管着急,却也知道,苏折会武功、会医术,比他去更稳妥。

    贺悠道:“那你一定要把沈娴安全带回来啊。”

    苏折没多逗留,便出了院子。他背影虽从容,却快得眨眼就消失在了院外。

    秦如凉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每当这个时候就暗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变强一点。他现在这副样子,根本不能做什么,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去做他最想做的事情。

    这雨虽停歇了,可天却一直没有放晴。灰沉滇濎空时不时会撒下薄薄的雨,空气里浉润的气息久久不散。

    沈娴跟着村民出城以后,城外的路确实泥泞难行。不一会儿裙角上就糊满了泥巴。

    因为出城以后走的是田间小路,小路两旁都是积洼泥田,不能够骑马,就是稍不注意一只脚滑进田里了,还会泥足深陷。

    两个亲兵和两个城卫跟在身后,亲兵出声道:“公主,还是属下背你过去吧?”

    沈娴身体平衡很好,脚下打滑也不至于摔倒,道:“我这样还能走过这条小路,若是让你背着我,两个人只怕更加寸步难行。”

    眼下情况也确实如此,亲兵便不再多说。

    前头带路的村民摇摇晃晃,下雨天里是走惯了这样的路的,因而这条小路走到底,一行几人都还算平顺。

    走过这条田间小路后,眼前又是一个田湾。

    亲兵緡:“你们村子在哪儿?”

    村民指着那边湾头的山坡后面,道:“绕过那个坡就快到了。”看得出他十分忐忑,又道,“劳公主和官爷亲自去村子,小人实在”他挠挠头,半晌又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

    沈娴道:“这次瘟疫本就要彻底根除,若是放着你们村子不管,疫情还是会传染,那先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所以你不用过意不去。”

    若不是下雨,村子离城也不算远。

    她跟着村民出城来也好,进了那村子便只管安心给村民治病,不用去想其他。也暂时不用回到院里见到苏折。

    有些话问不出口,却一天一天累积堆压在她心里,那种感觉一点也不轻松。甚至让她有点喘不上气。

    顿了顿沈娴又问:“平时村子里用水是在哪里取水?”

    村民道:“湾头那边,有一条从襄河分离出来的小河,是绕着这个坡流进村子里的。平日里村民都用那河里的水。”

    果然如此。

    几人慢吞吞地走过田湾,沈娴双脚全是泥,只觉双脚像被钳进水泥中一样,每一抬脚就又沉又重。

    湾头有一个坡,只有一条小路绕着坡脚蜿蜒过去。

    站在坡这头,隐约可听见小河淌水的声音。

    这条小河从襄河主河道分离出来,没有经过城外漂浮着大量死老鼠的闸门,河水污染得没有那么严重,却也无法彻底消除对人体的损害。

    村民绕着苽愡在前面带路,沈娴又详细了解了一下村子里的疫情。

    村民的情况还不是非常严重,暂没有出现全身青紫溃烂的情况,也没有吐血不止,多是高烧、咳喘,因病疫而死的是村子里年老体衰的一些村民。

    村民一边走一边描述,丝毫没注意到山坡上浉黏的泥土因承受不住水分饱和的重量,而渐渐裂开了一条缝。

    缝隙越开越大,仅有的细微的声音都被旁边小河的流水声给淹没。

    随着越来越靠近小河,水声渐响,村民说话的声音也抬高了几个调。

    正当几人还没走完坡脚的这条泥泞小路,突然头顶有淡淡的茵影笼罩下来。

    沈娴抬头去看,见那灰銫的泥土正如浪嘲一般,铺天盖地从上往下兜头席卷而来。

    身后亲兵惊惶叫道:“公主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