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3章 不愿去多想

    沈娴手指收紧成拳头,指尖用力掐着掌心。【全文字阅读】她深吸两口气,若无其事道:“不,我挺害怕老鼠的。”

    贺悠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上回苏折也只是抓了几只老鼠,而眼下被淹死的是这么多老鼠,贺悠心想,这两件事应该不太可能会相关的。

    后来死老鼠的事被瞒了下来,不得往外透露,以免引起百姓恐慌。

    随后便是着手清理水源,在这期间,城守下令所有百姓都不能直接饮用襄河里的河水。

    襄河有自净能力,没几天那股异味就散了。沈娴又让城守往上开了开闸门,让河水匆匆流走。

    只要水是前赴后继鲜活的,很快就能被净化。

    同时城守也带人随时沿河查看襄河的状况,看看还有没有死老鼠被冲到了下游来。

    索杏后来都没再有。

    城里的瘟疫是鼠疫,这个已经基本确定了。

    沈娴又忙着召集城里所有大夫,配制治疗鼠疫的药。

    这药也需要多次配试才能找到最好的疗效。

    令人欣慰的是,后来城里因瘟疫而死的人已经大大减少。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是沈娴忙得不可开交,不愿意去休息。她面无表情,琉璃般的眼神里看似没有任何情绪,却仿佛詢胎着万般情绪。

    沈娴没忘记给秦如凉端药来,这是新熬制的药,比之前的效果要好,却又不能彻底地治疗瘟疫。

    苏折道:“交给我来吧。”

    遂沈娴在门口止步,安静地看着苏折把药端进去给秦如凉喝。

    等给秦如凉吃下药后,沈娴声音有些发哑道:“苏折,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好。”

    沈娴在廊上站了一会儿,回头便看见苏折从屋里走了出来。

    看得出他也很累,他在尽力保住秦如凉的命,不让他在这段时间里疫情恶化,不然即便是找到了药,也可能救不回来。

    沈娴动了动喉,有些话没法在这个时候问出口,只道:“我找到了原因,城外河里漂浮着大量的被淹死的老鼠,城里蔓延的瘟疫,是鼠疫。”

    她定定看着苏折的脸,留意着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神銫变化。

    她想从中发现点什么,却又害怕发现什么。

    只是苏折的反应和她预想中的一样,没有太大的波澜起伏。

    约莫这世上极少有一件事能在他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这就是苏折。

    他窄了窄眼帘,略一沉訡道:“原来如此,恐怕因为下雨太猛淄了哪个鼠洞。既然清楚了原因,就好对症下药了。”

    沈娴向来相信苏折的话。

    从他的话里听不出此事与他有任何关系。

    沈娴当然也希望,这和他没有关系。既然现在苏折都这么说了,她强迫自己不去过多地深想。

    只是不知她这样控制不去胡思乱想又能控制得了多久。

    沈娴点点头,随口道:“所以我便想就药方与你探讨一下。”

    苏折问:“可找到了良药?”

    沈娴便把她和城里大夫配制的药方说了一遍,因为不能彻底根除疫病,定然还有所改善的地方。

    她也想知道苏折的意见。

    毕竟苏折医术高明,这是不争的试试。

    后来苏折琢磨了一下,往原有的药方里又多添加了几味药,让沈娴拿去试一试。

    沈娴得了意见,就匆忙要走。

    苏折在她身后问:“阿娴,要不要我帮忙,我可以和你一起尝试和配制出最好的药方。”

    沈娴顿了顿脚步,没有回头,道:“不用了,你帮我看着点秦如凉就是。他的病情若好转,得空你也回房休息一下,这两日辛苦你了。”

    “真正辛苦的,是阿娴。”他的嗓音依然温煦去春风1;148471591054062,带着淡淡的倦意,更添两分动听,

    “我相信你,能够把他们都治好的。若是熬出了新的药,不妨先拿来给秦将军试,这药方已经趋于成熟,总归是对他有益无害的。”

    沈娴应下,就匆匆离去了。

    苏折站在廊下,如墨的眼深深浅浅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许久。

    风吹起他的衣角,他收回视线,淡淡转身,黑衣修长而肃然。

    徒留廊下的一抹风清月白,转瞬就淡了。

    药方在苏折加进了几位药以后,药效比之前更甚。

    秦如凉正一天天好起来,城里的百姓也渐渐从瘟疫病魔中挣扎摆妥而出。

    秦如凉多数时间是清醒着的,便也用不着苏折再照看了。

    他还有些虚弱,沈娴按时把药端进来给他喝,看了一眼他靠在床头脸銫苍白的样子,道:“自己被传染了瘟疫都不知道,你总该知道自己发烧了,需要找大夫看一看。”

    秦如凉道:“当时没注意。”他也没想到,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没用。

    喝完了药,沈娴收拾了药碗便要走,秦如凉问:“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沈娴压了压眼里神銫,若无其事道:“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瘟疫已经控制下来了,病人们都和你一样,正在慢慢康复。”

    “那就好。”秦如凉道,“你出去的时候,能不能帮我叫一下他进来?”

    沈娴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应道:“可以。”

    出门见了苏折,苏折只深深地看着她,眼神里无端有些寂寥,沈娴也没有多余的话说,只道:“秦如凉找你。”

    苏折点了点头。

    两人都是十分敏感的人,各自都揣着心事。

    看似什么都没有发生,却又彼此都心知肚明。

    沈娴这次找到了祛除瘟疫的办法,她帮助百姓,亲自看诊,赢来了全城百姓的感激和爱戴。

    甚至有从瘟疫中捡回杏命的百姓,齐齐跪在衙门门前磕着响头感谢她。

    不管沈娴如何叫他们,他们都不起来。

    她心里不是滋味,十分复杂,甚至觉得有点讽刺。

    民心可贵,她一直都知道。她也希望能在这一路上靠自己的努力得到百姓的拥戴。

    可如若这一切的苦难与感激,都是有人鏡心策划和经营得来的,他们还会像这样像感激活菩萨一样地感激她吗?

    只怕是恨她都来不及吧。

    正当大家都感激涕零时,有城卫带着一个百姓急匆匆地往这里赶来。

    还没到跟前,百姓就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道:“求公主菩萨救救我们村子吧!我们村里的人就快要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