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1章 没有谁比苏折重要

    瘟疫又不是人为能够控制的,不然哪还有这么多人染病。所以谁得病谁不得病,除了自身情况,也有几分天意。

    沈娴仍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也没再多说什么。

    苏折道:“要想治好他们的病,需得知道根源。只有找到了瘟疫的源头,才能彻底控制疫情。”

    “可是要怎么才能找到源头?”

    苏折也没细说。

    回到衙门门前,秦如凉刚好把汤药都派发完毕,进到院中,道:“每日这般熬药下去,很快城里的药材就会耗光了。眼下已经所剩不”

    然,秦如凉话还没说完,这么高大的一个人,说倒下就倒下了。

    “秦如凉!”

    几人连忙过去把他扶起,沈娴嫫了嫫他的额头,对贺悠道:“他都发烧了你怎么没有隅发现?”

    贺悠道:“我忙着派药,没注意。”

    忙起来的时候,贺悠哪有时间去在意秦如凉的状况,况且两人每天都有喝预防滇澙药,以为不会染病才是。

    哪想秦如凉突然就倒下了,贺悠也觉得十分突然。

    把秦如凉扶回房间以后,沈娴赶紧给秦如凉施针灌药,好不容易把他的烧降下来了,可不一会儿他又反反复复发起了烧。

    秦如凉清醒时忍不住咳嗽,咳得厉害了甚至停不下来,有少许的血症。

    沈娴心里一沉,秦如凉的症状与其他感染瘟疫的病患症状一样。

    他是染上瘟疫了。

    尽管他还是在病发的初步阶段,但这瘟疫来势汹汹,很快他的病情就会加重的。

    秦如凉的所有日常用具都与其他人隔离开,他一人单独住一个院子,其他任何人都不得出入。

    要去照顾秦如凉,是沈娴主动提出来的。

    因为不管是谁来照顾他,都有可能被传染,这是一件有风险的事。

    起初贺悠强烈反对。

    可要是秦如凉身边没有一个会医术的人照顾的话,他的病情还会恶化得更严重。

    贺悠反对的时候,苏折不置一词。

    贺悠急了,道:“大学士你倒是说句话啊!平时你不是很介意沈娴跟秦将军好么,现在她要到秦将军身边去,你快阻止啊!”

    彼时沈娴张了张口,道:“苏折,我去照料秦如凉的病,你去找瘟疫源头,怎么样?”

    她知道她需得说服苏折,才能放心去做这件事。

    “我觉得不怎么样。”

    沈娴扯了扯嘴角,道:“其实照顾秦如凉还要轻松一些,去找瘟疫源头责任更大一些,你就当我是偷懒也不行?我会很小心,不会让自己感染的。”

    苏折道:“我伤好不久,还是大病初愈的时候,不适合担当大责任,好像应该偷懒的是我才对。”

    沈娴抬头看他,他正好也低垂着眼深深地看着她,他道:“我来治秦将军,你去照顾城中百姓。”

    贺悠万分赞成:“我看这样再好不过了!”

    沈娴却道:“不行,秦如凉之所以会倒下,可能就是因为他的伤才复原,抵抗力还很弱。你也伤好不久,不能冒这个险。”

    “阿娴,荆城里的许多百姓等你去救,你是他们的希望。”苏折道,

    “至于我秦将军,只有你尽快找到办法,他才能够好起来,而我也不至于被感染。”

    沈娴摇头,“你医术比我高,你去找源头”

    苏折低声细语道:“你知道,我是万不会给机会让你和秦如凉独处的,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说罢,苏折看了贺悠一眼,又道:“贺悠,把公主带走。”

    贺悠拉着沈娴就走,道:“就按他说的这样来吧1;148471591054062,你是静娴公主,荆城里的百姓更加需要你。只有你去解救他们才更合适。”

    贺悠一边走一边又道:“大学士是个明白人,他医术又很好,你不用担心,秦将军在他手上也不会有事的。”

    沈娴回头就看见苏折若无其事地进了秦如凉的房间。

    “苏折。”她叫他。

    苏折站在门框里,风清月白地回转身,滣角微微笑,“嗯?”

    沈娴道:“为免被传染,你还是要离他远一点。”

    在沈娴眼里,没有谁比苏折重要。她永远很清楚自己会怎么取舍。

    “我知道。”

    沈娴定定道:“我一定会尽快找到源头的。”

    后来沈娴与贺悠一步一步去排查,从日常接触到的事物到吃的食物。

    沈娴从其中发现了一个微妙的巧合。

    那些没有得病的百姓家中,都有一口井。平日里饮用的水都是从井里取来。

    而沈娴他们住的院子里也有一口井,用水都用井水。

    那些染病的百姓,除去被传染的人以外,其余家中都没有井,他们是从流经荆城的襄河里取水来用的。

    若不是遇到洪涝势冓,襄河的河水是非常清澈的。

    云城处在荆城的上游,两城一直以来都是依靠襄河水为主要的水源。

    在云城的时候,襄河经过分流疏通,流到荆城时河水中的泥沙已经基本沉淀,再加上已无大雨侵袭,因而河水也相当清澈澄净。

    荆城的百姓从那河里打水来直接引用,极有可能是因为水源不干净,所以导致人生病,这才是瘟疫的由来。

    这样一想过后,沈娴当即派人去询问,那些得了瘟疫的人家是怎么个用水。

    结果得出的结论是他们大多从河里打了清水,有直接饮用过生水,亦或是吃过用生水清洗过的果蔬。

    时间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里秦如凉高烧不断,昏沉中也闷闷咳嗽。

    苏折用银针强行替他降烧,为维持不了多久。

    沈娴来时,苏折出了房门,站在屋檐下,却不让她上前一步。

    苏折脸上有淡淡的疲倦与苍白,道:“阿娴,别过来,屋子里病气重,若是过给你就坏了。”

    沈娴止步,拧着眉问:“那你呢?”

    苏折道:“我还好啊。”

    “我找到了瘟疫的源头,是城里用水不干净。你千万不要用生水,或许井里打来的水要干净一些,但也一定要烧煮以后才能喝。”

    苏折笑了笑,道:“我知道阿娴可以做到的。你不必担心,我一直是取后院井中的水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