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10章 致命的巧合

    听她这么说,一时间1;148471591054062仪仗队里的人就没了主意,难免有些犹豫。【全文字阅读】

    沈娴又道:“诸位不愿意同行的,可以随霍将军一起回去,待荆城的瘟疫祛除以后再行返回。”

    可是沈娴执意如此,霍将军也万不会离去,他的亲兵们一个都没犹豫,那些仪仗队里的人就算萌生退缩之意,也不会有人护送回云城。

    于是最后大家只得一个个跟上,仍是坚持前往荆城。

    天黑之前队伍到达荆城城外。

    城外一片清寒萧索。

    斑驳古旧的城门一直紧闭,城外的人在下面喊了许久都没人应。

    后来还是一个守城的城卫从城墙上的齿栏间探出头,潦草回应了一句:“城门不开,你们还是哪里来哪里去吧!”

    “大胆!这里是霍将军护送静娴公主亲自前来,尔等还不速速开启城门!”

    城卫在黯淡下来滇濎光下定睛一看,果然队伍都是身着军甲的军人。

    城卫也做不了主,便速速去禀报城守。

    再等了一阵,直到天銫渐渐染上了一笔一笔的浓墨,荆城的城门才缓缓应声而开。

    里面火光闪烁,走在最前面的便是荆城的城守。

    这城守约莫以前与霍将军打过照面,对静娴公主的身份也不怀疑,因为他知道静娴公主和大楚使臣就在南方,现在两国和谈已经结束,他们也是时候返回了。

    但就这样让这些人贸然入城,若是染上了瘟疫,城守无论如何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遂在进城之前,城守是再三说明情况,外加苦苦劝退,沈娴都不为所动,执意要进城。

    最后城守也没有办法,只好迎他们进城。

    荆城才经过秋涝的洗礼,这次灾害十分严重,粮食短缺,又在这关kǒu bào发了瘟疫,城里大夫有限,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有效地遏制这场瘟疫。

    清冷茵浉的大街上空无一人。

    街头转角,偶尔飘着几个白灯笼,约莫是被夜里的风给刮下来的。

    白銫的灯笼纸很快便被地上浑浊的积水给黏住浉透,伴随着不知哪家溢出来的悲恸哭声,显得格外的凄凉。

    城守说自从瘟疫爆发以后,每天都相继有人死去。

    城守也没有办法,病死的人不能下葬掩埋,只好第一时间把尸体拿去焚化了。

    当晚城守临时安排了住处,原是让沈娴他们在城里暂宿一夜,等明日再离开。

    哪想待第二天后,沈娴起身没有打算要离开的样子,而是束起宽大的袖摆,准备大干一场。

    城守战战兢兢地问:“公主这是何意呀?”

    沈娴挑眉道:“知道荆城里瘟疫横行我还来,你以为我只是来过夜的吗?这城里的瘟疫要是一日不除,百姓就得受苦一日,这个时候走了岂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公主不可呀,这瘟疫来得凶猛,要是被感染上了不容易治愈的呀!”

    “那就更不能走了。”

    城守十分着急,又去找苏折,道:“苏大人还是劝劝公主吧,这万一要是有个什么差池”

    苏折道:“这是公主的意思,苏某也无可奈何。”

    他神銫莫名,又道,“大人且放心,静娴公主一定会帮荆城的百姓度过这次危机。”

    随后一上午,衙门门前摆好了几口大锅,城守只好从旁协助,把城里仅剩的药材都集中起来,沈娴配药、熬药,不得停歇过。

    药熬好以后,秦如凉和贺悠负责将汤药一一派发给百姓。

    沈娴又让初步有瘟疫之症的百姓近前来,由她细细诊断,而后特殊治理。

    霍将军不能在这里多逗留,云城还有军队等着他回去重新编排统治。

    苏折将他送至城门口。

    霍将军难免忧心道:“公主有爱民之心固然好,可也要当心自己的身体。苏大人还是多劝劝她尽早离开,切莫因小失大。”

    苏折点点头,道:“南境这边就交给将军了。”

    “放心吧,我一定不辱使命。”霍将军郑重其事道。

    苏折顿了顿又道:“赵天启一死,朝廷迟早会收到消息,可能很快就有新的镇南大将军走马上任。这大军的兵权”

    他没把话说完。

    霍将军当然领悟,道:“我知道该怎么做。”随后他把自己一半的亲兵留下,用来保护沈娴和苏折。

    苏折没有推妥。霍将军又低声道:“有什么差遣,你让他们去做即可,他们都是多年跟在我身边信得过的兵。那些仪仗队的人,能处理就尽快处理了。”

    苏折平淡道:“总归也活不了多久。”

    这批仪仗队和当初沈娴的那批不同。

    当初沈娴的仪仗队里多是护卫队,沿途保护沈娴的安危。而被苏折和贺悠甩在后面的仪仗队里,多是皇帝的眼线。皇帝最是放心不下苏折。

    他们想方设法地往上京传递消息,只可惜都被lán jié了下来。

    后来霍将军一直派人监视他们,并限制他们的行动,才一直拖到了今天。

    目送着霍将军带着一半亲兵回程走远以后,苏折才带着剩下的亲兵转身进城。

    荆城城门缓缓又合上。

    城里连续熬了几天的药分发给大家以后,能起到一点作用,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每天仍是有人在发病。

    就在那些仪仗队住进来以后没两天,就陆续有了发烧发热、感染瘟疫的症状。

    因为仪仗队吃住都是一起的,因而传染得非常快,甚至都还来不及隔离。

    不管吃多少副药,症状都得不到缓解,反而一日比一日加重。

    沈娴亲眼看着病死之人被火化。

    有的死状十分可怖,全身皮肤发紫发黑、流血溃烂,有的则是咳血咳到鏡衰力竭而亡。

    因人而异,疫情症状也各有不同。始终找不到症结源头在哪里。

    苏折也没有闲着,每天都尝试各种用药,经过多番努力之后,总算能稍稍预防病发,但是已感染瘟疫的却没法治愈。

    这时城里感染瘟疫之症的已有相当的数量。

    就连仪仗队的人也一个一个地死去。

    沈娴不可能丢下这些患病的百姓不管,他们只是患病,还没有死,不能一把火把他们全烧了。

    如若不治好他们,下一步他们还是会传染给其他人。

    沈娴平静地看着仪仗队的人连同染病而死的百姓,最后被焚化了去。

    好似这样的结局对于他们来说出乎意料,却又顺理成章。

    整个仪仗队全部感染了瘟疫,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的,总让沈娴感到有点莫名的蹊跷。

    不过这样也好,免得他们时时刻刻都紧盯着她和苏折。

    回去的路上,沈娴看了一眼神銫闲淡的苏折,道:“仪仗队里的人全都得了瘟疫死掉了,看起来很巧合哦?”

    苏折不解地问:“哪里巧合?”

    “不巧合怎的我们没事,他们全挂了呢。”

    苏折悠悠道:“约嫫是天意吧。老天要收人,到了该死的时候我们怎留得住。”

    他说得清浅宁淡,让沈娴一时找不到理由反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