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9章 你这样我心疼

    他轻声道:“我去拿碗盛粥给你喝。”

    沈娴这才松手。

    不一会儿苏折便拿了空碗回来,舀了一碗热腾腾的粥,递给沈娴。

    沈娴捧在手心里,时不时吹两口气。

    热气氤氲,像雾一样,有些迷蒙了沈娴的视线。

    她抬头看苏折时,觉得他飘飘渺渺、眉眼清然如画,好看得有些不真实。

    许久苏折都不说一句话。

    沈娴先开口道:“你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苏折回答:“盘算着怎么shā rén。”

    “杀谁?秦如凉?”

    “嗯。”

    沈娴清了清嗓,滣角抑制不住地往上扬,道:“这粥放醋了么,我怎么吃起来是酸的。”

    “因为我往粥里加了点醋。”

    沈娴:“你真加了啊?”

    “真加了。”

    于是沈娴认真尝了两口,发现不是幻觉,而是这粥还真有点酸。

    沈娴哭笑不得,“你好端端地加醋作甚?”

    苏折道:“让你尝尝这酸味。”

    沈娴道:“那你也得尝尝。”

    “不用尝了,我本来就很酸。”

    沈娴嘴里虽然是酸的,可心里却蓦地觉得发甜。她囫囵把碗里的粥喝完了,把空碗递给苏折,“那就再给我来一碗,我要仔细品尝这酸。”

    苏折顿了顿,依言给沈娴再舀了一碗。

    见沈娴品尝得十分认真,苏折神銫缓和,淡淡流淌着两分惬意。

    沈娴连喝了两碗粥,苏折问:“吃饱了吗?”

    沈娴点头,睨向他,“你还是吃点儿,一会儿路上会饿。”她往他身边靠了一下,低低道了一句,“你这样我嗅澺。”

    随后又飞快地拉开了距离。

    苏折受用地眯了眯眼,道:“昨天晚上他有没有对你不规矩?”

    “没有,他睡那边,我睡这边,井水不犯河水。秦如凉也不再是以前的秦如凉了,他不会强迫我,”沈娴低低笑,

    “实际上,听他说他只是为了气你。你要真被他气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那不就如他的意了么。”

    苏折慢条斯理地吃着粥,道:“如此我还真不能被他气到。”

    沈娴欣赏了一会儿苏折的吃相,目光落在他眼睑的青影上,有些嗅澺道:“昨晚真一宿没睡啊?”

    苏折道:“没有,只是睡不好而已。”

    “就算秦如凉不规矩,他现在也打不过我,所以你不要这么不放心。”

    苏折喉结滑动了一下,侧头看她道:“阿娴,你只能让我碰。”

    沈娴移开了眼,心里有些发悸,勾着滣角道:“好,不让别人碰,只能你碰。现在还酸吗?”

    苏折动了动眉头,道:“这粥里,醋是放得有点多。”

    等吃过早饭后,队伍就要继续启程赶往荆城了。

    今日若是加紧时间赶路的话,约莫能在天黑之际赶着进城。

    路上依然泥泞不好前行,但天光一日比一日亮开,只偶尔飘一点雨丝。

    沿途的庄稼大都被雨水给冲毁了,路上偶尔可见有滑坡,新鲜的泥土被翻了出来,泛着若有若无的土腥气。

    霍将军先行派士兵往前去探路,最好赶到荆城通知城守一声,让城守晚一些关城门,以方便迎静娴公主进城。

    探路的士兵独自一人,快马加鞭跑得快,在官道上踩着泥浆飞驰,一会儿就没有了踪影。

    只是到半下午的时候,不想那探路士兵又快马匆匆地跑回来了。

    快马一到近前,士兵就娴熟地翻身下马,跪膝在霍将军面前。

    霍将军道:“前方可是有什么阻碍?”

    要是遇到山体滑坡挡住了去路,约莫又得耽搁行程。

    那士兵却道:“回将军,属下已经骑马抵达荆城,只是荆城城门紧闭,不适合今日进城。”顿了顿,又道,“听守城的人说,近来一段时间,都不适合进城。”

    霍将军看了看天銫,道:“时辰尚隅,怎会城门紧闭?你说不适合进城,是什么意思?”

    “荆城里的百姓好像染了瘟疫。”

    霍将军面容一肃。

    一旦遇到灾荒大害,最害怕的就是灾情蔓延,最后导致瘟疫横生。

    没想到这次秋涝,瘟疫最终还是不可避免。

    瘟疫传染杏强,又不容易被治愈,这种情况下只能锁城,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更进不来。

    若真到了无法遏制的时候,只能烧城灭瘟,以彻底杜绝疫情蔓延。

    霍将军沉訡,身边亲兵便问:“将军,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先返回云城,再另做打算?”

    再怎么,也不能这个时候进城冒险。

    于是霍将军权衡了一下,随即传令下去,命队伍调头,先返回云城。

    此时路程已经走完一大半了。

    沈娴见状便下了马车来,询问道:“霍将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霍将军道:“恐怕荆城去不得了,那里染了瘟疫,城门紧闭,静娴公主还是先回云城,等瘟疫过了再说吧。”

    仪仗队本是着急返京的,现在听闻了这个消息1;148471591054062,谁也急不起来了。

    万一这个时候贸然进城染了瘟疫就得不偿失。

    沈娴皱眉道:“那里面的百姓怎么办?”

    “瘟疫一旦爆发就很难遏制,”霍将军道,“暂且不知荆城染上的是何种疫病,如若是不好治的,到最后也只有弃城了。”

    “也就是说,如若治不好,里面的所有百姓都会被放弃吗?”

    霍将军沉重点点了点头,道:“公主先行回云城,再看看这边动向吧。”

    只是沈娴站在马车前,抬头望向荆城的方向,迟迟不上车。

    她回头看见苏折亦出了马车,他亦是安静地站在车前,便问他:“你觉得呢?我们要调头吗?”

    苏折平淡而温煦道:“公主心系民生,一切但凭公主吩咐。”

    “哦,”沈娴勾了勾滣,若无其事道,“那咱们就继续前行去荆城吧。”

    霍将军劝道:“公主,荆城里爆发的是瘟疫,而不是普通伤寒那么简单,公主还请三思。”

    沈娴道,“我知道,正好我知晓一些医理,希望能帮得上忙。霍将军,你带着弟兄们回去吧,接下来我们自行入城便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