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8章 这种感觉非常棒

    秦如凉道:“他说得对,所有人都知道沈娴是我妻子,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怎么,我不能去打扰她吗?”

    苏折整个寒了下来,不似平时温和近人的样子,而是充斥着鬼畜勿近的气息。

    贺悠靠在角落里,顿时就改变立场,对秦如凉道:“就一晚上而已,我们三个挤在一起也不是不能睡,要不秦将军就不要去找沈娴了吧。”

    他可不想被殃及,但又实在幸灾乐祸。可万一秦如凉去找沈娴后苏折来找他麻烦,那就不应该了。于是贺悠还得假意又帮衬苏折说两句。

    秦如凉却觉得心里痛快,苏折越是不想,他便越是要做。

    秦如凉道:“苏折,我今晚还真就去找沈娴,有本事你也去找她啊,可惜你不能。”

    秦如凉笃定苏折不会在这里跟他动手,一旦他动手就全暴露了。就算是阻止秦如凉进沈娴的马车,苏折也丝毫不在理。

    所以秦如凉要去,苏折也拦不住他。

    况且他也不是被吓大的,或许曾经他被苏折震慑过,但今时不同往日。

    没想到秦如凉真是说走就走,苏折也当真没起身拦他。

    苏折靠在车身壁上,轻声幽幽道:“你要去,我自不拦你。诚然,我也没有理由去找她。但如若你敢碰她分毫,不等治好你双手,我便会先彻底废了你。”

    秦如凉置若罔闻。

    苏折又眯着眼若无其事道:“我会让你永远到不了荆城。”

    贺悠心里沉了沉,他感觉苏折不是在开玩笑的。

    贺悠干干道:“不会的,秦将军不会乱来的,况且还有这么多人守着呢,马车又不远”

    苏折冷不防抬眼看向贺悠。

    黑白分明的眼神平淡无波,但就是让人莫名地觉得胆寒。

    贺悠顿时眼儿一闭,头一倒,躺在马车里打起了鼾。

    两辆马车相隔确实不远,苏折轻捞了帘子,看见外面篝火下,秦如凉抬脚跨进了沈娴的马车里。

    他面上毫无波澜,眼里却一片晦涩。

    就算他相信秦如凉做不了什么,他也会很不爽。

    秦如凉的到来,还是让沈娴愣了愣即便1;148471591054062她知道如若有人过来,最可能的人只有秦如凉。

    马车里的空间一蟼愑就有些狭窄。

    沈娴指着另一边道:“你睡这里,我睡这里,互不相扰。”

    秦如凉坐了一会儿,见沈娴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便道:“其实我不一定要过来。”

    沈娴挑了挑眉,“可你不是已经坐在这里了么。”

    秦如凉道:“你定然觉得我卑鄙,不遵守承诺,仍以夫妻的名义给自己行方便。”

    沈娴笑笑,道:“我没有这么想,这段时间你变了许多。”

    “我之所以过来,”秦如凉道,“就是想气气苏折。他肯定不想我来,而自己又来不了,今晚估计要担心得睡不着觉。”

    沈娴:“”

    她抽了抽眼皮看见秦如凉嘴角隐约的笑意。

    秦如凉又道:“他最近着实嚣张,出入你房间的账我都没跟他算。只有关于你的事才能让他这么生气,今晚就让他兜着气,这种感觉非常蚌。”

    沈娴蓦然有种秦如凉和苏折相爱相杀而她完全是多余的感悟。

    沈娴无语了一阵,见秦如凉在另一边躺下。

    他闭上眼睛,道:“你且放心睡吧,我只是借个地方,不会打扰你。”

    对于感情上的事,约莫此时此地是个绝好的倾诉的时机,可是秦如凉却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说。

    大概他知道沈娴不会喜欢听到那些,只能给她带来烦恼。

    只要知道沈娴在边上就好,秦如凉所求并不多。这样的相处相伴,只要有一次就会少一次。

    秦如凉早就明白,沈娴和柳眉妩不一样。

    柳眉妩是缠在他身边需要他保护的女人,而沈娴就只想要飞。

    越是爱她,就越要让她飞得更高,而不是把她从天空中硬拽下来。

    这个女人,生来就应该是在高处的。

    后来秦如凉忽然出声问:“沈娴,你还需要我保护吗?”

    半晌,沈娴才回答:“我若说需要,你是不是就一定会保护我,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

    “你要是需要,我就一定会保护你,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

    沈娴无声地笑,道:“那我真要说需要,会不会就太卑鄙了。我只能如实地告诉你,我既不想要你保护,也不想你变成敌人。”

    秦如凉苦笑,“明明你只需要说一声需要,一切就可以解决了。”

    “秦如凉,你可以去保护真正需要你保护的人,一定有人值得你这么做。但那个人绝对不是柳眉妩,因为她不值得。”

    “以前我要是不牵着她离开,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可能吧,你后悔吗?”

    秦如凉说,“我不知道。”

    沈娴觉得有些凄凉。

    她既希望秦如凉说后悔,又不希望他后悔,约莫他说不知道,就是最好的dá àn。

    否则,他这么多年保护柳眉妩的坚持,又是为了什么呢?

    谁也没再多说。

    当夜两人相安无事地在马车里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起,沈娴下马车来透透气。

    山野里的空气新鲜透着凉,深吸几口便鏡神了。

    苏折和贺悠正坐在火堆旁,火上架着粥,贺悠烤着干粮。

    霍将军知道一天绝对到不了荆城,所以带了些米粮。

    贺悠看见沈娴出来,连忙冲沈娴招手。

    沈娴眯眼看见了苏折的背影,抬脚走了过去。

    她在苏折旁边坐下,看了看他,见他半低着眼帘,下眼睑却覆着淡淡的青影,愣了愣道:“昨夜没睡好?”

    贺悠嘴快道:“昨夜秦将军去你那儿了,大学士哪儿能睡好啊,基本是一夜没睡。”

    苏折极淡地看他一眼,“是你鼾声太大了,才吵得我一夜没睡。”

    很快秦如凉也过来了,看了苏折一眼,道:“见你这副状态,我就很满意了。”

    苏折手里拿着一截腕粗的木枝,啪地折成了两半。

    贺悠见状不对,立马起身拖着秦如凉去霍将军那处了。

    苏折淡淡起身,沈娴袖摆下的手下意识地拉住了他的衣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