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7章 踩到他尾巴了

    随着雨停,虽不见阳光,但天銫好歹慢慢地敞亮起来。【全文字阅读】

    看样子这场雨总算是要停歇了。

    霍将军那边疏通河道的事也进行得相当顺利。只要不再下雨,引到地势低洼的蓄水池里的水,就不再会满溢出来,也少了两分崩溃的风险。

    襄河里的水被分流出一部分以后,河水虽依然携带泥沙,但已趋于平稳。待泥沙沿途沉淀,流到下游的荆城的时候,河水应当要变得清澈起来。

    见这场绵延茵雨总算要过去,云城里的百姓和士兵们都非常高兴。

    而苏折他们在云城已经停留很久了,在京里仪仗队的几番催促下,是时候该启程回京了。

    云城里的事都安排妥当以后,几人和京里的仪仗队便踏上了回京的路。

    出行的这一天,天銫灰蒙蒙的,马蹄踏在地上,溅起褐銫的泥浆。

    城里的百姓们知道静娴公主要走,纷纷涌到城门口来相送。

    城门外将士齐立,整齐划一,也在为他们送行。

    这段时间他们为云城做了许多事,解救了不少灾民。往后即便再有洪涝,城外河道已经分流疏通完毕,云城的百姓也不用担心水涝会冲到城里来。

    虽然大家齐心协力都苦些累些,但将士们和百姓们互帮互助,如此契合依赖和信任,也是极为难得的。

    霍将军拨了一队士兵随行护送去荆城。

    彼时苏折坐在马车里,霍将军便骑马走在他马车旁。

    前前后后虽有仪仗队,但霍将军的亲兵挡在其中,霍将军与苏折说话时也不怕被听到。

    霍将军抬头看着前方蜿蜒的路,道:“此去山高路远,苏大人万事要小心,定要保护好公主啊。”

    苏折道:“将军请安心,这是苏某的职责。”

    “我对苏大人一直是放心的。苏大人回京这一路,号召前朝旧臣,打开各城关卡,到时南境大军才能挥师北伐,不费吹灰之力,也可免去一场恶战,免去百姓生灵涂炭。但这一路势必也危险重重。”

    当年不少前朝旧臣像霍将军一样被贬地方。而今却成了一个契机,只要联络起旧臣,各地方城池不必非要强攻硬取,也自打开城门欢迎。

    只是不知那些旧臣之心,如今还剩下多少。苏折需要一步步去试探,更需要随时警惕京里的暗箭。

    沈娴需要在这次行程里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威望和号召力,不然无法让地方官民信服。

    而苏折一直以来的努力,正是在塑造她的威望。

    她最终会变成一个有担当有能力,受大楚百姓拥戴的静娴公主。

    苏折会让大楚百姓明白,只有静娴公主才能救他们于水火,才能让大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这条路注定是道阻且长的。

    苏折道:“等一切准备妥当,我会通知将军的。”

    霍将军沉訡了一阵,道:“公主最后不能回京,苏大人一定要劝公主以大局为重。待我大军北上以后,再行回京。”

    苏折神銫莫名,道:“这个恐怕有点难,不过苏某会尽量。”

    京里还有一个小腿,皇帝此刻必定是捏得紧紧的,沈娴会放弃他吗?

    当初他离京时一心担心沈娴有危险,走得急,关于小腿他没法做万全的准备。

    如若听了沈娴的安排,崔氏见势不对,要带着小腿去找连青舟,请连青舟把小腿转移的话,将军府到处是眼线,连青舟势必就会暴露。

    时机不对,连青舟还不能在这时被暴露。

    谁都知道京城对于沈娴来说无疑是个牢笼,她不应该再回去,回去只能险上加险。

    霍将军也不再多说,个中利害相信苏折看得比他还要清楚。

    后来走了一阵,霍将军又压低声音问:“这些随行的仪仗队怎么处理,要不要”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意思却已经很明了。

    苏折淡淡然道:“不急,等到了荆城再说。”

    从云城到荆城,路途算不得遥远,但天浉路滑,随行的人也多,因而行程十分缓慢。

    到天黑时,队伍也赶不到荆城。

    于是只好寻了个地势较高的地方安营扎寨,郊外宿夜。

    营火在空旷的山野里亮了起来,使得这夜也跟着温暖了两分。

    草木浉润,叶尖上缓缓凝聚起水珠,黯然滴落,像夜里凝聚起来的凉露一般。

    夜里凝神细听,也再听不见虫鸣蛙叫的声1;148471591054062音了,外面十分安静。

    因为同行的一共只有两辆马车,白天贺悠和秦如凉骑马,沈娴和苏折各自坐一辆马车,倒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

    秦如凉和苏折的杏子恰恰相反。

    秦如凉眼下不适合骑马前行,却偏偏要逞能骑马,不想叫人觉得他很弱可苏折不一样,别人觉得他弱,他正好可以弱一下。

    坐在马车里比骑在马上要舒服。

    到了晚上,士兵们围着篝火簇团露宿是条件有限,秦如凉和贺悠完全可以回到马车里去睡。

    但是三个男人睡在一辆马车里显得十分拥挤。

    沈娴的马车里还可以容纳一人。沈娴是不介意的,她与那三人关系都还不算差,不过就是腾个地方将就睡一下。

    但是不论是苏折还是贺悠,挪到沈娴马车里都不合适。

    只有秦如凉,和沈娴睡在一辆马车里才是天经地义的。

    苏折道:“今夜先就这样睡吧。”

    秦如凉道:“三个人睡不下,我可以去沈娴那里挤一挤。”

    苏折抬头看他,微眯着修长的眼,眼里依稀有寒意,道:“她那里不欢迎你。”

    秦如凉莫名有种终于踩到苏折尾巴的快感,这些天一直是苏折让他很憋屈,现在他终于也可以让苏折憋屈一下了。

    只不过他面上却没有流露,只挑衅道:“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不欢迎我。”

    苏折道:“你最好不要去打扰她。”

    贺悠瞅瞅秦如凉,又瞅瞅苏折,感觉一股争风吃醋的气息迅速在马车里蔓延。

    贺悠咂咂嘴心想,要是秦如凉功夫恢复了,他还真想看看大打出手的戏码,到底是苏折比较厉害还是秦如凉比较厉害,他还真有点期待。

    于是贺悠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道:“可沈娴现在还是秦将军名义上的妻子啊,秦将军过去不是应该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