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4章 口干舌燥

    “汤好喝,就是烧的菜不怎么样。”沈娴道,“他没那烧菜滇濎赋,却偏要强求。”

    苏折笑了一下,道:“只要他愿意学,总会熟能生巧。若是以后他喜欢下厨,能有一个人给你做热饭热菜吃,也不是一件坏事。”

    沈娴道:“那估计我还得吃好长一段时间的重口味。我不习惯让秦如凉做饭给我吃,他那双手适合拿剑,不适合拿勺。”

    “是他自己不肯,谁也不能帮他做主。”

    “苏折,你就不能强行给他治一治手吗?”

    苏折坐在对面,抬起眼深深地看了沈娴片刻,道:“假如我治好了他的双手,让他变回原来的大将军,却是要把他推到另一边来日变成你我的敌人,你想要那样吗?”

    沈娴思忖道:“原来你等他想清楚是要想清楚这个,难怪他说你复杂呢。”

    “我不会修补好利剑上的裂痕以后,再把利剑交回到别人手里。”苏折道,“与其来日他与你为敌,倒不如让他一直像现在这个样子。”

    往事如风,一吹就散了。

    这段时间的秦如凉,让她感觉到他近在身边、温暖真切的一面。

    沈娴对秦如凉没有爱与恨,也不想真的有一天和他兵戎相见、变成敌人。

    她不能说苏折做错了,毕竟以前秦如凉可是皇帝倚重的大将军。而今立场不同,当然要为长远做打算。

    遂沈娴点点头,道:“让他想清楚了也好。不说让他彻底站在我们这边,起码将来不要与我们做敌人。这次与夜梁的战事趁他不备好算计,下一次必定会提高警惕,兴许就没那么好算计了。”

    苏折道:“我不要求他站在我们这一边,他只要站在阿娴这一边就够了。”顿了顿,眼神略深,又道,“如今见他曾经的威武大将军,如今肯为了你下庖厨,离他想通也不远了。”

    沈娴手肘撑着桌面,支1;148471591054062着侧脸,微微歪着头好笑地睨着苏折,道:“你知不知道,秦如凉最看不惯你这种理所当然了。”

    “我说的是事实,这好像没什么不妥。”苏折淡淡扬了扬眉梢,沉訡道,“除了复杂和理所当然,他还与你说什么了?”

    “怎么,你怕他挑拨离间啊?”

    “我看他有没有乱说。”

    沈娴故作认真地想了想,眯着眼道:“他说你城府深,套路多,又心机又小气,还试图想控制他,为人十分可怕。他就是不想屈服在你的胤威之下,叫我不要跟你狼狈为堅。”

    苏折眼底里隐隐颔笑,“这是他说的还是你说的?”

    沈娴挑眉道,“反正大概是这么个意思,我只是表达得更通俗易懂而已。”

    “那你有被他说动吗?”

    “那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他说的那些我又不是不知道。”沈娴看着他道,“可我就是喜爱,别人也碍不着。”

    “那他没说我还心哅狭隘么,你喜爱我一个就好。他可以对你好,但你要是想对他好还是得慎重一下。”

    沈娴笑意盎然,“要是我一不小心没慎重,你是不是又闩着门让我进不了房?”

    苏折道:“不,下次是让你出不了房。”

    沈娴:“”

    烛芯忽而发出轻微的哔啵声响,烛火轻轻闪烁了一下。

    沈娴眼里有流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这些日都忙着排涝救灾,人前人后又到处都是眼睛看着,不能表现得过于亲近。

    可是她心里是喜欢着和他的亲近。能坐在一起吃顿饭,说一会儿话,对于她来说就已经格外好了。

    这两日苏折都是跟霍将军他们一起忙碌,哪有时间和她打情骂俏。

    话题一旦偏离了正题,就有种微妙的让人心悸的暧昧。

    沈娴忘记要把视线从苏折那里移开,一时被他吸走了所有注意力。

    就连苏折抬手洁白的手指略略松了松衣襟,她都觉得举手投足优雅迷人。

    苏折低了低声音,道:“阿娴,你这样子看我,我有些口干舌燥。”

    沈娴心里一紧,当下也有点那样的感觉。

    她眼神闪了闪,道:“可能是你有些上火。”

    苏折莞尔笑了一下,道:“可能吧。”

    为了保证公主安全,夜里巡逻的士兵还是时不时从附近经过,负责守夜巡逻,总在眼皮子底下晃。

    沈娴和苏折草草吃完了饭,便要各自回房去休息。

    将将走过转角时,迎面便是一队巡夜的士兵照着火把走过。

    沈娴正要抬脚走出去,不想身边的苏折突然扯住她,一把将她拉到两座石砌院子的墙缝中。

    墙缝很窄,刚好只能容纳两人身躯毫无间隙地紧紧相贴。

    苏折身体冷不防压上来,呼吸熏热她的耳,让沈娴有些喘不过气。

    但沈娴还是尽量保持着理智,睁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苏折,张了张口严肃道:“那巡逻队伍有什么问题吗?”

    有了上一次shā shǒu假扮成夜梁士兵的经历,再遇到这种事沈娴不敢掉以轻心。

    真要是这些士兵们中间混进了其他眼线,一定要第一时间处理干净。

    结果苏折在她耳边幽幽道:“我不知道,暂时还没有发现。”

    沈娴噎了噎道:“那你不知道还拉我进这里躲起来?”

    随着那铁靴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半整齐一半凌乱,光与影渐渐在墙面上依稀闪烁。

    苏折扣紧了沈娴的腰,与她交颈相拥,呢喃道:“我只是单纯想吻你。”

    就在一个一个的士兵从墙缝边走过时,苏折把沈娴抵在墙上,扶着她的后脑便吻了上去。

    沈娴起初怕被巡逻的士兵给发现,这样她和苏折两个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也知道,只要拿着火把的士兵稍稍往里一照,定然能够发现的。

    “这样会被看见的”

    苏折将她的呢喃全都吃了下去。

    理智告诉沈娴不能这样,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沦陷,不由自主地伸手勾住了苏折的颈项,任苏折将她辗转反侧地品尝。

    巡逻的士兵早已经远去了,两人一直深深浅浅地拥吻,缠缠绵绵舍不得分开。

    越深入沈娴便越发现,原来男子也可以用美好来形容。

    她尝到了苏折的美好,这个人是独属于她的。

    良久后,沈娴在他滣上流连,哑声道:“苏折,你好香。”

    他的气息簢道,都令人着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