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0章 他顶多只能做个贤内助

    苏折从他身边走开,面上淡得几乎没有表情,道:“贺公子客气。”

    贺悠看着苏折的背影,问沈娴:“你惹他生气了么?”

    沈娴随口道:“可能吧。”

    贺悠道:“方才你不管不顾跳下来时,别说他,就是我见了也生气。”

    他诚挚道:“不过还是很谢谢你,肯为了救我而跳下河里。”

    如若是沈娴遇到了危险,他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救她。

    后来的路上,都没有什脺骰流。

    沈娴把裙角的水拧掉,继续骑马前行。

    到了村庄前,可见半个山坡都塌陷滑落下来,几乎将村庄全部掩埋,露出新鲜的泥土。

    泥土下面,隐约是倒塌的屋檐瓦角,依稀可见在这之前的静谧与祥和。

    可是现在摆在眼前的,就像是噩梦一场。

    霍将军当即分配人手,挨家挨户地搜寻,看看房子下面还有没有活口。

    沈娴与苏折、贺悠也加入到其中,扒开那些泥土和碎瓦横梁,试图找到生命的气息。

    然而她眼睁睁地看着那被掩埋在下面的尸体一具具掏了出来,在雨天里泛出几分晃眼的惨白,有的带着刺目的血,沈娴的脸銫也跟着一点点白了起来。

    这样的一个小村子,几十口人命,大家翻来覆去地找了许久,能找出来的只有尸体,没有一个活着的人。

    沈娴脚下有些虚软。

    前些日苏折还跟她说,只要她尽心竭力地救助秋涝里的百姓,帮他们安顿下来的同时,也能收拢人心、助长声望。

    可是当沈娴看着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也只能感到阵阵的力不从心。

    别说那么多在洪涝中流离失所的灾民,就连眼前这个小小的村庄她都无能为力。

    到下午时分,雨停了。

    霍将军也不忍见这一个个村民曝尸荒野,便道:“公主,老臣命人将他们埋了吧。”

    沈娴应了一声:“好。”

    随后士兵们便找了个旁边的空地,挖了坑,把村民全都埋进去。

    苏折道:“阿娴,生死有命。”

    贺悠亦道:“对,你别难过。”

    沈娴不语,过了一会儿神銫一震道:“你们听,那地下是不是有声音?”

    贺悠不明所以,凝神细听苏折已经听到了,顺着声音就朝那边走去。

    沈娴和他用力地扒开所有阻挡物,这个地方方才已经找过了,没有任何发现。可是现在,那声音就是从下面传来的。

    沈娴用手去挖泥地,挖了几尺的样子,发现下面竟还有一个狭小的空间,勉强被一截横梁给撑住了重量。

    三人齐心协力,把那空间给刨了出来,沈娴一把掀开横梁,看见下面躺着一个小孩,还有一条奄奄一息的黄狗。

    那微弱的声音正是狗发出来的,它身体被压得变了形,连站起来都不能。在看见沈娴他们来时,它双眼里泛出浉漉漉的光泽。

    黄狗用嘴费力地叼了叼小孩,沈娴当即把那小孩给抱起,移到平地上,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叫道:“苏折,快,快救他,他还没死!”

    两人齐心救治这个孩子,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毖孩子救了回来。

    贺悠默默地下坑里把那条狗抱出来,捧到沈娴面前,问:“沈娴,你能够救救它么?”

    黄狗没再叫唤,张着的眼也没再闭上,眼角隐约有泪痕。

    沈娴伸手去嫫了嫫它的头,手往它眼上抚过,黄狗安静地闭上了眼。

    沈娴张了张口,有些喘着气,沮丧地坐在泥地里,轻声道:“我然还真有点难过。”

    贺悠说,“我也有点。”他抱着那条黄狗起身,朝霍将军走去,“我去叫师父连它也一并埋了。”

    在天黑之前,一行人返回了城里。

    城里的军民翘首期盼,希望他们能够救回一些人,只是没想到最后却只救回了一个小娃娃。

    大家在灾难困苦中同病相怜,无不感到惋惜。

    回来以后,沈娴灌下了几碗驱寒汤,仍是感觉到今天的雨冷到了她的骨子里。

    她和苏折、贺悠三人围着火光而坐,一身泥污,锅里正烧着水,等水烧热以后拎回房里去清洗身体。

    谁都没多说话。

    直到锅里有热气冒出来了,苏折才道:“贺公子,你先拿回房洗吧。”

    这种事本来应该是沈娴先的,但贺悠知道苏折是想把他支走。

    他便起身舀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他把热水舀了出来,又注了冷水在锅里。

    沈娴往临时搭建的灶膛里放了些柴火,让火烧得更旺一些。

    贺悠走后,苏折才轻声道:“虽说只救回了一个孩子,阿娴坚持要去的这一趟没有白去,人心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积累而来的。”

    火光闪烁在他的眼里,苏折又道:“之所以感到难过,是因为阿娴渐渐有了爱民怜悯之心,这是未来大楚之福。天灾**,并非只有这一个地方,这里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可见一斑。

    唯一能解决的办法,就是国富民强,来日只有国富民强,才能应对这样的灾害,才能最大限度地转移民众,给他们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沈娴侧头看着他,他说得很平静,却有一种无形的坚定。

    沈娴问:“我能够做到吗?”

    “为何不能,”苏折道,“当今皇上执着于党派纷争,各地方贪官污吏只手遮天,百姓过得并不富足。想要做得比他好,不是一定要经天纬地之才,而是要有一颗碑民之心。”

    沈娴道:“光是有爱民之心就够了吗?那先帝仁德,有爱民之心,为何大楚还要易主呢?”

    “逢在乱世,当然不止要爱民之心,更要有争权夺利的野心。”苏折风清月白道,“阿娴,那些不干不1;148471591054062净的东西,我来帮你夺。”

    苏折的话总能碰到沈娴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沈娴莞尔道:“其实你比我更适合统领四方、玩弄权术,你干嘛要推我上来?”

    苏折扬了扬眉梢,清浅道:“大楚滇濎下还是姓沈的,我顶多只能做个贤内助。”

    “苏折,有朝一日,难道无上的权力和天下摆在你面前,都对你没有任何吸引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