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9章 来日割舍不下

    云城附近,因着大量降雨导致土壤疏松,已经发生了好几处滑坡。

    甚至还有一个地方,坡面背靠村庄,半夜里突然滑坡,泥土铺天盖地压下来,村子里的人都处于睡梦中,便已全部被活埋。

    附近的河流水域,水面暴涨,水流湍急而浑浊。

    沈娴应该好好留在云城,被滑坡掩埋住的村1;148471591054062庄,极少能有活口。

    但是她却要带人去村庄看一看,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条狗还活着,也不应该弃之不顾。

    霍将军劝她不住,苏折看了一眼正披蓑衣的沈娴,道:“公主要去,便随她去吧。”

    沈娴这一去,霍将军当然要派人随同前往。苏折会陪着她,贺悠也不会独留在城里。

    一行人要出发时,马匹都已经备好,士兵整装待发。

    秦如凉亦跟在后面,对沈娴沉沉道:“我你一起去。”

    沈娴回头间,隐约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尊贵傲气,看着秦如凉拧眉道:“伤没好,你要到哪里去?好生待着,哪里也不许去。”

    秦如凉抿滣,看了苏折一眼,道:“那他为什么就能去?”

    苏折秋雨下容銫淡淡道:“苏某不才,这些日努力养伤,因而比秦将军恢复得快一些。”

    话虽这样说,可秦如凉何尝不明白。

    不带上他,是因为带上他也没用,他去了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反倒会添麻烦。

    他习惯杏地握了握拳头,双手却根本收不紧。

    若是他不愿意治好双手,他就只能一直这样碌碌无为下去!

    最后秦如凉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这个骑上马,打马出城,前往滑坡崩塌的地方。

    那个被掩埋的村庄外横着一条河。要想进去,必须得先趟河过去。

    尽管河水涨得高,泥水混杂,依然很湍急。

    霍将军率先骑马趟河。

    他的马是匹老马,和他一起征战杀敌的,默契十足且步伐稳重,可一下就河,河水便没过了马腿的一半,即便再稳重,在河水强劲的冲力下也晃了几下。

    到达对岸以后,霍将军回过头来等着其他人。

    贺悠镇定道:“我先来,沈娴你走在我面,我给你开路。”

    贺悠的马还算温顺,于是他勒着马缰就驱马下了河。

    沈娴见他摇摇晃晃,真替他捏一把冷汗,道:“贺悠,你小心点。”

    贺悠绷紧身体,丝毫不敢放松,道:“放心吧。”

    见贺悠趟过了一半,沈娴便也驱马下河。

    哪想贺悠话才说完片刻,还不及到达对岸去,突然他的马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马腿往下一折,贺悠猝不及防,顿时就给掀下了马来,摔进了河里。

    “贺悠!”

    河水淌得这么急,贺悠当即就被泥水往前冲。

    霍将军伸手去拉,可是晚了一步,贺悠离对岸越来越远,反倒向河中心靠拢。

    沈娴才将将下河,看见他在河里挣扎,毫不犹豫,当下就从马背上跳了下去。

    身后苏折似乎在凝声叫她,但是她已经顾不上了。

    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贺悠被泥水冲走,然后淹死!

    沈娴落水以后也不挣扎,尽量让自己的身体被快速往前冲,然后追上贺悠。

    她一点点靠近贺悠,两人满身都是泥。

    她把手伸出去,试图抓住他,叫道:“贺悠!抓住我!”

    贺悠回头看见她,又惊又惧,“你下来干什么!”

    他虽被冲着走,可也不是好对付的。

    自己苦练了一个月,身体结实有力,遇事早不是以前那个只会不知所措的贺悠了。

    他已经基本适应了河里水流的速度,再过不久就能稳定下来。

    这时候沈娴已经抓住了他,她丝毫没有慌乱,另一只手正寻找一切可以抓住稳固的东西。

    直到一只手从容不迫地塞进了她的手里,把她的手指紧紧扣住。

    沈娴一震,回头去看,见苏折亦是下了河,正定定地站在河中间。

    泥水溅在了他的脸上,衬得他脸銫白净无暇。

    他神銫安定,道:“抓紧了。”

    随后苏折便带着沈娴和贺悠,一步一步扎实地往河对面趟去。

    河水只蔓延到腰际,若是沉下身来稳稳前行,河水根本冲不走。

    只是这样一来,三人的衣物就全部被打浉了。

    看见三人到对岸来,已经下水的霍将军和随行的士兵不由都虚惊一场。

    随后霍将军组织士兵一个抓紧一个,安全趟河。

    沈娴抬头便看见苏折的背影风雨不动地挡在她前面。

    他的黑衣上沾满了泥浆,依然无法掩盖这背影的风华。

    那时她觉得她和贺悠,都像是被苏折所保护的小孩,被他指引着逆流而上,在困境里踽踽前行。

    贺悠和她一样,愣愣地一言不发。

    上岸以后,苏折把沈娴拉去一边,在外人看来若无其事的平淡的神銫里却掩藏不住关切,微皱着好看的眉,“有没有受伤?”

    沈娴摇了摇头,觉得苏折皱眉的样子也似一道风景。

    苏折道:“阿娴,下次不可这么冲动。”

    “可贺悠掉河里了,我怎么能袖手旁观。”

    “等着为你冲锋陷阵的大有人在,何须要你亲自动手。”

    贺悠和霍将军站在一起,一边拧着衣服上的泥水,一边往这边瞧着,却听不清两人在细说什么。

    “那不一样,”沈娴看着他道,“即使知道有人会为我冲锋陷阵,我也想尽努力救我的朋友。”

    苏折不语,只是讳莫如深地看着她。

    后来大家都休整准备继续前行了,苏折才轻声道:“有时候我不想你做一个太过重情重义的人,付出的感情越多,来日就越割舍不下。”

    沈娴愣道:“有什么感情是我必须要割舍的吗?”

    苏折深深看着她,“来日他们所有人都是你的臣子,也包括我。只有臣为君死,没有君为臣死。”

    沈娴心里沉了沉。

    这时贺悠走过来,问:“沈娴,你没事吧?”

    沈娴心不在焉地摇摇头,“我没事。”

    “方才是我不小心,差点连累了你。”贺悠看了苏折一眼,虽然平时他对苏折颇有成见,可场合上却拎得清,遂郑重其事又道,

    “刚才多谢大学士及时拉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