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8章 人心

    沈娴似笑非笑道:“我这待遇也太特殊了吧。”

    苏折将食物拿去沈娴房里,道:“你是公主,本该养在奢华富贵之中,而今却和军民同心、吃苦耐劳,吃点野菜也不算特殊。”

    沈娴在桌边坐下来,白天她确实顾不上吃东西,到眼下看见食物还真有点饿。

    苏折把筷子递给她,她便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挑眉道:“这野菜谁做的?”

    “菜是贺悠洗的,火是秦将军烧的,至于烧菜,”苏折轻声问,“我烧得不好吃?”

    沈娴倍感诧异,“你是说他们帮你打下手,这菜是你烧的?”

    苏折笑了笑,“第一次烧,没什么经验,若是不好吃,还请见谅。”

    这是苏折第一次给她做菜?

    沈娴看了看盘中的野菜,点头道:“好吃,很好吃。”

    别说是苏折第一次烧菜,想来贺悠也是第一次去挖野菜洗野菜吧,秦如凉应该更是第一次坐在灶前烧火吧。

    她怎么舍得浪费这份心意。

    沈娴吃得津津有味,她抬头时见苏折正看着他,讷讷道:“我光顾着自己吃了,你要不要尝一口?”

    苏折道:“我烧得很好吃?”

    沈娴点头,“好吃啊。”

    苏折不太信,从她手里拿过筷子便尝了一口,微蹙眉道:“没有味道,原来我少放了盐。”

    沈娴眯着眼笑起来,道:“清淡一点也很好,可以尝到原本的鲜味。我只是没想到,你们还可以分工这么明确地做出一道菜。”

    “这些日你很辛苦,他们都看在眼里。”苏折抬起手指,轻轻捋过她耳边的发。

    他的神銫轻柔,让沈娴跌进去就很难再爬起来。

    沈娴道:“大家都很辛苦。”

    “可你不一样,你是女子,你是公主。本应该是大家来保护你。”苏折道,“可是有些事,我们不能替你代劳,要你自己放手去做。如今你做得极好,在那些将士和难民们心中,你的威望一日高过一日。”

    苏折道:“这世上除了军队,还有一样厉害的wǔ qì便是人心。你收拢的人心越多越广,将来你才越厉害。”

    沈娴起初没有想这么多。这些都由苏折去帮她想了。

    她只知道留在城里的军民中间,伤寒爆发,懂药理的总共就只有几个人,她不出去找药谁去。

    再加上茵雨浉冷,她还要尽可能地1;148471591054062去找吃的,总不能让大家都在这空城里被饿死。

    她身为静娴公主,而霍将军留下的这些士兵一直留守玄城,就是为了等他们从夜梁安全返回以后再撤退。

    这种时候她怎还能奢求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必须要以身作则才能调动大家的积极杏。

    那些感染伤寒的士兵们,好不容易捱过了战乱、从生死无常的战场上捡回了一命,倘若到头来却捱不过病痛而客死他乡,说来悲凉。

    沈娴不允许那样的事发生。所以她会尽可能地救治每一个感染伤寒的士兵。还有那些难民一个也不会丢下。

    吃过夜宵后,苏折坐在沈娴身边,他取出药膏来细细擦拭她的双手。

    药膏还是熟悉的药香,是他在夜梁行嗊里清闲的时候配制的。

    这药膏疗效极好,即使沈娴不小心伤了手,涂抹药膏以后也不会留下疤痕或者是茧子。

    沈娴由着他温凉的指腹在自己手上抹动,她听苏折道:“这次的雨确实下得太久了,恐怕一时半会儿还回不了京城。”

    提起京城,沈娴就一天比一天抗拒。

    若不是小腿还在京里,她甚至都不想再回去,她还可以和苏折远走高飞。尽管这样的念想是个奢望。

    沈娴低声道:“我也不是很归心似箭。”

    “真要是秋涝无法避免,从这里到京城路途遥远,路上可能还会遇到更多的难民、灾民,天灾**,苦的是百姓,阿娴往后一路,都需得收拢这人心。”

    沈娴细细听着,没有说话。

    苏折又道:“原本南境有霍将军,又与夜梁达成了一致,北夏不会阻挠你复辟,这个时候若是挥师北上,也无不可。”

    他说得风清月白,好像政权颠覆也不过是平常事一件。

    沈娴皱眉道:“真要是洪涝成灾,百姓流离失所,这个时候怎兴大动干戈。即便血流成河得来失去的一切,那也只剩下满目疮痍。”

    这一路走来,大楚士兵死伤无数,她亲眼见过士兵们的虚弱疲惫,也亲眼见过逃难百姓的家破人亡。

    如若最后要让这些来为她的所得做嫁衣,她要如何心安理得?

    沈娴不是什么心怀天下的圣贤之辈,但她也不会丧心病狂到不计这无数生命换来的代价。

    “阿娴说得对,现在的大楚经不得动乱兵戈了,否则就算得到了,也只不过是个烂摊子。”苏折抬眼看了看她,笑了一下又道,

    “挥师北上,让子民再饱受战乱之苦,确为下下之策。不战而胜才是上上策。

    是以我才要阿娴从南境氨上到京都,沿途收拢人心,就算到时南境大军北上,也有百姓愿意为公主开城迎军、使公主不战而胜。”

    沈娴吃惊道:“那得是多高的威望才能够做到。”

    苏折说,“现在连老天都在帮公主。只要公主能救百姓于灾荒洪涝,又怎会没有威望。”

    沈娴十指都抹好了药,她躺在床上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全无睡意。

    苏折已经收拾碗筷出去了。

    彼时他站在门外,廊下黯淡的灯火在风里飘摇,把他的身影轮廓衬得茵凉晦暗。

    他顺着屋檐淌下的水帘,抬起漆黑的眼看着同样漆黑的夜。

    下吧,这连天的雨要下得越久才越好。但愿这场天灾能成就她的千秋之名。

    等城里的军民情况都好一些了,不宜耽搁过久,霍将军又带着军民前往下一座城里与将士们会和。

    下一座城便是云城,在大楚割让三座城池以后,云城往后就是大楚与夜梁新的边界。

    眼下大楚军队就驻扎在云城,对云城进行了紧密的布防。

    原以为和大部队会和以后,就不用再担心了。

    可随着附近难民越来越多,这秋涝有积累成灾之势,谁也不敢疏忽大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