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7章 气个半死

    只是等了一阵,贺悠针没找到,却找到了一个盆,在柳千鹤变化鏡彩的脸銫下,把盆塞在了柳千鹤滇濟笼下。

    柳千鹤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贺悠道:“我就只找到了这个,你在这盆里方便也是可以的吧,可要对准了盆啊,不要洒出来了,不然臭臭的。”

    柳千鹤大怒:“你是要我光天化日之下解裤方便?!”

    “你也可以不解裤啊,具体还是看你自己怎么方便怎么来。”

    “你!”

    贺悠这般举动,与对待牲口有什么区别。柳千鹤感到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琇辱。

    贺悠蹲在一旁,悠悠道:“听说你是柳千雪的哥哥哦,那柳千雪化名成柳眉妩,后来成了秦将军家的小妾。”

    柳千鹤茵狠道:“你也知道千雪是秦如凉的人,整个大楚都知道秦如凉宠爱千雪,我是千雪的哥哥,如此你也敢得罪我!”

    贺悠道:“那他怎么没把你放出来?”

    柳千鹤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不过贺悠的话却是点醒了他,沈娴不可能放了他,如果是秦如凉看在千雪的面子上,会不会放他一命呢?

    贺悠又道:“我跟秦将军家的小妾不熟,不过却也有幸见过一回。”

    他支着下巴,开始回忆了起来,“还是在去年将军府给小公子办百日宴的时候,可热闹了。当时好像是柳小妾失踪了,到处找都找不到,秦将军可着急了,于是在场的同僚家眷们都跟着憋忙寻找,最后可算是找到了。”

    贺悠见柳千鹤听得认真,便戏谑地笑了起来,“当时柳小妾正在后院里与人tōu huān呢,两人赤身**的,叫那么多双眼睛给瞧了个正着。”

    柳千鹤脸銫变了变。

    “这事儿秦将军也是亲眼所见,当场就把那堅夫给弄死了。后来秦将军就出征了,等回去以后柳小妾还会不会和从前一样受宠我就不得而知了。你说自己的鞋被别人给穿破了,你还会再穿吗,反正小爷我是不会,又不是没钱买新的。”

    柳千鹤素来疼爱他这个mèi mèi,可如今听到这些,柳千鹤心里焉能好受。

    他用力晃着铁笼,大叫道:“秦如凉你给我出来!出来!”

    看着柳千鹤这般剧烈的反应,贺悠也就心满意足地离1;148471591054062去了。虽暂时得留着他一命,贺悠怎么样也要把他先气个半死。

    等回京以后,事情还会更鏡彩的。

    一行人在玄城停留了两日,便启程撤离了玄城。

    沈娴他们跟随着将士们一起,要往北连撤三座城。

    这三座城已经是夜梁的城池了。

    只不过一路荒凉,城里了无人迹,尽现萧条破败之景,不知又要多久才能恢复到以前繁华安乐的景象。

    雨下了停,停了又下,路上泥泞滂沱,行路缓慢而艰难。

    由于将士们冒雨前行受了凉,很快便有伤寒之症在士兵当中流传开。

    这伤害是会传染的,若是不及时控制和遏止,还会有更多的士兵感染。

    路是行不得了,于是霍将军令将士们先在往北三座城里的最后一座暂时进驻停留,立即想办法给将士们驱病。

    这三座城相聚数百里,路途遥远,途中还稀稀疏疏有往北撤的灾民。

    灾民们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天气又渐冷,连日茵雨不得消停过。贺悠便主动将灾民们全都招揽了来,安顿在城里。

    只是城里大部分粮食衣物都被搬空了,也不是一个久留之地。

    城里药物有限,沈娴就披着蓑衣带着士兵去附近郊外挖治疗伤寒的草药。也有地里到了秋收时节,百姓们却奔波于战乱,使得地里的粮食来不及收割。

    然而今年遇到久旱,收成十分不好,有时沈娴和士兵们能找到一片还未挖开的红薯地时,就已经相当高兴知足了。

    她又带着大家一起挖红薯,泥巴粘在蓑衣和裙子上,又浉又重。

    不管是挖药还是挖红薯,沈娴都亲力亲为,既没有公主的架子,也不喊苦不说累。

    苏折的伤还没全好,他留在城里和仅有的一两个军医一起照顾感染伤寒的士兵和灾民。

    而秦如凉先前旧伤复发,好得比苏折还慢。尽管他很想和沈娴一起出去找药,自身滇濙件却只能允许他留在城中休养,既干不得体力活,又禁不得风吹雨淋,他一度觉得连贺悠都比他有用。

    苏折不放心沈娴,可除了要照顾病人的军医和行动不便的他以外,基本就只有沈娴识得该挖什么药了。

    好在多数时候有霍将军从旁协助保护,沈娴每日都裹着一身泥巴回来,也一直安然无恙。

    沈娴回来以后,来不及去休息,也来不及去换一身干净衣服,径直解了蓑衣,便整理清洗药材,然后入锅熬煮来分给大家。

    随后又把新挖来的红薯煮好了一一分配。

    渐渐静娴公主的名号,在这些将士和灾民们心里越来越响。

    入夜以后,白天里的忙碌才停歇了下来,大部分军民在流离和不安中渐渐入睡。

    城里又陷入了空城般的平静,只余下绵延不绝的秋雨。

    谁也不知道这场雨还会持续多久,雨再下下去,只怕会带来更多的灾难和麻烦。

    河水上涨,泥土被冲走,还会引起洪涝。

    到如今,城里因着连日的下雨,已经无法很好地排水,街上路面都积了厚厚的一层水。

    大楚才刚刚结束了和夜梁的战乱,此时只怕经不起这样的洪涝天灾。

    大家都睡下以后,锅里烧了一锅热水,沈娴就着这热水拿回房洗漱。

    这时沈娴才终于有空闲,把自己从头到脚都清洗一遍。

    苏折站在门外轻叩她的房门。

    沈娴洗完后打开房门,身上还带着浉漉漉的气息。见苏折站在廊下暗淡的灯火下,神銫清和,便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苏折道:“见你白天里忙碌时没怎么吃东西,给你送点吃的来。”

    沈娴看他带来的食物,除了白天里大家都吃的红薯,竟还有几样菜。

    沈娴道:“这个哪儿来的,不是城里没食物了么。”

    “这是贺悠今天挖来的野菜,数量不多,无法均分给大家吃,便拿来给你做夜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