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5章 厚颜无耻

    贺悠太高兴,喝着喝着就醉倒了,后来还是霍将军把他扛回了房里。

    秦如凉说这酒温存,不知不觉也多饮了几杯。若不是沈娴见他身上有伤及时拿走他的酒杯,只怕他还没有个节制。

    秦如凉也回去睡了。

    桌上杯盘狼藉,只剩下沈娴和苏折面对面坐着。

    苏折自始至终都是很有节制和分寸的一个人,别人喝酒时他都饮茶,所以到最后酒席散时,他依旧很清醒。

    淡淡的沉香气息里,不带一丝酒气。

    沈娴也喜欢饮那凤梨酒,此刻似醉非醉,单手支着下巴,眯着眼欣赏着他。

    苏折手指转了转茶杯,抬眼看着她,道:“要喝点茶醒醒酒吗?”

    沈娴拿过他的茶杯,就着他方才喝过的地方喝了两口,道:“其实我没喝多。”

    苏折扬了扬眉,身体往后慵懒地靠着椅背,对沈娴1;148471591054062挑滣笑了一下,眼神深邃,“那你今夜倒有胆一直这样看我。”

    沈娴亦轻轻笑,“可能是酒壮怂人胆吧,我有些好奇,那种众人皆醉你独醒,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苏折想了一下,形容道:“约莫是一种能够掌控的感觉。”

    沈娴问:“孤独吗?”

    “比身不由己要好。”苏折道,“下次你也滴酒不沾,把大家全灌醉,这样就能有所体会了。”

    “恐怕不行,”沈娴摇头笑,“你都滴酒不沾,我灌不醉你。”

    “不一定只有酒能把人灌醉的。”苏折在灯火下思忖着,若有若无地笑说,“这世上唯有一种身不由己,我无法抗拒也不想抗拒。”

    “什么?”沈娴被他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地心动。

    “你。”

    沈娴想,幸她喝了酒,就是当着他的面红一红脸也没有什么。

    她有些迷离地伸手拿过苏折的手,缓缓伏下侧脸,贴蹭在他的掌心上。

    许久,她道:“苏折,现在我们回到大楚了。”

    回到大楚,就意味着有更多的人认识他们,有更多的眼睛看着他们。

    他们不能再像在夜梁行嗊里那样亲近。那样的几时安宁,回想起来,也是回味无穷的。

    如若可以,她永远都不想放开这只手,这个人。

    就算人前她不能多看他多碰到他,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能够有这样片刻的温存,也是好的。

    沈娴闭着眼道:“苏折,我想你。越对你认真至深,那种想与你厮守在一起的感觉就越紧迫,好煎熬啊。”

    话一说完,沈娴便听到座椅挪开的声音。

    是苏折起身,过来顺手就把沈娴拦腰抱起。

    沈娴瞠了瞠眼,手勾着他的颈项,任他抱着自己闲庭信步地走了出去。

    外面夜雨缠绵,冷气拂面。

    沈娴歪头靠在苏折的肩膀上。

    苏折径直抱着她回了房。

    他把她压在床上的时候,在她耳边气息温热,叹道:“幸你是喝了酒,如若你清醒地跟我说你想我,今夜你怕是就要有麻烦了。”

    沈娴搂着他,还不明所以地惺忪地道:“可我没醉啊,我清醒着呢。”

    “没醉,到了明早,也有可能记不太清楚了。什么你都可以忘,唯独我,我想让你记得清楚。”

    她在他怀里低低地笑。

    过了一阵,原以为沈娴睡着了,她却忽然半清醒地问:“苏折,今日你跟秦如凉说了要治他手的事了吗?”

    “说了,但他对我有成见,还有点排斥。”

    “再排斥,会拿自己的双手做儿戏吗?”

    苏折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细语道:“别多想了,睡吧。他迟早会想清楚的。”

    第二天苏折从沈娴的房里出来时,正巧被早起练拳的贺悠给撞个正着。

    此时贺悠站在廊上,瞪着一双眼珠子,活生生看着苏折悠然闲适地走出来时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苏折还若无其事地很贴心地转头把房门轻掩上。

    贺悠一再确认,他没看错!嗯!这就是沈娴的房间!

    苏折旁若无人地要离开。

    贺悠妥口就叫住他:“你!”

    苏折身量顿了顿,淡淡道:“我怎么。”

    “你为什么会从沈娴的房间里出来!”贺悠质问,“你莫不是趁着沈娴喝醉了对她有所企图?”

    苏折若有若无地扬了扬眉梢,“碍着你了?”

    贺悠义正言辞道:“不是碍不碍着我,而是你这种行为相当的不合适!现在秦将军已经回来了,我觉得你应该适当地和沈娴保持一下距离。”

    虽然他对秦如凉也没有特别的好感吧,但是像苏折这种不端的行为就应该受到严厉的谴责!

    恰逢此时,院里的秦如凉也起身,开门走了出来。

    苏折和秦如凉都是练武之人,而贺悠是正要练武之人,因而在这个点儿早起也不奇怪。

    一时三人在院里面面相顾,气氛很有些尴尬。

    贺悠说的那些话,定是毫无保留地全部被秦如凉给听到了。

    秦如凉冷着脸,看着苏折。

    贺悠想,沈娴现在还是将军夫人,以前他管不住苏折,现在总有秦如凉站出来严厉谴责了吧。

    一个是大楚的大将军,一个是大学士,两人对抗起来应该没贺悠什么事儿了。

    于是贺悠嫫嫫鼻子,从尴尬的气氛中抽身出来,道:“那个,你们聊啊,我师父还等着我去打拳呢。”

    说罢,贺悠就一溜烟儿地跑掉了。

    秦如凉在屋檐下站定片刻,冷俊的眉眼间卷着沉沉怒意,出声道:“苏折,我是不限制沈娴的自由,但这不代表你可以对她为所崳为。”

    苏折不置可否,淡淡的语气道:“我如何对她为所崳为。”

    “你若真的在乎她珍视她,就不要随便碰她。”秦如凉低低沉沉道,“你现在自身难保,难道你还想给她没名没分的许诺吗?回京以后就算我与她和离,以你们各自的身份,你也不可能名正言顺地娶到她!”

    苏折认真地思忖道:“她若在乎名分,还会和你像现在这样吗?谁说我一定要娶她,我还可以做她的面首。”

    秦如凉气噎,居然无法反驳。

    苏折拂了拂衣,风清月白地从廊蟼愡过。

    秦如凉凛声道:“厚颜无耻!”

    苏折侧目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彼此彼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