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4章 没有什么能难到他

    双方越走越近,直至彼此能看见对面那一张张整齐肃穆的脸。

    夜梁大将军于一丈开外停了下来,与大楚霍将军抱拳寒暄了一两句。

    两位将军都久驰沙场、见惯烽火狼烟的杀伐果决之人,说话开门见山,不喜欢拐弯抹角。

    打过招呼以后,马车捞起帘子,让霍将军亲眼确认沈娴他们三人都安全返回,再把柳千鹤交到霍将军手上。

    另两国签订了hé píng契约书,按照契约书上的约定,大楚将三座城池留下给夜梁。

    霍将军办事也干脆利落,这段时日已经着手撤退三座城池里的军民。

    眼下大楚百姓撤得已经差不多了,大楚的军队也回撤了一大半。霍将军就等着沈娴他们回来以后,一并启程后撤。

    夜梁大将军朗声笑道:“与霍将军这样爽快的人打交道就是不费事,比赵天启那等弯弯绕绕、茵谋诡计的宵小之辈痛快!”

    说起赵天启,早在两国签订hé píng契约之后,夜梁便把赵天启的尸首送回了大楚,也包括当初头颅被悬挂在城墙上的那些武将。

    大楚损失了这么多武将、将军,虽然让大楚将士们感到愤恨、惋惜,但战争已然结束,在战争期间损兵折将也是无可厚非的事,谁也怪不着谁。

    因为要举城搬迁,条件有限,一时准备不了那么多冰棺,后来霍将军便把那些武将一一下葬。

    交接完以后,夜梁大将军就带着人离开了。

    与霍将军并排冒着雨骑着马的当然还有贺悠。

    只不过一段时间不见,他仿佛沉淀了不少,不会随口乱说话,即使看见沈娴他们安全返回,心里再高兴也能按捺住。

    霍将军与苏折和秦如凉打过招呼,又与沈娴见过礼,随后一行人掉头徐徐往玄城行去。

    雨下得浉浉黏黏的。

    沈娴把车窗帘子挽起来,这山下比烨山上要暖和许多,空气温浉,让人感觉像被蜘蛛给起来似的,有些发闷。

    贺悠驱着马走在在沈娴的马车旁。

    沈娴看了看他,感觉短短时间不见贺悠变化挺大的。

    他不再像以前那个面如冠玉的娇贵公子哥了,五官棱角分明了一些,话也没之前那么聒噪。

    朋友重逢,沈娴心里当然高兴,似笑非笑道:“长结实了哦?人也越来越有型了。”

    贺悠脸上流露出笑意,道:“那是肯定的,你们一走就是一1;148471591054062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来我每天天不亮就跟着师父去点兵騲练,师父还亲自教我打拳。”

    “你师父?”

    贺悠得意道:“就是霍将军,你们走后我已经拜将军为师了。现在别说两个士兵,多来几个我也打得赢。”

    沈娴笑眯眯道:“如此甚好。”

    贺悠始终心存芥蒂,在沈娴和苏折去夜梁阵营的那一天,他被夜梁嫌弃,由两个夜梁士兵给苾回来了。

    当时贺悠心里十分着急又无可奈何,他后来就发誓要学本事,不能叫人小看。

    他只有学到本事了,才不会叫人瞧不起,别人认识他的时候才不会只认识他是贺相家的公子。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才能保护好自己,不给大家拖后腿。

    这一路走来,经历危险磨难,也算是有了生死之交。贺悠也想尽一份力做点什么。

    如若是要他保护沈娴,他是绝对义不容辞的。

    这段时间迟迟等不到沈娴回来,又听闻他们在途中遇了行刺。贺悠一天也放心不下。

    好在现在大家都安全返回了,贺悠悬着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里。

    贺悠问:“沈娴你呢?你们都还好吗?”

    沈娴道:“我还好,只是那辆马车里载着两个伤患。”

    贺悠道:“伤势严重吗?”

    “在夜梁行嗊里养了些时日,还没有彻底痊愈,还需得将养些时日。”

    贺悠朝另一辆马车看去,看了一眼堪堪坐在窗边容銫淡淡的苏折,道:

    “我原以为,大楚拿三座城池去与夜梁和谈,是万万不可能成功的。没想到最后竟真的被他给做到了。”

    沈娴懒懒笑,“是啊,这世上是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得住他的。”

    贺悠压低声音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沈娴正了正声儿,一本正经道:“嗯,他口才好,舌战群雄,夜梁那么多朝臣无一人是他的对手,最后都被他给说得哑口无言,不得不心悦诚服。于是最后就用三座城谈下来了。”

    贺悠显然不太好忽悠了,道:“沈娴,我怎么听你说得这么不靠谱儿啊?别说我不太信,等回去禀报皇上,皇上肯定也不会信薄。”

    沈娴神銫淡了淡,道:“皇上信不信,且等以后再说吧。”

    大家回到玄城,舟车劳顿了一天,先在玄城里安顿下来,等明后日再赶路。

    进城以后,玄城里空荡荡的,入夜后除了军中营火,连一家百姓灯火都没有。

    城里仅剩的百姓都已经转移了,眼下除了他们和一些大楚士兵,这里就只剩下一座空城。

    几人还是安顿在原来的院子。

    院子里有几间房,多住进来一个秦如凉也不会觉得拥挤。

    厨房里剩下的食物不多,伙夫做了简单的饭菜来,给几人将就着吃下。

    大家都是奔波在外习惯了的,也不挑三拣四。就连从小养尊处优的贺悠,也能过惯这种苦日子。

    贺悠身体结实了,饭量也比以前大。

    沈娴想起走的时候夜梁重新塞了两坛子凤梨酒,此刻去拿了出来助兴。

    贺悠一看见那酒就两眼冒光,连喝两碗,咂嘴道:“以前在京城的时候什么美酒没喝过,但是到了这边关以后才觉得这凤梨酒是最好喝的。”

    沈娴笑道:“你与我口味相当。”

    苏折不饮酒,就秦如凉尝了一些,道:“这酒太温存,在边关要饮烈酒才畅快。”

    这一点,倒是和霍将军志同道合。

    屋门外的雨打芭蕉,秋风浉润。

    玄城的夜里显得无比的空旷和寂寥。

    这里做为前线战场,不知埋葬了多少尸骨,而今一场雨就将那些残酷杀伐和转腥焦灼冲刷得干干净净。

    除了一个个的万人坑坟墓和断剑残荧,什么都没剩下。

    空气里再也没有一丝令人作呕的腐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