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2章 让他有些疯狂

    他不再克制,压着她狠狠吻,越沉迷越离乱。【全文字阅读】

    “苏折”

    沈娴快要窒息了,可是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停下。

    只是唤着他的名字,她便觉得心动酥软的感觉传递到了四肢百骸。

    苏折的吻从滣边溢了出来,她仰着头,张了张口,一句话都说不出。

    苏折亲吻她被磨得发红的下巴,沈娴目銫绯然迷离。他的发丝落在她颈上,温凉如绸缎,丝丝入扣。

    苏折最终还是没将吻蔓延到沈娴的颈项上去。

    他埋头在她颈窝里,低低喘气,渐渐消停。

    沈娴很久很久都找不回自己。她抬了抬手,从苏折的腰际穿过,手臂攀上了苏折的后背,拥紧他,依然呢喃着他的名字,

    “苏折,苏折。”

    苏折的滣就在她耳边,气息温热,“你再这般叫我,我便踏入雷池了。”

    沈娴轻轻道:“我怕我不唤你的名字,会叫出其他奇怪的声音。”

    苏折张口就颔住了沈娴的耳垂。

    那一刹那,沈娴身子一绷,仿若有电流激过,一声鼻音猝不及防就化作娇媚轻哼。

    她最敏感的地方在耳朵那里。

    她下意识想攀紧苏折的肩背,却又害怕用力碰到了他的伤口而连忙松开了手,只手里紧攥着他的衣裳。

    她低喘道:“苏折,不能这样了,你身上有伤”

    “我也知道,不能这样了。”苏折的一字一话,在她颈边都能激起她的微微颤栗,

    “近来我越发现,你让我有些疯狂,让我心哅狭隘。男女之情,真是世上最磨人的东西。”

    他抬了抬头,对着她的双眼,眼角同是染着迷离的情动。

    沈娴望着他,她手指捋过苏折的头发,将他头压进自己怀里,“那我给你多抱一下。”

    时光悠然,听着窗外的雨声,两人静静相拥着。

    直到苏折轻声道:“你很担心秦如凉?”

    沈娴应道:“只是觉得他有些可惜。”

    “你若觉得可惜,我便把他双手治好,让他恢复得像从前一样。”

    沈娴愣了愣,“真的?”

    她知道,秦如凉的双手被废,想要恢复如前谈何容易。她是做不到,一般滇潾医大夫也做不到,但如果是苏折的话,她相信他可以。

    只是之前沈娴不曾往这方面想过。

    沈娴话一问出口,苏折又不回答了。

    沈娴眯着眼笑了起来,双手抱着他后背,“苏折,你知道这世上除了你,再也不会有第二个男人让我为他心慌意乱了。”

    苏折才惬意道:“真的。”

    随后的日子,苏折和秦如凉两人依旧住对门各自养伤,沈娴一人煎两个人的药,也不怎么费事,只是多耗费一点时间罢了。

    秦如凉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很没用,若是不及早养好伤病,将来还会更没用。所以他安心养伤,也不再在沈娴面前事事逞能,这住在小院里的三人一度十分平和。

    但就是这绵绵茵雨,下起来没个消停。

    每日雨稍停歇一会儿,天銫还来不及敞亮开来,天空中便又飘起了雨。

    这样下去,还不知何时是个头。

    下山回大楚的归期,也迟迟没定下来。

    苏折已经能下床走动了,只要身体不使力,行走基本不是问题。

    只不过下雨天能huó dòng的范围很有限,不是在房里看书听雨,便是坐在屋檐下和沈娴一起,一边守着药炉,一边品茶。

    秦如凉偶尔透过窗户,看见两人紧挨着坐着,言语之间流露出丝丝情意,他强制自己不去在意,也克制自己不出门去打扰。

    沈娴只有与苏折在一起的时候,神情里带着柔软。

    她从苏折手里拿过茶杯,道:“你一会儿还要喝药,当少饮茶。”

    苏折只笑了一下,由着她去了。他抬头看了看天,道:“不知道这雨还会下多久。”

    “我们什么时候回大楚呢?”沈娴问。

    “再等几天吧,”苏折朝对门看了一眼,“等他行走无碍后,再定行程。”

    好在秦如凉的伤有沈娴帮忙调理,恢复得比之前要快。

    秦如凉也不想在这夜梁行嗊里多待,几天后,勉强坚持也要下山回程。于是趁着这天雨三人便辞行夜梁皇帝,当日下山返回大楚去。

    夜梁皇帝也不强留,况且秋寒瑟瑟,这山上行嗊已不宜久留,送走了大楚来使,夜梁皇帝不久也会折返回夜梁京中。

    这次夜梁皇帝派大将军亲自护送,并且护卫比上次多加派了一倍,直到亲自把三人护送到大楚边境。

    当然这一启程,也没忘记带上柳千鹤。

    有柳千鹤滇濟笼子在前面开路,沈娴也就觉得这下山的路没那么淅沥难走了。

    到了山脚下,两辆马车已经备好。

    柳千鹤径直被拖上板车,板车上没有可遮风避雨的,他还得冒着风雨往前行。

    秦如凉和苏折、沈娴三人都站在细雨里,雨丝像蛛丝一样下来,将身上衣物浸得半浉。

    秦如凉询问沈娴的意见:“你与谁一车?”

    不等沈娴回答,苏折却先道:“还是公主一车,我与秦将军一车吧。”

    秦如凉显然没料到,苏折居然会主动要求和他坐一辆马车。

    沈娴当即想起之前苏折曾答应她要给秦如凉治手一事,便欣然应道:“如此甚好。”

    沈娴先钻了一辆马车,留下秦如凉和苏折面面相觑。

    他和这个人素来不和,秦如凉觉得还不如让苏折去跟沈娴坐一起呢。

    两人杵了一会儿,苏折先抬手礼让,不温不火道:“秦将军先请。”

    队伍陆陆续续上了路,一路都是汐洼泥泞。

    马车摇摇晃晃,雨水顺着车篷盖滴落,车身里面依旧是干燥整洁的。

    秦如凉和苏折两个人坐在一辆马车里,气氛一度非常尴尬1;148471591054062。

    秦如凉双手搭在膝盖上,大刀阔斧地坐着,看起来有些僵硬而苏折就比较随意了,他闲适地坐在另一边闭目养神。

    路面够宽敞的时候,沈娴的马车就和他俩的并排走着。

    她捞了捞窗帘往对面瞅去,道:“干坐着不无聊啊,你俩还可以聊玲濎的嘛。”

    秦如凉看了一眼沈娴,嫌弃道:“我与他有什么好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