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0章 你自由了

    他比之前睡得安稳,不再口里喊着冷。【全文字阅读】他脸銫苍白,刀削般的轮廓也格外的消瘦。

    这次沈娴正准备给他灌药,他忽而幽幽睁开了眼,眼里闪烁着烛光,却是许久凝聚不了光彩,只迷茫地看了沈娴一眼,复又缓缓合上。

    沈娴手上顿了顿,最后还是采取了比较温和的方式,用调羹一勺一勺地舀来喂他。

    这次秦如凉有了意识,不再死咬牙关抗拒,他动了动口,喉咙滑动,开始主动喝药。

    直到最后一口药喝完,沈娴问:“要喝水吗?”

    秦如凉点了点头,沈娴便拿了些清水来喂他。

    秦如凉睁开眼看着沈娴,看她难得对自己如此平和,渐渐看得久了就舍不得移开视线。

    他粗哑地开口道:“你照顾苏折的时候,也是这般体贴细心吗?”

    沈娴缓缓道:“照顾他我是尽心,照顾你我是尽力。”

    秦如凉嘴里的苦涩一直蔓延到了心里。

    沈娴又道:“自己都糟蹋自己的身体,还妄想别人来珍惜你么。”

    秦如凉平静地问:“那你觉得我这与废人无异的身体,拿来有何用?我连保护你都不行,连给你挡一次雨都会病倒下,我实在不知我还能有什么用。”

    沈娴拧了拧眉,定定地看着他道:“你活着,就一定有你活着的理由。世上无用之人千千万,是不是他们都不应该珍惜自己的身体,都应该去死?”

    秦如凉苦笑了一下,道:“我做不了大楚的大将军了,我也不能再驰骋沙场了,我甚至连剑都握不紧。可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只有活着,尽我最大的努力,护你一二。”

    他说:“功名利禄,不过浮云,转瞬即逝。”

    沈娴道:“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只是我不需要你护,我更希望你能护着你自己。”

    沈娴起身去放碗,秦如凉倏而捉住了沈娴的手腕。

    他动作很轻,没什么力气,沈娴只要稍稍用力一挣,便能挣妥开去。

    但是她听秦如凉道:“沈娴,近来我想了许多,我想通了。”

    “那应该是一件1;148471591054062好事,你想通了就好。”

    秦如凉沉哑道:“即使到现在,我也仍是希望能挽回你。可是我知道,我越是这样,你只会离我越来越远。

    沈娴,往后我不再缠着你了,也不会再拿名义上的夫妻来要求束缚于你。你我是夫妻一事,最开始我有多没当真,现在你就有多没当真。仔细想来,并不是你错了,而是我错了。”

    秦如凉顿了顿,又道:“所以从现在到回大楚京城的这段时间,我们就连名义上的夫妻都不是。你是自由的,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我也可以去做我想做的事。

    我想重新开始对你好,你不用觉得有心里负担,因为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等到了京城,如果你仍旧身不由己,不得不做回我名义上的妻子,我也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你。

    如果最后,你仍是选择要离开,我也不勉强。”

    沈娴有些发愣。

    她实在难以想象,这番话会是从冥顽不灵的秦如凉嘴里说出来的。

    是不是人随着时间,都是会慢慢变化的。

    由最初的伤人伤己的棱角分明和固执,慢慢趋于柔和。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不去伤害别人,同时也放过自己。

    以前沈娴何尝不是如此。

    她与秦如凉争锋相对的那一阵子,恨不能有一天秦如凉会在她面前哭着跪着求饶,可是如今真当他落魄的时候,她却觉得没再有那个心情去计较。

    可能是因为他们都变了。

    沈娴心中有了所爱,她明白深爱一个人是个什么滋味,所以秦如凉爱着柳眉妩,让她觉得既可怜又可悲。

    除此以外,她并不恨秦如凉。

    现在,她亲耳听到秦如凉说,要放她自由。尽管这样的自由很有限,很短暂,却是他已经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秦如凉还问她,“沈娴,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沈娴回了回神,道:“你觉得可以就行。”

    秦如凉道:“我希望你高兴,而不是因我而心烦。即便是我强求得来的,我也不可能真正地得到。如若你能不把我当仇人,不把我当陌生人,那样便很好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希望终有一天,能够打动沈娴,让她重新回到他身边来。

    沈娴放下药碗,给他掖了被角,道:“你好生睡吧,明日我再来看你。”

    “好。”即使是片刻的关心和照顾,也让秦如凉贪恋、回味。

    这样子的沈娴,比先前冷眼冷脸,要让他感到安定和宁静得多。

    秦如凉发现,这些话说出来以后,自己也感到有几分轻松。

    沈娴走时,还回头看他,问:“要给你留灯吗?”

    秦如凉道:“就让它燃着鄙,燃尽了自己就熄了。”

    沈娴点点头,道:“那好,夜里有事你叫我便是。”

    她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浉冷的空气冷不防钻了进来,让她整个人无比清醒。

    沈娴在门框里站了一会儿,而后缓缓勾起滣角,抬头看了看屋檐外的绵绵雨夜,没回头,却道:“秦如凉,谢谢你。”

    谢谢你能理解我。

    秦如凉故作沉沉地应了一声,“嗯,不用客气。”

    随后沈娴便出得房门来,转手关上房门。她裹了裹裙衫,就步伐轻快地冲进雨里,快速跑到对面去。

    苏折房中的灯还亮着,这会儿还没睡。

    这两日忙着照顾秦如凉的伤势,好像是对他有所疏忽。

    现在秦如凉病情好转了,她便也多出一点空闲,不用时时刻刻留意着了。

    外面风雨清冷,沈娴人还很鏡神,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一推苏折的房门,发现推不动。

    咦,他从里面上闩了?

    沈娴便站在门外问:“苏折,你睡了?”

    苏折浅浅淡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正要睡,怎么了?”

    沈娴抽了抽眼角。

    她之前就觉得苏折对她那温簢害的一笑,有点过于和煦了吧看来还真不假。

    以前苏折的门从不上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