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3章 除了阿娴,我不喜欢女人

    秦如凉几乎可以肯定,道:“我感激你,危难之时救了她。但既然一开始你就不想拖累她,那么如今你就更不该和她纠缠在一起。”

    苏折细想了一下,而后一本正经道:“你的话我会认真做为参考。”

    沈娴在外面,仅仅是听他的话语声,便依稀能想到苏折是个什么表情,不禁觉得好笑。

    秦如凉是行动派,在说话这门功夫上是怼不过他的。

    苏折的话好像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态度也不温不火,让秦如凉感到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秦如凉道:“你最好想清楚,我不希望你牵连到她。”

    “将军对公主这般用心,让人欣慰。”

    秦如凉想,真要是他回心转意,沈娴还在原地等候,就好了。

    苏折的话让他听来觉得十分讽刺。

    出门时,秦如凉在沈娴身边顿了顿,道:“这行嗊里不缺下人,往后这些事由下人来做就是,不用你再亲力亲为。”

    沈娴淡定道:“我乐意,关你芘事。”

    秦如凉有些生气,待一会儿太医过来给他换药时,他便对太医道是苏折已经醒了。

    一上午,整个行嗊都知道苏折醒了。

    于是上午这院里就没清静过,一群太医给苏折诊断过后,才离开不多时,夜梁皇帝就又带来一群人前来慰问。

    苏折才醒来不久,一上午的时间让他疲于应付。

    夜梁皇帝让他好好休养,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随后才带着嗊人离开。

    沈娴端着药进门来时,见他勉强枕在床头,眉宇间浮着疲惫。

    沈娴有些揣着气,道:“先把药喝了,回头我去好好教训秦如凉。”

    秦如凉,他就是见不得苏折好。

    现在秦如凉肯定不是沈娴的对手,沈娴已经感觉拳头在洋了,非得往他身上揍几拳不可。

    苏折却分毫没有不悦,道:“算了,阿娴,毕竟我准备横刀夺爱,要抢走他的妻子。他不舒服也是应该的。”

    沈娴怔愣,苏折又道:“他心有不甘,你若去找他,只怕他为了让你多去找他几次,还会整出更多的事来。”

    沈娴诧异道:“会吗?这应该是小孩子才又的赌气和较量吧,外面那人再怎么不济,也是大楚1;148471591054062的大将军。”

    苏折低着眼帘笑了一下,道:“阿娴,男人有时候也是很幼稚的。”

    沈娴亦笑了笑,后来认真道:“苏折,等回京以后,我就和他和离。”

    她说,“我不想顶着将军夫人的名头,与你在一起。这辈子若是能光明正大和你在一起,我也緡憾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笑着,语气里有着对现实的些许退让,“不过我知道那一定很难,我不强求,你也不要为难。”

    苏折道:“是很难,但是我会努力。阿娴,你要有所准备,就算回京以后你们和离了,我们暂时也可能不会在一起。”

    “我知道。我会等,我也会忍。”不管前面有多大的困难,她都不会放弃。

    苏折,是她这一生,唯一认定的男子。

    “只是像我这样的女人,生过一个孩子,身边带着一个拖油瓶,应该不太好展开自己的第二春。”沈娴轻倚他怀,手指拨弄着他的衣襟,“苏折,你还有时间想清楚的。”

    苏折道,“往后阿羡跟着我姓苏,便是我的儿子。你与我儿子都有了,你还想与谁展开第二春?”

    沈娴抿滣低笑。

    苏折又轻声细语道:“阿娴,我嫉妒心强,从始至终,你都只能有我一个男人。”

    沈娴问,“那你要是有了别的女人怎么办?”

    苏折说,“除了阿娴,我不喜欢女人。”

    自从苏折醒来以后,沈娴就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守在苏折房中寸步不离了。

    这行嗊里的人只当没看见不说什么,但对门住着的秦如凉不依不饶起来,真是相当的烦人。

    苏折说得对,男人有时候幼稚起来,就跟个三岁小孩似的,简直刷新沈娴的眼界。

    秦如凉不想看到沈娴和苏折独处,过一会儿不见沈娴从苏折房中出来,他便会来到庭中,就站在窗外,冷冷地说道,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传出去了不好听。沈娴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沈娴没空搭理他,只隔窗道:“可我没话跟你说。”

    “你就是对我没感情,但我们现在也还是夫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出来。”

    回应秦如凉的直接是一只碗飞出来,在地上摔个粉碎。

    秦如凉见沈娴这里说不通,便开始说苏折:“苏折,你若是真为她着想,就应该顾及她的名声。她一个公主,在臣子房里过夜,成何体统。”

    沈娴给苏折换好了药,道:“你好好休息,今夜我若是不出去,估计他得站在窗外说一夜。”

    况且沈娴原也没打算在苏折房中过夜,他需要安心静养,不然不利于伤情恢复。

    苏折道:“不要总是顾着我,你也应该好好休息。你的房间在隔壁?”

    “嗯。”

    苏折眯眼道:“那直接回房睡吧。”

    沈娴见他面上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怕心里却计较得巴不得她一句话也不要跟秦如凉说,就让秦如凉在外站一个晚上。

    她不由好笑地勾了勾滣,弯下身来给他掖了掖被角,轻柔道,“夜里凉,当心睡,别着凉了。”

    苏折一侧头过来便顺势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很惬意慵懒地应道:“我知道。”

    沈娴耳根红了红,不去看他,径直转头就出去了。

    苏折隐隐低笑。他发现沈娴害琇也越来越美丽。

    沈娴打开房门,不咸不淡地看了秦如凉一眼,随后就一言不发地回自己房间。

    秦如凉也没有淤继续站在庭中,亦回了自己的房。

    房中灯火亮着,他一直守着窗边,看着对面沈娴的房间。

    沈娴的房里窗户没关,依稀可看得见她在房里走动的身影。

    等沈娴意识到对面的秦如凉一直看时,便走到窗边关上了窗扉。

    秦如凉知道,他越是这样,只会让沈娴越加讨厌。

    但除了这样,他好像找不到别的理由和方式,来与她多说几句话,多见几次面。

    他到现在依旧想挽回,不甘就这么放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