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9章 他是你的启智老师

    沈娴的声音平淡而沙哑,没有起伏,“你说她是公主,身边围着许多人,那为何她会那么可怜?因为曾经那个愿意爬到树上给她摘杏子的少年,后来只愿意给别人摘杏子。【全文字阅读】”

    秦如凉滑动着喉结,不发一言。

    沈娴缥缈地说:“只可惜,那个沈娴已经死了。在你把她娶回家门以后,不管不顾,任她挨饿受冻,任她被人欺凌,甚至于她喜爱的人亲自动手打她,她的心就已经被一点点碾死了。”

    现在想起原主留给她仅存的三个月将军府的记忆时,她还是记得这么清晰。

    每一道,都是深深的伤痕。

    沈娴说:“你不信她被柳眉妩划破了脸,你也不信她被柳眉妩赶出家门,但是,在那个雪地里她求救无门的时候,她就已经彻底死了。那个时候你又在哪里,又何曾关心过她的生死。”

    她平静地看着秦如凉,“现在你说你想重新开始,你想尽努力对她好,可是爱你的那个沈娴都已经不在了,你想怎么对她好?”

    沈娴的话,终于句句犹如锐利的刀子,在他的心口上添上一道道口子。

    “我不是她,我不爱你,连喜欢都说不上。现在不喜欢,将来更加不可能会喜欢。”

    沈娴疲惫地闭了闭眼,依稀道:“要是以前,知道你有这么一天可能会回心转意,我可能会非常高兴,因为总算我也可以用你所谓的爱来伤害你。

    狠狠把你踩在脚底,这话当初是我说的,但是现在我却觉得,连伤害你都只是在跟你浪费时间。

    我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你的身上,为什么不去爱我想爱的人?”

    良久,秦如凉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所以你不爱我,你却爱上了屋里那个你最不该爱上的人?”

    沈娴抬起头,侧头看着他。

    眼里浸着朝阳金绯的光,坚定如斯。

    她道:“是,我爱他。就算他是世上我最不该爱上的人,我也爱他。”

    “是不是除了他,其他人的命你都可以不在乎?”秦如凉苦笑道,“同样是为你挡了危险而受伤,你可以寸步不离地守着他,却连来看我一眼都不曾。”

    这样的光景不就等同于以前沈娴刚嫁入将军府,秦如凉处处呵护柳眉妩,对她也生死不理的时候差不多吗?

    唯一的差别就是,以前是秦如凉为了他爱的女人,现如今是沈娴为了她爱的男人。

    沈娴道:“除了他,别人我都不在乎,也包括你。”

    “可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只知道他是苏折。”

    良久,秦如凉抿着滣,定定道:“他是你从小到大的启智老师,你可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沈娴,你不能够爱他。”

    憔悴的沈娴有些愣愣发怔。

    恰逢此时,药炉上滇澙药沸腾了起来,热气把瓷盖冲得呯砰作响。

    沈娴一蟼愑回过神来,起身便朝药炉走去,她心神不定,伸手就去拿那瓷盖。

    秦如凉见状惊道:“沈娴,烫!”

    只是话慢了一步,沈娴赤手碰到瓷盖后才感觉到一股刺骨的灼痛。她手指松了松,瓷盖便落在地上摔个粉碎。

    秦如凉拿过她的手指看了看,见被烫得通红,担心道:“你怎么样?需得用冰水泡一泡。”

    沈娴撇开他,道:“我没事。”

    她没工夫去泡冰水,她拿了翻搅了一下里面的药材,又添了一些水,反复熬煮。

    恰逢太医来给秦如凉换药,他问太医要了烫伤的药膏,递给沈娴道:“擦擦吧,擦了好得快些。”

    沈娴视线落在他手腕上的伤疤上,顿了顿,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她依然坐在台阶上,埋头在双膝间,依稀听见太医在对秦如凉说:“将军伤势未愈,实在不宜出门走动啊”

    大概是唠唠叨叨说了半天。

    后来的沈娴也听不见了,她闭上眼睛就能睡过去。

    秦如凉站在对门门口,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守着药炉,埋头小睡的形容,让秦如凉心头一痛。

    沈娴的回答已经很清楚明白,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这辈子沈娴都不会为了他秦如凉,而这样小心翼翼地守着,连回房间睡个觉都舍不得。

    秦如凉终是不忍,对她道:“累了就回房去睡,这里有太医会替你守着。”

    沈娴没应。

    她固执,自己要做的事,谁都无法改变。

    秦如凉不见她抬头,自己还是转身进了屋。

    秦如凉坐在屋里,透过窗户,还能看见对面的沈娴。

    太医见他脸銫不好,担心他因为心情影响病情,便好言相劝道:“将军勿要过于忧虑,否则不利于伤势恢复啊。静娴公主这般照顾使臣,兴许只是因为使臣是为了她而受伤,公主心里过意不去,等使臣醒来就好了”

    秦如凉冷眼看了那太医一眼,道:“公主的事,何时轮到你们来置喙?”

    不说还好,听太医一说,秦如凉更郁闷了。

    别说苏折现在没醒沈娴是这样,等苏折醒了以后,沈娴只怕更加不会多看自己一眼。

    虽然知道了沈娴的答案,可他心里就是不舒服,难受,嫉妒。

    药炉1;148471591054062里滇澙药反复煎煮两三次以后,浓缩成鏡华。

    沈娴把汤汁盛出来,一滴都不浪费,再放了少量的米进去,熬成了药粥。

    这样既有助于苏折的伤势,也能维持他的身体机能。

    这一碗药粥,闻起来味道就不怎么样。但是沈娴想,他应该不怕苦的,能够喝得下的。

    他若是怕苦,就是皱一皱眉头,让沈娴看见他的反应,那也是好的。

    沈娴坐在床边,一勺一勺地小心翼翼喂下去。

    苏折仿佛知道他正在喝药似的,很是配合。沈娴不费多少力,也一滴都没洒。

    隔两天,沈娴就要给苏折换药一次,再针灸一次。

    苏折的脸銫依然呈现出病态的苍白,可沈娴有时间坐下来,握着他的手时,能感觉到微微的温意,再不是先前那么冰凉,这对沈娴来说就已是最大的安慰。

    只是时间问题,他总会醒过来的。

    要是知道她一直在等他,他一定舍不得睡这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