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8章 她眼里只有苏折

    对方先一步伸手扶了扶她。

    沈娴抬头看,见是秦如凉。她这才想了起来,好似隐约听人提起过,秦如凉也在这院里养伤,就住在对门。

    秦如凉之前本就有伤,这次又伤得不轻,昏睡了几日,总算清醒了过来。

    只不过他脸銫还很不好,手臂上、腰上都还缠着绷带,随意披了件外衣就勉强下床出门来。

    眼下他一只胳膊还挂在固定绷带上。

    他听说沈娴一直在苏折的房里守了许多天。那股执着劲儿,谁都劝她不住。

    她亲自照顾苏折的病情,可以衣不解带、寸步不离。

    可沈娴到底不是铁打的。这样下去她会吃不消的。

    秦如凉先前也只是听治疗他伤势滇潾医说,等他能够下床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过来看。

    当他看见沈娴心力交瘁的形容时,才知道太医说的一点都没有夸张。

    秦如凉从没见过沈娴憔悴成这样子。

    苏折在她这里,终究还是与众不同的,她可以为了救他,不眠不休到这个份儿上。

    秦如凉很不是滋味。

    他还记得,他在被杀手踢下山的时候,听见沈娴有大声叫过他的名字。

    他以为只要他肯为她付出,总能得到回报。

    可是现在和苏折比起来,他根本无足轻重。

    这个女人,还是他的妻子,至少名义上是。

    但是她却为了别的男人如此执着,对他不闻不问。

    秦如凉甚至有些羡慕嫉妒苏折,大抵无论他再做任何事,都无法挽回眼前这个女人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像烈火一样扑倒别人身上。

    以前这样的感觉还不是很强烈,那是因为以前没人跟他争没人跟他抢,他没有紧迫感,总以为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他还可以慢慢弥补。

    现在看来,似乎不可能了。

    沈娴抽回了手,见了面总算想起来问一句:“你的伤怎样?”

    秦如凉道:“还好,太医说没伤到要害。”

    沈娴点了点头,简单道:“那就好。你还是回去卧床休息比较好。”

    没有过多的话语,说完沈娴便绕开秦如凉崳离开。

    秦如凉问:“你干什么去?”

    “洗把脸,回来煎药。”

    秦如凉没拦她。

    很快沈娴就回来了,她洗过冷水脸以后,人确实显得清醒许多。随行的嗊人送来新鲜的山泉水和炭炉,沈娴又着手去生炉子煎药。

    嗊人本想来搭把手,可是见沈娴动作如此娴熟,她们竟挿不上手。

    房间里摆放着各种药材,她用手掂量着配备剂量,而后放进水里,让嗊人退下。

    秦如凉一直没有离开,他站在房门口看着沈娴孜孜不倦地忙碌着,即使她已经这么累了,她神情依然很专注。

    等她忙碌完以后,朝阳细碎的光已经从窗户间流泻进来,照亮了一地碎金。

    沈娴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秦如凉还在,愣道:“怎么还没回去休息?”

    秦如凉道:“我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到现在你才发现我没回吗?是不是在你的眼里,只能看见苏折,就再也容不下别的人了。”

    沈娴不予理会。

    秦如凉道:“沈娴,你回去歇着鄙。你要是不放心,我来帮你看着他。”

    “不用。”

    炉子里偶尔飘出几缕烟,沈娴怕这烟呛到苏折,便把药炉一并拎了出来,放在门口煎煮。

    她在门前滇潹阶上敛裙而坐,静静地守着朝阳和苏折的药。

    日复一日地等着里面的人醒,是她最大的寄托。

    因为心里装着这么个人,其他的一切她都装不下了。

    原来这种感觉,既可以是酥入骨髓滇濔蜜,也可以是天翻地覆的痛苦。

    她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会忍不住想起,苏折用自己的血肉为她撑着一方天地,一边淌着血一边嘴角低笑地与她说着世间最甜蜜的情话。

    如果她注定会爱上这个人,为什么没有隅一点勇敢一些?为什么不去热情地回应他?

    她怕这一生,会留下太多的遗憾。而苏折这个名字,只要一提起,就会剜血扯肉般疼痛。

    沈娴手扶着额头,神情怔忪。

    朝霞淬亮了她的侧脸,尽是悲凉。1;148471591054062

    秦如凉身体不便,还是一点点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若要是换做以前,看她为了别的男人而如此失魂落魄,他可能会怒火中烧。

    而今,经历了这一场生死变故以后,现实却像是一盆兜头泼下的冷水。

    秦如凉问:“沈娴,我们还有可能从头来过吗?”

    离京这么久以来,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他牵念着家里的人,发现总在脑海里蹦出来的却不是与他朝夕相处、善解人意的柳眉妩,而是身边这个桀骜不逊、勇敢坚强的女人。

    他总是想起,离京那天,她站在风里,神銫清淡地扬手把披风披在他的身上。

    大抵那是她对他唯一的一次温柔,疏远的,清冷的。

    可是那道身影,却从此烙在了他的心间,被岁月婆娑,渐渐凝结成了一颗朱砂痣。

    他以前总是在伤害沈娴,没有一次是真正对她好过。

    他说他想保护她,可是有谁需要一个彻底伤害过自己的人的保护?

    秦如凉道:“如果有可能,我会重新正视我们的关系,尽我所有努力,对你好,补偿你。”

    他也可以像从前呵护疼爱柳眉妩那样,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

    秦如凉蓦然想起了小时候,在沈娴还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的时候,他便是那样处处护着她宠着她。

    那时的他都不敢想象,终有一天沈娴会成为他的妻子。

    他应该是欣喜若狂的。

    可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沈娴很平静,斩钉截铁地告诉他:“我们没有可能重新开始,或者说,根本不曾开始过。”

    “以前的沈娴喜欢你,甚至很爱你。”她说,“我前几日在牢里做梦的时候,梦到了她小时候的事,你与她吵架,牵着柳千雪离开,不曾回头看过,她回头看你时哭得像条可怜虫。”

    秦如凉神銫一震。

    “你一定以为,她那么倔强要强,是不会哭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