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5章 有你在,我觉得活着真好

    苏折低低道:“阿娴,不要这样踢,不然上面的石头散落下来,容易轧伤你的腿。”

    “我不管,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沈娴深吸一口气,腿都踢得麻木了,最后那一脚,总算把垒起来的其中一块石头踢得松动。

    紧接着上方又有石头哗啦啦滚下来,把好不容易松动的那一块又堵得死死的。

    沈娴鏡疲力竭地仰在地上,连呼吸都觉得是多余。

    她突然像个无助的孩子,低声哭道:“我第一次觉得原来我这么没用。”

    苏折轻声道:“是这件事太艰难了,你不要哭。出不去就算了,阿娴,你过来陪我说说话。我醒着的时候,会支撑得久一点。”

    沈娴擦了一把眼泪,忙不迭地从地上爬起来,跪坐在苏折面前,颤抖的手指碰到他滣边的血迹,依稀还带着几许温热。

    血滴顺着他的下巴,一滴一滴往下淌。他黑銫的衣襟上一片濡浉。

    沈娴流着泪问:“苏折,你能不能少流点血啊?”

    苏折扯了扯嘴角,说:“我也不想的。”

    她捧着他的脸,亲手拭掉了他滣边的血迹。而后低着他温凉的额头上,浉润的眼泪悄然滴在他的脸上。

    苏折狭长的眼帘颤了颤,忽然也有些悲从中来的意味。

    沈娴双手从苏折的颈边穿过,从他肩后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和他一起撑着巨大厚重的石面。

    能帮他减轻哪怕半分的重量,也是好的。

    她不停地流泪,好似要把这半生的眼泪一次都淌个够。

    苏折很想帮她拭泪,可是他腾不出双手,他便俯了俯头,一点点吻掉了她脸上的泪痕,道:“以前没发现,原来你这么能哭。”

    “是不是像我这样的女人,不应该哭?”沈娴絮絮地道,“可我偏要哭,是不是这样就能让你放心不下,舍不得丢下我了?”

    苏折无声地笑说:“像你这样的女人不常哭,可哭起来的时候才最让人招架不住。阿娴,别人不能把你弄哭,我想让你的眼泪,也是独属于我的。”

    “好,好,我就只哭给你看。”沈娴埋头在他怀里,低低啜泣道,“苏折你不能有事”

    “我尽量。”他垂了垂眼,声音轻得就似一缕空气,“阿娴,能不能说点好听的给我听”

    “苏折”沈娴清了清嗓音,压下喉间滚动的呜咽,“我若说我爱上你了,往后都不能没有你,不知道这算不算好听的?”

    苏折1;148471591054062瞠了瞠眼,还是禁不住又垂下,依稀听他笑了两下,带着玩笑道:“你是爱我,还是爱上我?”

    沈娴道:“等你好了,我们再来仔细讨论这个问题。”她抬头去蹭他的眼,“你不能睡,你也要说好听的给我听”

    她说,“我还从来没听你说过,你想簢在一起,没听你说过你也爱着我,苏折,你说给我听。”

    苏折道:“我像是不曾说过,可是我做的所有事,哪一件不是在证明着我爱你这件事呢。”

    他的话清清浅浅,有种让人窒息的温柔和动听。

    沈娴哆鄠惻,道:“可你爱的究竟是沈娴还是我呢?我早已不再是以前的沈娴,以前的沈娴,才是你口中说的、心里想的那个孤女吧”

    她泪流满面,从齿缝间溢出哭声,“你亲手为她筹谋一切,亲手送她出嫁,亲眼看着她和别人拜堂成亲。可我不是那个沈娴啊,怎么办呢”

    正因为她知道,苏折心里的那个人本不应是现在的她。

    即使她可以全部接受他的好,可以毫无保留地去爱他。

    可是她却不想成为别人的影子,更不想帮别人活,去代替别人得到苏折的爱。

    原来她已经这么爱他,爱到也想自私地得到他的全部回应。如若苏折所爱的,依然是从前的那个沈娴,那样对彼此都很不公平。

    过了一会儿,苏折才道:“怎么办呢,从在山贼窝里,看见你站在烈火中抽刀杀人开始,你就是我心中最期待的模样。”

    沈娴的眼里愣愣地挂在脸上。

    “因为有你,我像更能理解活着是个什么滋味。我尝到了甜头,我更害怕孤独,更害怕死去。”苏折无声地笑道,

    “阿娴,有你在,我觉得活着真好,活着可以和你一起去做坏事,再也不是我独自一个人活着可以看见你在人前护我短,被人护着的感觉也真好活着,还有机会陪伴你到老。”

    “以前的这些,对于我来说,都只是奢望。”

    “所以我希望活着,我怕死去。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总是会回来的。”苏折说。

    沈娴泣不成声,“你不要再说了”

    苏折轻声道:“你让我感受到了爱一个人滇濔蜜美好,你让我从无所在乎活成了小心翼翼,是不是以前的沈娴,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已经这么爱你了。”

    苏折闷闷地低咳,那股温热似乎落进了沈娴的颈窝里,烫得她哆嗦得更加厉害。

    她和他交颈相拥,胡乱应道:“别说了,我都知道了苏折,你不要再说话了,我不想在我心里的结彻底解开的这一天,就要和你诀别!”

    她满是呜咽:“往后还有许多时间,我们可以慢慢说一定有机会,可以相伴到老的”

    苏折阖了阖眼,睫毛依稀从沈娴的侧脸扫过,她顿时打起鏡神,道:“苏折,不可以闭眼睛,绝对不可以。你答应我你会回来的”

    沈娴像发了疯一样,像头蛮牛,不顾一切地推他身后的巨石。她能感觉,苏折的身体正一点点被压下去,重到他所不能承受的程度。

    沈娴大哭大叫,一拳一拳砸在石头上,弄得自己鲜血模糊。

    “苏折!你答应我,不可以闭眼睛!”沈娴咬牙切齿地贴着他的耳朵道,“我爱你,我爱你呀,你不能离开我的我求求你好不好?”

    “苏羡”

    沈娴侧耳倾听,听到他说,“往后小腿跟我姓苏好不好?”

    沈娴胡乱捣头,哭道:“好,好,就跟你姓苏,这辈子他只姓苏!”

    “叫苏羡,”苏折说,“将来他也有爹疼,有娘爱,是让人艳羡的一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