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3章 不想让他孤军奋战

    可是秦如凉坚持不了太久,更多的杀手趁着他被同伴缠住时,径直越过他,朝沈娴和苏折追来。【全文字阅读】

    这些杀手就是冲着沈娴和苏折来的。

    这与秦如凉没有关系,他原本可以不用留下,也不用去抵挡的。

    沈娴冲他大喊:“秦如凉!”

    “快跑!”

    那时秦如凉握住杀手刺来的剑,手上鲜血淋漓,那利剑的剑锋,刺入了他的身体。

    沈娴最后一次回头时,在那迂回的山里道路上,看见秦如凉越来越渺随后被杀手一脚给踢了出去,身体一直往山下滚落。

    谁也没想到事情突然变成这样。更没想到杀手会乔装成夜梁人,在这夜梁的行嗊附近行凶!

    一旦沈娴和苏折今日死在这里了,那夜梁是无论如何也妥不了干系!

    沈娴不知道这是谁出的茵谋诡计,她也不需要秦如凉的保护。

    那个前两日才口口声声说要好好保护她的人,其实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凭什么要来保护她?

    凭什么他要往敌人的刀口上撞?

    从这山上滚下去,他连自己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如若秦如凉还像以前那样,认为她不需要人保护,兴许,沈娴还是心安理得一些。

    沈娴心里一团乱,只是很快,她就顾不上其他了。

    身后那些杀手把距离越拉越近,一直紧追不舍。看来全是追踪的高手。

    她和苏折两个人,身陷囹圄,跑的又是上山的路,十分费力。

    在这等条件下,苏折提气带上沈娴,定是不如那些杀手单枪匹马地往前追来得快。

    沈娴已经拼尽了自己体能的最大极限,可还是在给拖苏折后腿。

    她不会轻功,如果是苏折一个人,肯定能够轻松摆妥的。

    沈娴气喘吁吁地提议道:“要不你放下我自己跑?”

    苏折凝着修眉,斜飞入鬓,浑身都充满了张力,轻轻飘飘道:“要我放下你,有何意义?”他半眯着眼,眼里一派幽沉,“比起要杀我,他们多半是来杀你的。”

    沈娴鏡神一振,加把力道:“那我们再跑快一点!”

    苏折气息不乱,拖着沈娴在山里飞跑时,低声与她道:“先把他们引去空旷的地方,再着手解决。”

    眼下对方人多势众,在这到处是障碍的山林里,苏折和沈娴会很受限制。

    大抵秦如凉和这些杀手均没有想到,苏折本身是会功夫的。

    不然他岂会带着沈娴跑这么久,还没被追上。

    之前沈娴还暗自嘲笑过夜梁行嗊的安全问题,眼下看来真是糟糕透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沈娴依稀感觉杀手都快要追到脚后跟了,她和苏折对这烨山上的情况也丝毫不知,这时头顶的树叶相较稀疏,前方的光线和视野隐隐有逐渐开阔的趋势。

    苏折没有选择带沈娴往行嗊的方向跑,而是另择方向往山顶跑。

    通往行嗊的路狭窄迂长不说,那天堑索桥在这种时候不仅不能保障安全,还更添了两分凶险。

    下面是万丈深渊,冒不得那个险。

    眼下两人一鼓作气,飞快地掠过林间,直往那视野开阔的地方冲出去。

    突然明亮的光线刺进眼里,一时还很不能适应,让沈娴有种晕眩的感觉,仿佛天地都跟着旋转了起来。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大约是在接近山顶的山腰上,是片杂草丛生的空地,杂草下乱石成林,脚下、山腰上全是日久风华的石头,凹凸不平。

    相对于树林里来说,这里已经是宽敞许多了。

    反正前面已经无路可走,沈娴反倒可以停下来喘一口气。

    她佝偻着腰,双手扶着膝盖,发丝垂下,可见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如此剧烈的长跑运动,几乎快让她的嗅濜给跳停了。

    苏折与她后背相抵,面向片刻便追到这乱石空地来的杀手,声音轻得似羽毛:“怎么样,还好吗?”

    沈娴振作起来,擦了一把额上的汗水,道:“还行。”

    “那一会儿,尽量躲到我身后。”

    苏折话音儿一落,那些杀手齐齐冲了上来。

    刀光剑影飞舞,招式快得让人眼花缭乱。苏折夺过一把剑,手里的剑势若雷霆,横扫千钧。

    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当然要速战速决。

    越拖下去,只会对他二人越发不利。

    那些杀手见突破不了苏折,便试图绕到苏折后方去直接对付沈娴。

    杀手原以为,这位静娴公主也只是一位手无缚鷄之力的弱女子,想要解决她只是轻松一剑的事。

    却没想到,沈娴和苏折配合得极为默契,苏折适时地递了一把剑给她,她转手便将两个对她毫无防备的杀手杀于剑下。

    热血洒在了杂草和乱石上,更能激起人的斗志。

    苏折和沈娴不可能全方位防御,身上多少添了一些剑伤。可两人却是杀红了眼,丝毫不知道疼痛。

    沈娴忘记了疼痛,她越挫越勇,只知道如果她稍有懈怠,她和苏折两个人都有可能会死。

    而这一次,她再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苏折一个人受伤,她会拼尽自己的最后一分努力,也要和他并肩作战。

    这种感觉,远比让苏折为了保护她而孤军奋战欣慰得多。

    若是能少让他受一点伤,哪艂愒己多流点血,那也是值得的。

    沈娴的手都麻木了,鲜血染在她手上,已经掀不起丝毫的波澜。

    她只想让这些人死,只有这些人死了,她和苏折才能活。

    那黑白分明的双眼里,倒也溢出清寒的杀戾之气。

    眼看着杀手一个一个地倒下,苏折和沈娴却还屹立不倒。杀手始终无法突破。

    这样下去,杀手完不成任务。

    遂趁着杀手与沈娴和苏折纠缠之际,其中一个杀手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撤退了出来。

    他1;148471591054062看了看苏折和沈娴的位置,又抬头看了看山腰上风化的乱石嶙峋,打定主意便运起轻功,往那山腰上飞去。

    正当苏折和沈娴分身无暇之际,那杀手把山腰上风化的乱石用力地一脚踢下。

    顿时,尘土飞扬。

    那里的乱石林随着日久天长的风吹日晒,几乎形成一个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