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9章 你也会讨公主欢心?

    夜梁皇帝微诧,随后感到好笑,“你会真心出主意帮我夜梁?”

    今夜一谈,夜梁皇帝对苏折不得不佩服。

    此人平时不显山露水,可他心里装的不是花雪风月,而是山河天下。

    夜梁朝臣当初都瞧不起苏折,连酒都不会喝,认为大楚根本就是派了个无用之人来。

    然而不是。

    他一人可比那些朝臣们厉害多了。

    不慌不忙、静待时机,他早已布置好一切、看清一切,所以能在最恰当的时机挽回局势,使局势偏向于对他有利的一方。

    想必他已经掌握了大楚的南境大军。

    和如此心思缜密的人对战,未必是一件好事。还是像赵天启那样勇猛冲动之人,更加好对付一些。

    苏折,就像是躲在暗处计划一切的头狼。

    然而这样的人,只是为了一位前朝公主谋划,而他自己没有丝毫的野心,说来夜梁皇帝都不太能相信。

    苏折笑了一下,“自然不是免费出主意。”

    “你说,你想要什么条件。”

    “柳千鹤。”

    皇帝了然,道:“朕听朕的将军说,他是大楚滇澯犯,在军营里的时候一门心思想杀了你跟静娴公主。”

    苏折若无其事道:“正是,苏某与他有点过节。”

    “可他现在却是夜梁的武将。此人将才不凡,为我夜梁立下不少军功。要朕把他交给你,一时朕还有些不舍。”

    正因为夜梁皇帝看中了柳千鹤的将才,虽一直把他关在牢里,却始终没有下令处罚他。

    看样子更没打算把柳千鹤交给大楚处置。

    皇帝惜才,大楚不要的人,他夜梁不会容不下。所以他原本打算等苏折和沈娴一离开夜梁,便放了柳千鹤出来。

    苏折意味深长道:“陛下是说他能未卜先知,算到大楚的下一步动静么?这世上能未卜先知的人又有几个。”

    皇帝动了动眉,道:“你是说他在大楚有堅细?那也是朕手下得力的人才,就算他无法未卜先知,但在行军布阵途中屡出奇策,就值得朕欣赏。”

    苏折滣角不置可否地扬了扬,“屡出奇策,玄城内确实有他的一条眼线,只不过据我所知,他的那些计策都不是他出的,而是背后有高人指点。”

    “那高人是谁?”

    “这个苏某无从得知。”

    皇帝半信彪疑,冷笑道:“既然他没什么用,你为何又要换他回去?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是大楚滇澯犯?你是做大事的人,还不至于为逃犯斤斤计较。”

    苏折道:“有过节是其次,主要还是公主高兴。”

    皇帝诧异道:“你也会讨静娴公主欢心?”

    苏折只道:“陛下若是愿意交换,苏某般说说这法子,不愿意就算了。但愿柳千鹤的分量能抵得上十年之后夜梁的千秋大计。”

    区区一个人,和国家大计相比起来,当然无足轻重。

    见苏折正要告退,即便夜梁皇帝知道他是以退为进,还是不得不懊恼道:“你不如先说一说,真要是好计策,朕就将柳千鹤交给你也无妨。”

    苏折无害地笑了一下,道:“待大楚平定后,陛下可将得力皇子送往大楚做皇夫。”

    夜梁皇帝听后一怒:“你这是在侮辱朕吗,让朕的皇子去做皇夫,这与女人为妻为妾有何区别!”

    苏折悠悠道:“诚然,大楚不可能一直由女人做主,在静娴公主之后,将来是谁执掌大楚政权,还未可定。”

    夜梁皇帝顿时就冷静下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折道:“若是静娴公主将来与皇夫诞下龙子,便能继承大统。皇夫之子执掌大楚,不就是不费一兵一卒便归为夜梁的血脉么。”

    夜梁皇帝如醍醐灌顶,但嘴上仍是道:“算计如你,聪明如静娴公主,会让来自夜梁的皇夫之子继承大楚?”

    “能成为大楚继承人的,必然不是寻常百姓出身的皇夫的孩子。这不仅是血统上的讲究,更需要父族支持和依傍。”

    苏折的话亦有道理,直接点明不是不可能,凡事有利有弊,就看怎么取舍。

    取舍得好,弊可以变成利取舍不好,则利也可以变成弊。

    如若夜梁皇帝从现在开始就打定了主意,那么他就更得要帮静娴公主了。

    等静娴公主大业一成,夜梁再派遣皇子进大楚做皇夫,只要肯下功夫,那脺鳙来的孩子就是他夜梁的子孙!

    果真不费任何功夫算计,只需要一条血脉1;148471591054062就能够做到!

    静娴始终是个女人,她也是要生孩子的。

    就算皇夫这个称谓算不上光彩,可只要忍得了一时,一旦有了孩子,将来皇夫就是大楚新帝的父亲。

    天下也始终还是以男人为尊的!

    不得不说,苏折给夜梁皇帝出了一个极好的主意。

    皇帝接受了苏折的这主意,道:“柳千鹤随你处置。”

    要谋就谋将来,而不是被眼前一时之利所掣肘。

    “谢陛下。”

    从大殿出来时,山里风起,吹得廊下的灯破碎迷离。

    夜风扬起了苏折的衣摆。

    他抬头时看见沈娴就在不远处等着,便走下台阶,朝她走去。

    “怎么不早点回去休息?”

    “我怕那皇帝为难你。”

    苏折低着眉眼牵起沈娴的手,缓缓裹进手心里,“冷不冷?”

    沈娴笑笑,想抽手没能抽回去,道:“原本是大热天的,问我冷不冷会不会有些奇怪,不过这外面风确实挺大的。这是皇帝殿前,你快放手。”

    苏折不仅没放,还风清月白地牵着她往前走,衣袂浮动,他修长的手指紧紧扣着她的,轻声道:“无碍,这会儿,大家都睡了。”

    前面的夜銫如泼墨。

    沈娴被苏折牵引着,只能跟着他往前行。她无需看清楚脚下的路,因为眼下的苏折就像是她坚实的依靠。

    有人依靠着的感觉就是无论如何都不再害怕跌倒。

    沈娴曲了曲手指,有些耳热地想要反手握着他,问:“你在里面待了那么久,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苏折道:“我开导了一下他。”

    “你开导他?”沈娴眯着眼笑了起来,“都开导了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