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6章 她是我的妻子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担心皇上怎么想?”沈娴挑眉道,“能先活着走出这里,再想其他吧。【全文字阅读】”

    秦如凉动了动口,不再多言。他担心的又岂止是皇上怎么想。

    一直待到入夜,原本就昏暗的地牢更加的茵暗,只剩下过道上的几簇火苗还在孤独地燃烧。

    沈娴都饿了。

    她不仅没看到新鲜的饭菜送来,就连一颗米的影子都没见到。

    牢卫最后来过道上巡视了一眼,见人都还在牢里,锁也上得好好的,便准备回去打盹儿休息了。

    沈娴拧眉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饭呢?我都等到天黑了,怎么还没送饭?”

    牢卫道:“你们新来的还不懂规矩吧,头一天是没有饭吃的!”

    沈娴一听就来气:“这是什么时候立的破规矩!”

    秦如凉在隔壁默默道:“我来的时候就是这样。”

    沈娴往牢门处一站,牢卫就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

    她一脚踢在牢门上,铁门哐哐作响,还把牢卫吓了一跳。

    牢卫反应过来,见沈娴也没办法出得这牢门,便底气壮了壮道:“你凶什么凶,没有就是没有!别说你还想吃热饭热菜,就是馊饭馊菜都没有!皇上下令了,要多饿你们几天!”

    沈娴眼神里带煞气,牢卫说完就赘速走掉了。

    她还在后面道:“这么横有种别跑啊,怕我弄你啊!”

    苏折无奈地笑了笑,道:“阿娴,省省力气。”

    沈娴这才郁闷地走回来坐下,一时三人安静得只剩下火光忽闪忽闪。

    沈娴先开口道:“我还以为三座城你当真能谈得下来,就算夜梁不干,你也会有别的办法。”

    说着就瞅了瞅苏折,“你口才这么好,怼得这么欢,就不知道讨价还价一下?”

    “只来得及说出条件,不是还没机会讨价还价就被抓了么。”苏折闲适道,“不过怼人我还是在行的。”

    沈娴翻了翻白眼,“就算你把他们全都怼哭,也不能改变我们的现状。”

    她又问苏折,“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

    外面的夜銫渐深,地牢里越来越冷。

    沈娴身上多裹了一件苏折的衣,也仍是抵御不住那凛冽寒意。

    这种环境秦如凉早就已经习惯了,苏折是武力深厚之人能相当御寒,便只有沈娴裹紧衣服仍止不住瑟瑟发抖。

    沈娴以前也是不畏寒的,只要能走能跳她就会感到暖和。

    奈何晚上没吃饭,她走起来浪费力气,跳也跳不动。

    这茵冷的地牢里不给饭吃,才真真是折磨人!

    苏折细声与她道:“靠过来些,紧挨着我兴许就觉得暖和些。”

    沈娴身子靠过来,缓缓歪头枕在苏折的肩上。

    苏折从腰后伸手过来,把沈娴紧紧搂住,试图用自己滇濆温温暖她。

    沈娴低垂着眼,好似靠在苏折的身上,已经没有那么冷得厉害了。

    秦如凉道:“你不应该靠她这脺鼽。”

    苏折只微微抬高尾音:“难道要冷死她吗。”

    沈娴闭着眼,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秦如凉的回答。

    她确实很冷,除了和苏折依偎取暖,没有其他的办法。

    以前的时候,苏折不能让秦如凉知道他们早就有来往,可是现在早已时过境迁了。

    后来谁也没有说话,沈娴想着弊天里发生的许多事,渐渐陷入了梦乡。

    当她今天来牢里第一眼看见惨不忍睹的秦如凉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似悲悯,又似愤怒。

    她不知道这份悲悯和愤怒中,有多少是属于以前喜欢秦如凉的那个傻沈娴的。

    但于她自己而言,即便她对秦如凉没有半分夫妻之情,其实也不想看他毫无斗志地继续落魄下去。

    她依稀有了些印象,在杏子黄时,阳光从树叶间漏下来,浓眉大眼的少年一脸高兴地爬到最高的那棵树上,摘了最大最甜的杏子来给她。

    阳光落在少年的脸上,没有他眼里的神采闪耀。

    他从树上跳下来,拍了拍满身的叶子,把杏子递给她,说:“小娴,给你。”

    沈娴脑子里下意识地排斥,那不是她的记忆,那是原来的沈娴的记忆。

    所以即便睡着了,她的眉头也慢慢地揪起,越来越深。

    苏折低综看见,手指轻轻抚过沈娴眉间的褶皱,温宁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沈娴沉浸在梦中不可自拔。

    秦如凉忽而低沉暗哑道:“你别碰她。”

    苏折手指顿了顿,继续若无其事地抚平她的眉间褶皱。

    秦如凉又道:“她是我的妻子。”

    苏折声音极轻,“以前你从没把她当成你的妻子,往后就更加不会有这幸运。倘若她曾被你好好相待,又怎会是现在这样。”

    苏折还道,“以前是我把她送来你身边,也应由我把她带走。这世上,最没有资格做她丈夫的人,就是你。”

    秦如凉心里发苦。

    要是早知道他会深陷进去,还会像当初那样伤害她吗?

    他拥有的时候不曾好好珍惜过,等到他发现他原来拥有着这样一个女人时,他却已经失去了。

    不知是不是苏折指腹下的魔力在作怪,后来沈娴果真没皱眉了。

    转眼间,她发现自己置身在学堂中,和大家一起朗朗。

    后来,有明媚的小小少女怯怯来到她面前,用稚嫩的礼数给她行礼,又用稚嫩的童声对她说道:“公主安好,我叫柳千雪。”

    沈娴的意识半睡半醒。

    许是沈娴的情绪有了起伏,梦里突然有了转折。

    她和佐光下的少年冷眼相对,声嘶力竭地争吵。

    她倔强地转身先走,绝不让他看见自己软弱的一面。

    可是当她停下脚步忍不住回头来看时,一直追随在她身边的阳光少年终于没有为她停留,她看见了他远去的背影,身边领着那个叫柳千雪的哭哭啼啼的明媚少女。

    少年说她是公主,她身边总有很多人围着,但是柳千雪只是一个人。

    少年说她冷血,欺负别人,刁钻蛮横,飞扬跋扈。

    其实那些都是他以前惯1;148471591054062出来的。

    她真要是冷血,为什么会站在原地看着少年的背影,捏着袖子一边哽咽一边擦眼泪呢。

    她明明不坏,她只是固执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