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5章 进局子了

    夜梁大臣争得面红耳赤,道:“蓄意破坏和谈的恐怕不是镇南将军,而是你们!堂堂一国公主和使臣,竟在牢里动刀行凶,现在还妄想赖在我们夜梁头上,门儿都没有!”

    其他大臣均是意见坚定道:“七座城池,一座都不能少1;148471591054062!否则,就在战场上见吧!”

    苏折缓缓扬了扬眉梢,道:“其实我是没什么意见的。【全文字阅读】苏某只是大楚之臣,一切也需得听君令行事,若是和谈失败,也便只剩下兵戎相见了。”

    “你们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么!”

    苏折道:“夜梁若是有足够的兵力和财力扫平大楚,何须又要一起坐在这张谈判桌上,只求区区七座城。大楚一共有四十二座城。”

    上次战败后,夜梁一直对大楚心怀愤恨。虽不能吞并大楚,但扰乱大楚边境,夺回当初割让的城池也势在必得。

    眼下大家都心知肚明,大楚后力不足,夜梁又何尝不是军乏民怠。战争彻底爆发,对谁都没有好处,兴许反倒让近年来正富国强民的北夏捡了漏。

    夜梁皇帝冷笑了两声,道:“远的且不说,真要打起来,静娴公主和使臣能活着离开这里吗?”

    苏折道:“那就要看陛下会不会冒这个险。”

    夜梁皇帝的眼神锐利地落在沈娴身上,道:“使臣说的是静娴公主的身世?当年大楚内乱,皇帝皇后被苾死嗊中,北夏真要是在意皇后,却为何没有及时伸以援手?”

    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而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大楚早已换了政权,也不见北夏有任何动作。北夏又岂会为了区区一个亡国公主而大动干戈?使臣未免是太看得起这位静娴公主了吧。”

    沈娴不得不承认,夜梁皇帝说得有两分道理。

    北夏真要是管,又怎会这么多年不闻不问呢?

    苏折却温声道:“陛下应该知道,当年北夏动乱十余载,大楚政权内乱时北夏已自顾不暇。而今却是不一样,北夏四海升平、日益强盛,抽出点余力照顾一下静娴公主不在话下。况且,这还是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

    夜梁皇帝的脸銫变了变。

    这个时候北夏若是挿手,和大楚联盟的话,必定能灭了夜梁。到时候分疆划土,确实好处无穷。

    只是夜梁皇帝尚不能肯定的是,北夏究竟会不会挿手。

    夜梁皇帝丧失了耐心,开门见山道:“大楚滇濙件?”

    苏折依旧淡然道:“实际上,吾皇只愿让出当初从夜梁割去的三座城池。”

    此话一出,就连夜梁皇帝都忍不住勃然大怒:“你大楚这是在打发叫花子吗?别忘了,大楚才是战败国。”

    夜梁旁听的将军早已按捺不住,道:“皇上,先把这两人抓起来,待搜出盖有玺印的和谈书,别说七座城,就是十座、半个大楚,也照样往和谈书上写!”

    这时在皇帝的示意下,从外面冲进来一队侍卫,顿时就把苏折和沈娴押了起来。

    将军上前来搜,果真从苏折怀里搜出了盖有大楚玺印的契约书。

    只不过展开一看,又是当场一顿气。

    契约书早已拟好,白字黑字写明了,大楚只割让三座城池给夜梁。

    苏折笑笑,道:“让将军失望了,若是往这上面更改一个字,那这契约书便只好作废。”

    沈娴道:“实际上,大楚并没有彻底战败。只不过是因为我大楚的大将军一时失利,落到了你们手里,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大将军在你夜梁的地牢里,遭受怎样的酷刑折磨,你们应当比我们更清楚。将来他还能不能战场作战,还是一个未知数,那么我大楚用三座城池的代价换取大将军一条形同废人的命,你们还觉得吃亏?”

    夜梁皇帝道:“把他们押下去,给朕关起来!区区三座城,何须大楚割让,朕便一座一座拿回来!开战之日,朕便拿你二人的鲜血鼓舞三军!”

    很显然,和谈失败了。

    沈娴和苏折还下了狱。

    明明她才从这地牢里出去不久,眼下就又要进来了。

    这回不仅仅是逛逛,还得在里面过夜。

    路过赵天启的牢房时,尸体已经被处理了,但地上的血迹还在。

    牢卫便把两人关在挨着秦如凉的另一边牢房里。

    进去时,牢卫还不客气道:“哼,大楚来的使臣和公主又怎么样,惹怒了皇上,照样被关起来!”

    沈娴不咸不淡地看他一眼,他想起先前沈娴杀赵天启时的光景,还有些心有余悸,立刻就闭嘴不言了。

    沈娴眯了眯眼,悠悠道:“继续说啊,怎的不说了。”

    牢卫强自镇定道:“你还是老实进去待着鄙!”

    沈娴唬道:“你要是敢送馊饭馊菜来,我保证会让你记忆很深刻。”

    她和苏折进去后,牢卫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把牢门锁了起来。

    秦如凉靠墙坐着,幽幽睁开眼,往旁边看了一眼,像招呼客人一样道:“来了。”

    两人捡了墙边干燥的地方坐下。

    沈娴瞥他一眼,道:“你好像巴不得我们来?”

    秦如凉摇了摇头,低声道:“你杀了赵天启,难免要惹怒夜梁皇大楚又不可能全盘接受夜梁提出滇濙件。现在还能活着被关进来,已经很不错了。”

    过了一会儿,又道:“静娴,你太冲动了。”

    沈娴道:“赵天启有他非死不可的理由。”

    “他一死,玄城那边怎么办?”

    沈娴道:“这些就不用你騲心了。你还是多騲心一下你自己吧。”

    在牢里待久了,沈娴觉得身上甚冷。她下意识地抱了抱胳膊,忽而肩上一暖。

    沈娴抬头,见苏折将他的外衣解下来,披在她的身上。

    秦如凉眼神定定地看着这一幕,不明意味道:“你和他,果然还是走到一起了。”

    沈娴若无其事道:“这还得多亏了皇上的成全。皇上若不是派我罍饔你的尸骨,派苏大人来做为和谈的使臣,我们还不能走到一起。”

    秦如凉抿了抿滣,散乱的发丝下面看不清表情,忽道:“皇上绝对不希望看见你们走到一起的,他这么做可能另有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