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4章 亲手杀了他

    赵天启又冷笑道,“我是看不起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和平使者,可是既然来都来了,又不可能空手而回。”

    说着就看了一眼隔壁牢房里的秦如凉,又道:“你们总得想办法把我他都换回去。我不着急,这笔账留着以后慢慢算。”

    只要等他出去了,他一定会让这个女人吃不了兜着走。

    沈娴勾滣笑了两声,清淡道:“这么自信?”

    说着沈娴就走到牢房门口,朝就近一个守在过道里的牢卫招招手。

    牢卫走了过来,她二话没说就抽手飞快地拔出他腰间佩剑。

    先前负责开门和灌饭的牢卫是没有带刀的,以免让牢里的犯人钻了空子。

    可守卫整个地牢的侍卫都有配戴刀剑。

    沈娴提着剑走回到牢门边,两个开门的牢卫挡在门口,大惊道:“你想干什么?”

    沈娴拿剑指着他,利落干脆道:“滚开。”

    牢卫被苾得后退两步,沈娴提着剑就大步迈了进去。

    地牢侍卫见状不对,连忙就要涌上前来阻止,奈何一直不为所动的苏折这时堪堪挡在了过道上。

    苏折面銫平淡道:“这是大楚的事,希望诸位不要挿手。”

    他是大楚来的使臣,带刀侍卫又不能对他用武,一时僵持下来,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赵天启见状,显然没有了方才的自信,道:“你要干什么?”

    沈娴似笑非笑地用手指拨弄着剑刃,道:“或许此时我应该像个反派一样,把所有事都一五一十地道来,然后再欣赏你的反应。”

    “你要是敢杀我,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你!”

    一直闭目养神的秦如凉这时睁开了眼,看向这边。

    他一时也有些不敢相信,沈娴真的会杀了赵天启。

    赵天启虽狂妄可恨,可怎么说也是镇南将军,沈娴杀了他,是要闯大祸的。

    可当是时,沈娴一脚挽住束缚着赵天启滇濟链,使得他无处可逃,她手里的剑顿时就毫不犹豫地朝赵天启的身体里穿过去。

    噗嗤一声。

    伴随着她轻浅的话语,“你凭什么就觉得我不敢呢。反正也没人知道,挂在城墙上的那些头颅里,有没有你赵天启。”

    说着沈娴挑了挑眉梢,不经意间溢出丝丝邪侫,“在你不可一世、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时候,应该也没想过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吧。”

    这一剑不至于立刻毙命,却能狠狠折磨赵天启,让他在痛苦中慢慢死去。

    沈娴把剑狠狠往他身体里送了送,又用力地翻绞着剑柄,致使剑身在他体内跟着搅动。

    温热的鲜血染红了沈娴的手。

    赵天启痛苦地佝偻着身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你好大的胆子”

    “赵将军过奖。你胆子也不小。”

    秦如凉瞠着双眼,眼睁睁看着赵天启在沈娴剑下奄奄一息。

    沈娴缓缓把剑拔出来,每拔出一寸对于赵天启来说都是极致的痛苦。

    牢里鲜血染地。

    牢卫都傻掉了。几乎都不能相信,这个大楚来的女人竟然亲手杀掉了大楚的镇1;148471591054062南将军!

    直到沈娴把剑全部拔出来,赵天启控制不住缓缓滑倒在了地上。

    他瞪着沈娴,瞳孔渐渐焕然,最后道了一句:“你这个贱人”

    沈娴手里握着剑,逆着光,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梢。

    剑刃上还滴着血。

    沈娴的身影投映在昏暗的墙上,像地狱来的鬼影。

    她冷不防转头盯着秦如凉,幽幽道:“大楚不可能用七座城来换你们两人的命,所以只能有一个回去。我做了选择,他死,你活。”

    她平寂得没有起伏的眼神,让秦如凉感到她骨子里都泛着冷意。

    地上,赵天启死了。

    从他敢一巴掌毫无顾忌地把沈娴扇趴在桌上起,他就注定是个死人了。

    鲜血还汨汨从他身体里淌出来,很快就凝固冷却。

    沈娴从牢里出来时,苏折闲话家常般与牢卫道:“去打些水来。”

    刑讯室里有水,用来泼醒受刑之人的。

    那水十分冰冷。

    沈娴把双手泡进去清洗指上的血迹时,头脑尤为清醒。

    苏折说,“阿娴,不必非要让自己的双手沾满血。”

    沈娴搓洗了很久,换了几盆水,直到水里再也没有血的颜銫。

    她道:“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重新回到谈判桌之前,牢卫早已第一时间把牢里的情况上禀。

    夜梁皇帝和一干大臣无不震惊。

    他们辛苦活捉赵天启,还使得赵天启杀了不少夜梁士兵,就是为了留下他一命好和大楚交换更多的利益。

    没想到让大楚使臣往牢里走一趟,居然他们自己人杀了自己人。

    这就好像到嘴的肥肉又问不翼而飞了。

    夜梁大臣在见到沈娴和苏折回来时,拍案怒斥道:“让你们去牢里看俘虏,不是为了杀俘虏的!你们竟敢在夜梁牢里动刀,丝毫不把夜梁放在眼里!”

    牢里的详细情况,皇帝已经很清楚了。

    想不到这位静娴公主不仅有条有理,还亲手騲剑,杀大楚的镇南将军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个女人,绝不是一般的女人。

    沈娴气定神闲地过来坐下,与苏折道:“现在,苏大人再与他们好好谈谈。”

    苏折便淡淡道:“镇南将军偷袭夜梁,意图破坏和平谈判,本应该军法处置。加上他定然杀了不少夜梁士兵,现在以他一命,解了双方仇怨,不是很应该的一件事么。”

    夜梁大臣怒道:“那现在还怎么谈?!”

    苏折问:“现在夜梁还想让大楚割让七座城池?”

    夜梁大臣理所当然道:“当年我夜梁战败于大楚,割让三城。而今除了把那三城拿回来,还加上大楚两位将军的命,才换四城,这要求一点也不过分!”

    苏折道:“最初夜梁提出滇濙件是五座城,现在临时反悔变成了七座。夜梁想用镇南将军多换两座城,可能不太现实。莫说镇南将军的命还值不起两座城,现如今还只剩下一具尸体,就更加不值钱了。”

    “人是你们杀的!”

    “可也是死在了夜梁的牢中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