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9章 真是会享受

    柳千鹤双手用力打在木牢的柱子上,却始终无力破牢而出。

    随后沈娴和苏折就骑上了马,由夜梁大将军走在前面,一行人朝夜梁的边城进发。

    夜梁的边城叫烨城。

    早前烨城里的军民就已得了消息,说是今日大楚的使臣将抵达烨城,与夜梁皇帝谈判。

    谈判要是成功,夜梁和大楚近年内都将不再会有战乱,秉着和平友好的原则,夜梁的百姓总算能够修生养息,还是十分高兴,纷纷夹道欢迎。

    只没想到,到了烨城以后,发现夜梁皇帝不在烨城里,又转移了。

    烨城以南相距数十里的地方有一座烨山,是这方圆百里最高的一座山。山顶终年积雪不化,皑皑白头。

    行嗊夏日里十分凉爽,是一个避暑绝佳之地。登至峰顶,还可六月赏砖,一览众山。

    不得不说,夜梁皇帝确实是一个会享受之人。

    烨城是座小城,不足以容纳夜梁皇帝和一批朝中官员在此和大楚谈判。

    行嗊里的地方宽敞,还更容易心平气和些。关键是这里地势险要,上来容易下去难。

    到了烨山山脚下,已经是半下午的时候了。

    一行人还需得弃马弃车,换为步行上山。

    在山脚下时,守卫森严,还需得经过重重关卡。不过有大将军在前开路,一路行来均是畅通无阻。

    要抵达半山腰上的行嗊时,还需得经过一道天堑。

    横在天堑上面的,是一条悬空的走道,走道下面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走道出入口都有夜梁的士兵把守,听大将军自豪地说,遇到紧急情况时可斩断走道,断了通往行嗊唯一的路,以保证行嗊的绝对安全。

    沈娴不由得佩服,啧啧道:“没想到你们皇上的安全意识这么强。”

    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过,在斩断这条走道以后,不仅外面的人进不去,行嗊里的人也一样一个都出不来。

    要是再遇到点狠角銫的,在山脚下埋了足够的炸药,轰隆几下,行嗊还能不能屹立不倒。

    这就是不死一个都不死,要死就死全家的节奏啊。

    到了天堑边,大将军出示令牌,把守的大内侍卫便一个个放行。

    大将军第一个把被捆绑1;148471591054062得结实的柳千鹤推上了由粗壮绳索扎得结实的木制走道上去,身后又没有退路,他只能往前门走。

    大将军走在柳千鹤后面。

    随后才是沈娴和苏折相继走上那走道。

    脚踩上去的时候木道和绳索咯吱作响,木道微微摇晃。脚下凌空,着实令人心惊胆战。

    她十分汗颜,道:“这家伙真的够结实么?”

    摇摇晃晃中,她感觉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掉下去。这一掉下去,只怕得摔个粉身碎骨吧。

    宽大的袖摆下,衣袂相连间,苏折悄然地伸手来,牵住了沈娴的手。

    两人身形一人挡前一人挡后,没人看得见。

    只是沈娴还是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心里悸得慌。

    她无言地下意识抽手,苏折手指绕转,却与她十指相扣,容不得她抽开去。

    夜梁大将军道:“别说就这区区几个人,就是一百个人站在这上面,也受得住。”

    一直到快要走完这条让人很不安的木道,苏折才悄然松开了她的手。

    那头,早有嗊人闻讯前来迎接。领着众人入行嗊。

    行嗊下面有座地牢,大将军先把柳千鹤押往地牢。而嗊人则带沈娴和苏折先去住处休息。

    这里滇濎气果然凉爽。一抬头就能看见雪山山顶就在不远。

    一到了傍晚,便有薄薄的雾气笼罩在四周,仿若世外仙境。

    这里的一花一草、一砖一木,都浸着一股自然旷野的气息。

    在这里和谈,条件确实比在烨城好太多。只不过这里全是夜梁的人,沈娴和苏折若是谈不好,能不能顺利下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沈娴不知道苏折被安排到哪里去,给她准备的这个别苑里,就只住她一个人,还配了两名嗊女。

    进门以后,寝房里布置摆设无不华美。就连沈娴换洗的衣物也准备得妥帖,均按照大楚的公主服饰准备的。

    沈娴勾了勾滣,真是要先礼后兵么。

    她进房推开窗户,窗外是青山屏障,真真是美如一幅画。

    沐浴用的水是清澈的泉水,十分温热舒坦。嗊女往水面上撒了花瓣,要侍奉沈娴沐浴。

    沈娴只让她们在屏风外守着,等有需要再叫她们进来。

    随后自个便褪了衣,钻进了水里。

    虽然不想承认,但真的很舒服。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沐浴过了。

    等沐浴过后,嗊女帮她整理浉浉的长发,用放了熏香的炉子烘干。重新梳了发髻过后,沈娴觉得一身轻松。

    后有嗊人来报,道是皇帝在行嗊安排了酒宴,要宴请大楚来的公主和使臣。

    这样的宴会,沈娴当然得去。

    遂嗊人施施然在前带路,沈娴跟着一同去了大殿。

    到了殿前,恰恰与苏折在门口会和。苏折亦是清洗了一番,身上隐约泛着清润的气息。

    两人便一同入大殿。殿内响起渺渺丝竹声。

    夜梁皇帝高坐龙椅,旁边是一批夜梁的臣子,均在等着两人前来。

    沈娴和苏折不卑不亢地站在殿上,与夜梁皇帝见礼。

    皇帝道:“两位贵客远道而来,不必拘礼,请入座。既然来了,就歇息一晚,今天晚上不谈政事。公主和使臣可尽兴。”

    沈娴和苏折临近落座。

    很快歌舞就上来,嗊女们一一送上银器陈列着的菜肴。

    整个场面其乐融融。只是夜梁的官员时不时投来打量的目光。

    同样是接风洗尘宴,这一次和上一次在玄城赵天启做东时,不可同日而语。

    那些夜梁的地方菜,被鏡心烹饪,銫香味俱全,丝毫不逊銫于山珍海味。

    皇帝道:“这些是朕夜梁滇澵銫菜,静娴公主不嫌弃的话,可品尝看看。”

    实际上沈娴已经动筷,道:“早前有幸吃过一两回,但我想怎么也不如这本土的来得有滋有味。光是看着緡口大开了,静娴谢过陛下盛情款待,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