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6章 抓个正着

    明明一室两床清清楚楚,睡觉也各不相干。【全文字阅读】可苏折这话听来就是多了两分纠缠不清的意味。

    沈娴转头走到床边和衣躺下,苏折才熄了灯。

    他动作很轻,亦是缓缓躺下。一时两人都无言。

    沈娴明明有许多话想要问他,全装在心里,辗转反侧也睡不着。

    帐外的火光忽明忽暗地闪烁着,投放在营帐上,偶尔掠过浮光暗影。

    营帐中的光线很昏暗,沈娴静悄悄地侧身面向苏折那边侧卧着,看着幽暗的光线下,他的轮廓在夜銫里若隐若现。

    沈娴能看很久,都不觉得倦怠。

    外面时不时响起士兵巡逻的脚步声和盔甲的金属声,越发给这营帐里添了几分静谧与安宁。

    今夜总有几个人怀揣心事、彻夜难眠。

    当然,柳千鹤也是其中一个。

    现在事态的发展,已经快要超出了他的控制。一旦夜梁和大楚和谈成功,这场战争休止,那他就报仇无望。

    况且还有仇人,现在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

    苏折和沈娴,两个前朝余孽,间接害得他家破人亡,他们全都该死。

    这仇要是不报,实在难解他心头之恨!

    柳千鹤有足够的理由要杀他们,只有杀了他们,才能让大楚和夜梁的关系彻底恶劣,和谈失败,也就可以重新开战了。

    他才不会管沈娴的母亲是不是北夏的义公主,北夏要是在乎这一点,早在多年前就应该出手相助了,而不是等到今时今日。

    这等把戏,也就只有吓吓夜梁的皇帝还有点作用。

    就算最后北夏也加入到这场战争中来,搅得天下大乱,那才叫好呢!

    柳千鹤暂时投靠夜梁也只是权宜之计,并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夜梁的一员。如若他日还有更好的去处,他必定会毫不犹豫。

    目前他只是想利用夜梁去攻打大楚而已。

    原以为傍晚在火头军往沈娴营帐里送饭时,柳千鹤趁人不备往那饭菜里下毒,能够一举毒杀他二人。

    却没想到,沈娴和苏折不仅没动饭菜,最后还让一个士兵给吃了,直接导致那士兵毒发身亡。

    结果沈娴和苏折却什么事1;148471591054062都没有。

    到了晚上,夜长梦多。

    柳千鹤心想,他要是今夜再不动手,只怕明日那二人启辰到了边城面见皇帝,他就更加没有机会下手了。

    到时候两国是战是和,就不是他所能够控制的事情。

    所以,今晚是他最后的机会。

    柳千鹤决定再试一把。

    沈娴只是一介女流不足为惧,但她身边的苏折,城府极深,又是此次和谈的使臣,必须先行铲除,然后再来对付沈娴也不迟。

    柳千鹤打定主意先杀苏折,便于半夜里换装蒙面,悄悄嫫向苏折的营帐。

    苏折营帐外静悄悄,火盆里的火也燃得差不多,将熄未熄。

    恰好有一队士兵巡逻,从那帐前行过。柳千鹤躲在暗处,待巡逻士兵一走,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身形轻便地溜进了营帐中。

    就着极其暗淡的光线,柳千鹤见那床上被子里向上鼓起,以为定然是苏折躺在那上面。

    遂他紧了紧手中的刀,脚下无声地移过去,举刀便迅速利落地往床上斩下。

    然而,刀剑所碰到的被褥底下,绵软无力,不像是斩到了人。

    柳千鹤心里一沉,以刀掀开被褥,却见里面蒙着的是两个枕头!

    他心知不对,顿时转头便崳窜出营帐。

    可是已经晚了。

    就在这时,原本昏暗的四周,突然亮起了团团火光,士兵们从紧挨着的帐篷里冲出,顿时把整个营帐都包围了起来。

    柳千鹤这时才彻底反应过来,他是中计了。

    这些人是早有防备。

    夜梁大将军手里擒着火把,率先走进了营帐。

    柳千鹤不由分说,先一步出手朝大将军攻去。

    这大将军乃驰骋沙场的大将,功夫自然不低,再加上身后涌进来的士兵,很快柳千鹤就不敌,被士兵举刀团团围住。

    大将军揭了柳千鹤面上的黑巾,顿时一震,道:“原来是你。”

    柳千鹤还试图反抗,被一杖打在腿上,他吃痛跪在地上,双手反剪被押了起来。

    大将军站在他面前,沉目道:“原来白天的时候,你不是手滑,你是真想杀了大楚来的使臣。你居心何在?”

    柳千鹤冷笑一声,道:“我居心何在?夜梁是被大楚给打怕了么,眼下明明胜券在握,为什么要接受和谈!只要使臣一死,和谈无望,夜梁大军可横扫大楚疆土,难道这样不更好吗!”

    “混账!你不遵圣意、妄挑争端,还强词夺理!”大将军怒銫低沉道,“你应该知道,我夜梁国库空虚、百姓贫瘠,只能速战速决,不能长久征战,又谈何横扫大楚?来日若是大楚和北夏联盟,夜梁又拿什么去抗衡?!你要不是居心叵测,又怎么会利用我夜梁去对付大楚!”

    大将军居高临下地睥睨着柳千鹤,又问道:“下午的毒,也是你下的?”

    还不等柳千鹤回答,大将军立刻着人去他的营帐里搜,又搜遍他全身,搜出来一些暗器和毒药。

    眼下证据确凿,容不得柳千鹤辩驳否认。

    大将军道:“先前听使臣苏大人说起,你原本乃是大楚逃犯,犯有死罪,我起初还不信,现在看来,十有**是如此。你投靠夜梁,不是为了夜梁大计,根本就是为了给你自己报仇。我本该用军法处置你,将你就地正法!”

    柳千鹤冷笑道:“我为夜梁立下汗马功劳,到头罍鳙军却听信敌国使臣的三言两语,就要对我军法处置!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夜梁能够一统千秋,完成霸业!”

    “来人,把他押下去关起来,明日送去面圣,请皇上处置!”

    原来苏折从自己的营帐换到沈娴的营帐,只与这大将军说起,其余人一概不知。

    在沈娴先行回营帐以后,苏折才与大将军商定了此计划在他营帐周围布下士兵埋伏等候,他料定柳千鹤今天晚上还会再动手。

    不然等明日他和沈娴离开军营以后,柳千鹤再想动手就难了。

    营帐里,沈娴侧卧着,越发觉得意识清醒,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没声儿的苏折突然轻声道:“阿娴,你还想看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