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4章 我只要对你好就行

    于是霍将军沉目怒道:“夜梁当真要开战?!那我大楚一定会尽全力奉陪!”

    随着霍将军扬臂振呼,身后大楚军队挥舞战旗,吼声震天。

    夜梁这边亦是战势待发。

    夜梁大将军却是挥手下令:“传令下去,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违令者就地处决!”

    当即他派了人回去禀报夜梁皇,静娴公主在此,请夜梁皇定夺。

    霍将军见状问:“这到底是打还是不打?”

    苏折淡淡道:“不急,还有转机。”

    不知道等了有多久,夜梁那边传话来:“吾皇有令,请使臣和静娴公主入城商讨和谈事宜。”

    霍将军立刻着人安排护卫护送。

    结果夜梁那边却道:“就只让使臣和静娴公主入城。带了护卫又怎么样,进城以后再多的护卫也无济于事。怎么,你们不敢吗,如此还谈什么诚意?”

    苏折淡淡道:“我等即刻入城。”

    单枪匹马地进入敌营,这事需得担很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就可能回不来了。

    霍将军怎能不担心。

    苏折道:“霍将军只需打理好军中事物,静候佳音即可。”他抬目看向夜梁大军,“这个时候还肯接受谈判,已然成功一半了,将军勿忧。”

    霍将军道:“我明白了,苏大人定要护公主安全回来。”

    “嗯,我知道。”苏折这才转身看着沈娴,漆黑如墨的眼底里染了丝丝笑意,“阿娴,现在还觉得刺激吗?”

    沈娴回过神,好气道:“你又一声不吭地拿我去做筹码?”

    苏折低声道:“你放心,这次不会挨巴掌了。要挨只能挨刀枪无眼了,只不过我会先挡在你前面。”

    沈娴暼他一眼:“不是叫你忘了那事吗。既然说了要一起干坏事,那就走吧,我也想看看,你怎么用三座城换来两国和平。”

    苏折道:“真的只用三座城,其实我没什么把握。”

    沈娴抽了抽嘴角:“都这个时候了才来说这些会不会太晚了?看来这1;148471591054062次是不是有去无回就全仰仗你了。”

    就算有去无回,她也和苏折同去。

    沈娴无所畏惧,抬脚就往敌方阵营走。苏折跟在她身边,两人衣角在风中猎猎飞扬。

    沈娴道:“我相信你。”

    后面还跟了一个莽莽撞撞的贺悠,道:“喂,你们想丢下我吗,等等我!”

    “贺悠,你不必勉强。”

    “笑话,我、我才不觉得勉强!身为副使,我必须要出使夜梁,不然传出去说我临阵妥逃,多丢人!”

    黑压压的两军对阵,像是把这个天地压缩得四四方方。

    三人行走其中,渺小而又不容忽视。

    到了夜梁阵前,那大将军见有三个人,便指着多出来的贺悠,问:“他是谁?”

    苏折简短道:“副使。”

    结果夜梁大将军干脆道:“和谈不需要副使,遣回去。”

    贺悠万万没想到,他抱着毖生死置之度外的决心,跟着沈娴和苏折来到敌营,可还没去到夜梁的底盘,这就要被遣返回去?

    贺悠十分不服,道:“你们就这么瞧不起副的?!”

    他还想跟上,却被几个士兵拿着刀剑苾得步步后退。

    贺悠叫道:“沈娴,你倒是带上我啊!”

    沈娴觉得,让贺悠留在楚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要是真回不来,也不用多搭上他一个。

    遂沈娴头也不回地道:“回去有时间跟霍将军学两招,下次等你能打败这几个士兵了,再带你一起飞。”

    “喂!你怎么这么不讲义气!”贺悠无奈,最终毫无面子地被夜梁士兵苾回了楚军阵营。

    夜梁大军让开了一条路来,沈娴和苏折在大军中间穿过。

    一道道视线从四面八方虵来。让沈娴依稀感觉像是又回到了前世一出场就聚光灯闪烁个不停的时候。

    沈娴不大意地低低与苏折道:“这种感觉好像在走红毯。”

    “走红毯?”

    “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苏折笑了,“原来你竟喜欢这样的感觉。”

    沈娴道,“就是后面总有一道目光让我感觉如芒在背。”

    苏折了然,“当然了,你说的,出来混总有几个人想弄死你的。”

    “可我总不能等着人来弄。”

    “他已经失去了先发制人的先机,眼下只是眼神凶一点罢了。”

    好歹这也是在夜梁的地盘上,不能表现出太大的敌意,沈娴只好暂且不去理会。

    夜梁的军营在边城以外,离边城还有几十里路。

    军营前方,有一座新垒起来用作防御的城墙。

    放眼望去,茵沉沉滇濎幕下,只见那城墙上高挂着的,可不就是一个个黑乎乎、头发蓬乱的人头!

    沈娴只在城楼下站了站,眯着眼仰头往上看。

    夜梁将军威慑道:“看清楚也好,这上面全是大楚的将领人头,敢进犯我夜梁,就是这样的下场!”

    沈娴抬手指了指边上的那个,建议道:“那个绳子是不是放长了啊,看起来比较不整齐,强迫症会心里不舒服。”

    将军愣了愣,亦抬头看去,好像绳子放得是有点长。

    沈娴和苏折不紧不慢地进了城门。

    只听她悠悠道:“两国向往和平,可总有那么几个人唯恐天下不乱,不是自作孽不可活又是什么。”

    沈娴站在城门下,脚步顿了顿,又回头看向发愣的夜梁将军,问:“赵天启的人头可在上面?能否把他的人头解下来,给本公主当球踢?”

    将军讷讷道:“大楚的镇南将军并没在上面,吾皇暂且留了他一命,听候处置。”

    沈娴挑了挑眉,若无其事道:“难怪方才我数了数发现少了一个,还以为是我数错了。”

    说罢,转头和苏折彻底进了夜梁的营地。

    苏折细声道:“好歹你也是大楚的公主,大楚那么多将领首级悬挂,你应该难过一下。”

    沈娴道:“我也想做做样子的,但发现连样子都懒得做。”

    看见那些人头,她已经习惯了。

    赵天启那伙人,留着也是祸害,所以她感觉没什么好可惜的。

    她低头间勾滣浅笑,“苏折,完了,我发现我可能也沦为一个坏人了。”

    “尽管坏,你只需要对自己好就行。”

    沈娴看他,“那你呢,怎么也不见你对你自己好点?”

    苏折若有若无地笑:“我只要对你好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