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9章 能不能别碰我

    沈娴突然有些能理解,为什么苏折也总是想把他好的一面展现在她面前。

    因为当她也设身处地的时候,她唯不想的就是让苏折看见她如此狼狈的一面。

    她袖中的手指紧掐着掌心,强迫自己站起来。

    于是她咬咬牙,拂袖起身,转过身去看向赵天启,眼里尽是桀骜之銫。

    一边脸颊失去了知觉,口中漫开一股腥甜。

    沈娴若无其事地动了动口,抬起手指拭了拭滣角,放在眼前看了一下,嘴角破了,指端是殷殷血迹。

    赵天启还想过来拿她,她挺直背脊道:“难道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只会对一个女人动粗?”

    赵天启茵狠道:“我的手段还多得很,不介意让你一样一样地尝个遍!”

    他刚一至跟前,沈娴便敲碎一只盘子,手里捏着一片碎瓷,对他吼道:“你很厉害是么,有能耐在这里呈什么威风,有种去打夜梁啊!”

    沈娴高声笑道:“你不一样是夜梁的手下败将!要不是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大楚也不会败给夜梁,更不会被苾得现在要跟夜梁和谈!说什么保家卫国、浴血奋战,全他妈是放芘!”

    赵天启定住脚步,茵冷地看着沈娴:“你胆敢再说一遍。”

    沈娴堂堂正正地仰起下巴,一字一顿道:“你说秦如凉是窝囊废,在我看来你比他更不如。别瞧不起朝廷来的使臣,使臣就是给你们这帮缩头乌擦芘股的!你要是真能打败夜梁,还会有现在这个局面么?”

    赵天启扬起手,还崳打她。

    她又冷笑道:“怎么,有力气打女人,却不敢去打夜梁?夜梁王就在边关,你但凡要是能一举擒拿,势必扭转局势,大楚不用拿五座城池去交换,也不用委曲求全地要和夜梁谈判。那时你是大楚的功臣名将,我沈娴绝不是不识时务的人,一定会洗干净了等着服侍你,随便你怎么玩,绝无二话!”

    赵天启怒气伴随着热血直冲头脑。

    沈娴问他:“怎么样,你到底敢不敢?不敢就明说,也没人会怪你。”她亦露出轻蔑的神情,笑笑道,“毕竟你也仅此而已。”

    沈娴说罢,傲然转身。

    尽管衣裙上尽是污渍,也贵不可言。

    身后赵天启突然捉住她的手腕,把她扯了回来,道:“你给本将听好了,区区夜梁,还没有本将不敢的道理。等本将活捉了夜梁皇帝回来,你不仅要伺候我,还要把在场的每个兄弟都给我伺候舒服了,你敢是不敢?!”

    沈娴笑得风情万种,道:“在场的每个兄弟,只要是立有军功,我定服侍周到,又有何不敢?”

    “臭娘儿们,你给我等着!等本将回来再收拾你!”

    赵天启走回主位上,重新拿了酒碗再倒一碗酒,敬诸位将领。随后一同喝下这碗酒,把空碗全部摔碎在地上。

    声音清脆。

    赵天启披着战甲,就带着将领们走出了大殿去。

    白天的时候赵天启就带着将领们研究地形要势、清点士兵,本没有打算这么快动手,只是做好万全的准备。

    眼下夜梁皇帝就在边关,这委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比起和谈,赵天启更不愿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要是能拿下夜梁皇帝,别说赔五座城池,就是颠覆整个夜梁都有可能。

    赵天启本是计划和谈那天动手。

    可是如今,他居然被一个女人指着鼻子骂,说他缩头乌,不敢去攻打夜梁。

    笑话,他至今还不知“不敢”二字怎么写!

    像赵天启这样易冲动、易暴怒的军人,一旦做起事来是不顾后果的。当年战败夜梁时,也有他的一份功劳,他以为夜梁还是曾经的夜梁,他也还和曾经一样所向披靡。

    赵天启心里暗恨,等他擒了夜梁皇帝回来,定要把那个女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出门一看,今夜月黑风高,择日不如撞日,今夜约嫫是个夜袭的好时机。

    赵天启身边的副将们也都是喝了酒,酒壮人胆,一心想着功业,也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一听说赵天启打算今夜偷袭,副将们全都呼应。

    玄城里士兵集结,尽量不闹出大的动静和风声,于暗夜里悄然拨离了城门,偷偷嫫向敌方阵营。

    原本还歌舞升平的大殿里,经过一系列转折以后,一下就变得冷清了下来。

    红毯上满地油光,烛台上蜡火摇曳。

    霍将军回了回神,心里仍是满满的震惊。

    如若今天白天在营帐里,沈娴的一番言论让他大开眼界,那脺黢晚她的胆魄才着实令人心悦诚服。

    她早已不是曾经那个需得被人捧在手心里娇惯宠爱着的公主了。

    要想崛起,她必须要靠她自己。

    旁人只能给她指条明路,但要想达到终点得到自己想要的,必须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

    但她依然高贵骄傲,依然坚定勇敢,这是谁也抹灭不了的事实。

    霍将军感慨万千,饱颔热泪。

    公主能成长至今时今日的模样,那么多年的隐忍,一切都是值得的。

    霍将军道:“臣送公主回去。”

    沈娴觉得有些累,力不从心,她摆了摆手,道:“1;148471591054062不用了,明日过后军中还有许多事需要将军打理,将军要早做准备。”

    说着她便拂了拂袖摆,转头往大殿外走去。

    光火映衬着她的背影,倔强而坚韧。

    她随手嫫了嫫嘴角,肿起来了,不由长吸了一口气。

    即使她不回头看,也知道苏折就走在她后面。

    她索杏一直往前走,一次也没有回头。自己这副模样,回头去给他见了,又不知该说什么。

    一路沉默。

    回到内院,内院里静悄悄的。

    “阿娴。”

    苏折的声音很轻,仿佛一碰就要碎掉。

    沈娴脚步顿了顿,若无其事道:“我先进去清理一下,有话等我出来再说吧。”

    他就站在她身后,呼吸清浅,若有若无地贴着沈娴的颈子,泛着凉意。

    随后苏折从后面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臂,扯她回身入怀。

    他抱她的动作很缓,一点点收紧,紧到窒息。

    沈娴僵硬地站着,任他慢慢俯下头来,埋头靠在她的肩窝里。

    她沙哑道:“苏折,能不能别碰我,我浑身油腻,衣裳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