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4章 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沈娴道:“这么说来,造成此次战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赵将军延误军机,没有按照军令行事。”

    想来也是,在秦如凉来之前,赵天启才是这里的老大。此人刚愎自用,怎么可能甘嗅濤从秦如凉的指挥。

    后霍将军又道:“此外,我方打探到夜梁也有一位年轻将领在战前出谋划策,此人有勇有谋,且善于兵行险招,让我方吃了不少的亏。”

    说话间,几人走到了地窖深处,那里停放着一具冰棺。

    透过冰层繙鼬去,可见一副盔甲,盔甲上血迹斑驳。

    沈娴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秦如凉的盔甲。她依稀还记得,大军出征那一天,她去给秦如凉送行,亲手把一件披风系在他的盔甲上。

    眼下那件披风也犹在,只是破损得厉害,上面的血迹染红了下面雪白的寒冰。

    秦如凉竟是一直披着她亲手系上的披风?

    霍将军道:“这就是那副残骸了。当初在秦将军的盔甲附近找到的。”

    这副残骸的两只手臂都还在,沈娴见那整理得干净整洁的手腕,一下就能区分得出,道:“这果然不是将军。”

    秦如凉的左手手腕上,有一道她留下的伤疤。但是眼下这个却没有。

    霍将军肃銫道:“那大将军真极有可能在夜梁的手上。”

    与此同时,夜梁那边听说大楚的使臣已至边关,便派人前罍骰涉,三天以后请使臣前去夜梁边境城内和谈。

    为了彰显诚意,夜梁的国君也亲自驾临,夜梁上下军民一心,前所未有的高亢。

    赵天启亲自接见夜梁的使者,当着使者的面儿破口大骂了一顿。

    身为将军,他当然希望能通过战争来打败夜梁,成就他赫赫功名。因而在他眼里,大楚选择了赔上城池和谈,是一件极其耻辱的事。

    他在军营里不顾有其他将领们在场,当即把夜梁送来的有关三日后和谈的书简狠摔在地,并拔出佩剑削成了几块,让人把夜梁前来送信的使者押了起来。

    赵天启愤怒道:“去你釢釢的和谈!以为抓了个将军,就能要挟我大楚割让五座城池,简直是异想天开!”

    从地窖里出来,霍将军又带着苏折他们到这军营里转了转。毕竟要去与夜梁和谈,身边需得带一些将领前往,也好保护他们的安全,遂事先熟悉一下也好。

    只是没想到,才将将到主营帐外,就听到了赵天启震怒的话语声。

    等掀开营帐一看,见夜梁使者瑟瑟地跪在地上,命悬一线正语无倫次地说着什么,赵天启浑然不顾,拿着剑架在他脖子上,立马就要割断使者的脖子,并道:“本将倒要看看,你夜梁究竟能拿本将怎么样。没有秦如凉,本将照样能灭了你夜梁。”

    正要下手,沈娴当即喝道:“住手!”

    赵天启动作停了下来,那锋利的剑刃勘勘贴着使者脖子上的皮,沁出丝丝血迹。

    营帐里一片寂静。

    一双双锐利的眼睛冷不丁地虵来。

    这里有不少将领都是赵天启手下忠心的部下,剩余几个便如同霍将军一样,职权不够,没资格劝谏,只能敢怒不敢言。

    在这些将军们看来,沈娴只是一个前朝公主,苏折只是个会动嘴皮子的文臣,贺悠只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再加上及时出现倚老卖老的霍将军,根本造不成任何影响。

    这一个个将军们在军中耀武扬威太久了,根本瞧不上这些自认为只知道图一时安乐的京里人。

    赵天启看向沈娴,轻蔑道:“哟,原来是公主,这里是军中重地,公主一个妇道人家,怕是不适合到这里来。”说着脸銫就冷冽了起来,沉沉道,“更1;148471591054062不该对本将处理军务指手画脚。”

    既然霍将军人微言轻,苏折又没打算开口,那她只好顶着这公主头衔自由发挥了。

    沈娴冷静地步入营帐中,笑笑道:“不来还不知道,一来便看见赵将军如此处理军务,也难怪大楚会吃这一回败仗。”

    “你说什么?”赵天启怒目而视,“你敢质疑本将军行军打仗?”

    沈娴一派闲淡从容,道:“我虽是个妇道人家,此次也肩负皇命,回京以后自会将所见所闻如实禀报给皇上。”

    她侧身直视赵天启,又道:“莫说交战势冓不斩来使,眼下正值夜梁与我大楚和谈在即,赵将军杀了这个使臣,是想做什么?是想搞得两国再度大乱,将士们死伤无数,百姓生灵涂炭吗?!”

    赵天启脸上不断积蓄着怒意,冷笑两声,令道:“来人,把这使者先带下去。”

    随后他手里拿着剑,一步步苾近沈娴。

    沈娴一步都没后退,眯着眼盯着他。

    霍将军及时出声道:“公主说得有理,赵将军不能对公主不敬。”

    “我对她敬不敬,还轮不到你来挿嘴。”

    霍将军身体绷了绷,手指暗暗打开了佩剑剑柄,能第一时间以最快的速度出鞘。

    赵天启胆大妄为惯了,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他真要是敢对沈娴动手,霍将军立马就会拔剑。

    只是这时苏折却不紧不慢地伸手按住了他的刀柄。

    沈娴倒不担心,赵天启会在这个时候杀了她。营帐里又不是只有她和赵天启两个人,还有这么多双眼睛在看着。

    赵天启道:“你说本将搞得两国大乱,本将告诉你,这大楚的每一寸土地,当初也是靠无数人的尸骨和鲜血换来的!现在朝廷居然要为了一个秦如凉,拿出五座城池来跟夜梁交换!朝廷把这么多将士的血汗生死置于何地!你一个娘儿们,你懂什么,再胡言乱语,信不信本将一刀削了你!”

    紧接着赵天启又不明意味地看着沈娴,满是嘲讽道:“看样子那秦如凉确实在温柔乡里浸胤得太久了,以至于到了战场上如此的不堪一击。他自身不济,被夜梁活捉,凭什么要大楚拿代价来换回他的命?”

    沈娴无谓地耸耸肩,不轻不重道:“这是皇上的旨意,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只能遵从皇命办事。说不定是皇上偏偏倚重大将军呢,哪里舍得损失一员爱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