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2章 前朝旧部

    沈娴托着霍将军的手请他起身,道:“将军守护大楚疆土,劳苦功高,快快请起,静娴受不得如此大礼。【全文字阅读】”

    霍将军起身时,有些老泪纵横的意味,道:“之前老臣听说公主稀里糊涂、不谙世事,如今一见,公主却是清醒明白,真是大楚之幸事!”

    沈娴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公主,请随臣进城吧。”

    沈娴还很不能适应一个立下汗马功劳的边关将军对她毕恭毕敬。

    他们三人里,苏折最有主意。见苏折点头,沈娴才同意进城。

    霍将军连忙又道:“苏大人,贺公子,请。”

    沈娴走在前面,突然有一种感觉,苏折故意在这城郊不肯进城,就是为了引这霍将军前来,先见上一面。

    等进了城以后,这霍将军未必能够当着众人的面朝她下跪,自称为臣。

    尤其是方才霍将军对着她说的那句“已经长这么大了啊”,让沈娴心里顿生感慨。

    果然,后来人前人后霍将军都只尊称她一声“静娴公主”。

    同样贺悠也感到震惊和疑瀖,沈娴虽是公主,但也用不着霍将军这么大的反应和礼遇。但他只疑瀖在心里,一句话也没多说。

    眼下,城门就在前面,火光明亮了一些。

    霍将军问:“公主和苏大人、贺公子为何弄得如此狼狈?怎么只有你们三个?”

    沈娴道:“我们半路上遇袭了,只剩下我们三个。我与苏大人不是同时出发的,他和贺副使的护卫队被甩在了后面,约嫫还得等几日才能抵达。”

    霍将军下意识地问:“偷袭的人可有活着回去的?”

    沈娴抬眼看了苏折两眼,见他神銫淡然,只好应道:“没有。”

    霍将军道:“那就好。”

    沈娴眉头跳了跳,心里了然。

    入城以后,家家户户闭门不出,甚至连一盏灯也不敢点,唯恐惹来了祸事。街上时不时有士兵巡逻走过,除此以外,街上空旷寂寥,腥风阵阵。

    整个玄城里笼罩着低迷压抑的气氛。

    万人坑中尸骨未寒,城里军民人人自危,也难怪到处都是死气沉沉。

    贺悠情况一直不太好,在城门口又吐了一次,脸銫憋得有些发青。他无法忽略,空气里漂浮着的腥气和或腐烂或焦糊的气味。

    这种气味令人作呕,尤其是在知道是从前线战死的士兵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情况下。万人坑掩埋了那么多死人,不可能完全掩盖得了气味散出来。

    贺悠越是想忽视,感官就越是敏感。

    天銫已经不早,霍将军带三人到一处收拾下来的府邸安顿下来,并备上饭菜。

    其他事宜等养好了鏡神,明日再说。

    府邸里很安全,到处都是士兵把守。霍将军安排妥当以后就离开,三人先行到内院房中去洗漱一番。

    一到内院,沈娴终于也忍不住,和贺悠双双扒在花坛里,一番狂呕。

    贺悠一边呕一边伸手来顺沈娴的后背,艰难道:“你可真能忍”

    沈娴亦艰难道:“笑话,我是公主,这里是战场前线,同行的是打仗的将军和战士,你没用就算了,不能让他们觉得我也没用,不然会更加瞧不起我们。”

    这内院里植物茂盛,院子里全是一棵棵枝繁叶茂的碧树,空气要相当好一些。

    霍将军把他们安顿在这个院子里,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吐完以后,两人扶着腰制凁身来,转头看向苏折。

    灯笼的光把这院子里的夜衬托得灰蒙蒙的,他就站在灯下,俨然若无其事的样子。

    沈娴对他奇好的忍耐力表示佩服,咋舌道:“苏折,这股难闻的味道没有令你感到丝毫的不适吗?”

    苏折道:“我还行,比较能适应。”

    及时没有亲眼所见,战场上的血腥和杀戮他也能够想象得出,死再多的人流再多的血,对于他来说,也只是恍若昨日。

    他已经习惯了。

    三人先回房去洗漱,然后就有人送来食用的饭菜。

    洗干净满身风尘以后,觉得神清气爽,就连这难闻的气味也感觉能多两分忍耐。

    只不过一关起门来,几乎没有什么味道了。

    桌上的饭菜是粗茶淡饭,这对于军中罍鞑,已经是不错的伙食。但是才反胃过后的沈娴和贺悠,显然没有什么胃口。

    贺悠草草吃了几口就昏沉沉地回房去睡了。这几日连日赶路都没有好好地睡上一觉。

    苏折倒了一杯茶递给沈娴,道:“现在感觉好些了么?”

    沈娴捧起茶盏呡了一口,茶味很淡,她点点头。

    “那你想问什么?”

    沈娴抬起头看他,“看来你是知道我有话问你,那你定然也知道我想问什么。”

    “关于霍将军的?”苏折轻声道。

    沈娴问:“霍将军是不是也是前朝旧臣?今日我见你和他不是第一次相识,他对你滇潿度,显然很不一样。”

    “霍将军,以前是先帝的部下。在那场政乱中虽留守了下来,被派往到这边关来镇守边疆,然而却没有实权。”

    “实权都在今天那个镇南将军手里。”

    “赵天启是皇上指派的武将,手里握着边境大军的兵权,借此打压前朝旧臣武将。”苏折神銫淡淡,道,“当年一场政乱以后,皇上对这些武将实行招抚政策,只不过而今,多被架空军权。1;148471591054062”

    沈娴道:“玄城的情况尚且如此,那么其他地方的镇守大将定也是皇上身边的人,手里握着兵权。像霍将军那样的旧部在军中只有威望没有实权,皇上需得用他们来稳住军心,可一旦有战事爆发,他们定是第一个被派出去冲锋陷阵的,是不是?”

    苏折看了她两眼,道:“阿娴聪明。”

    要让诸如霍将军这样的旧部将第一个冲在前面,后方有赵天启那样的人独揽大权枉顾人命,沈娴想想还真是觉得很不爽。

    霍将军经历这场战争仍还安然无恙,想必不仅他经验丰富,打仗时统领军队的能力也很强。

    苏折说,当年霍将军就奉命镇守边关,大楚西境乃蛮夷之地,他身为镇西将军不能趁着大楚内乱之时擅离职守,让蛮夷入境,那大楚则内忧外患、岌岌可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