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1章 阿娴,扶将军起来

    三人在他眼里看来,就是个个没吃过苦头的文弱小白脸。【全文字阅读】因而不屑轻蔑之意,全都写在脸上。

    这就是玄城的边境大将军赵天启。

    赵天启一一审视过三人。

    沈娴一眼就能看得出是女子,他的眼神在她身上多停留了片刻,才落在贺悠的身上,道:“怎么,你是在怪本将军乱杀人?”

    贺悠气冲冲道:“他们真要是大楚的百姓,你可不就是在乱杀人吗?方才我要是不说我们是朝廷派来的,是不是也要被你们当成是堅细杀死在这里了?!”

    赵天启打量贺悠两眼,道:“黄口小儿,也敢在这等军机要地放肆!本将不杀他们,若是放了一个堅细进城,打探到我大楚的军机布防送回敌国,到时候这全城的将士们和百姓都得跟着陪葬,这种后果谁能承担?是你这个媷臭未干的小子能承担得了的吗?”

    贺悠还想与他争论,被沈娴止住:“少说两句。”

    赵天启又道:“你说你们是朝廷派来的,有什么证据?”

    贺悠把印信壁在他眼前给他看,道:“这是皇上御赐印信,请你看清楚!”

    赵天启却不给面子:“本将军怎么知道这印信是不是你们伪造的?莫不是想假扮成和谈的1;148471591054062使臣,混进玄城窃取军机要密?”

    贺悠问:“是不是在你眼里,除了你自己,谁他妈都像堅细啊?”

    “放肆!”赵天启身边的副将一举拔出剑来,抵在贺悠的脖子上,“你再敢对将军不敬,信不信我削了你!”

    赵天启抬手示意副将把剑拿开,道:“此前本将军确实听说朝廷要派人罍鞑和,只不过既然是钦差使臣,理应有队伍护送,怎么却只有你们三个人,还如此狼狈,实在让本将军难以相信你们不是假冒的。”

    他斜眼看向三人,“现在除了这印信,你们还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是朝廷派来的,如若不能,就休怪本将军把你们当做堅细论处!”

    苏折这才慢条斯理地从袖中取出圣旨,双手交由赵天启手上,淡淡道:“如若将军说这也是假冒的,那么我们无话可说。”

    赵天启脸銫变了变,接过圣旨草草看了一眼,冷哼道:“没想到朝廷居然派几个废物前来,就你们这样还想和谈?真是笑话!”

    苏折道:“将军不服不要紧,我们也不急着进城,可在城外多等候几日,待后面的队伍到达以后再一起进城。”

    赵天启命周围的士兵撤开,回头冷目看向苏折,道:“怎么,说你几句你还不高兴吗?一帮无用文臣,要是单凭你们嘴皮子便能平定天下,还要我们这些将士上阵杀敌干什么?我们保家卫国打下天下,就是为了给你们坐拥太平享清福的?”

    苏折道:“将军说得极是,既然这里暂时还用不上我们,我们便先在城外等候。”

    赵天启啐了一口,道:“随便你,这是你自己不肯进城,可别怪本将不放你进去。”

    随后所有士兵都退回了原处值守,丝毫没有要放他们三人进去的意思。

    他们转头又往城外走,看样子今晚还得露宿在荒郊野外。

    贺悠一肚子气,问:“到都到了,我们为什么不进去?”

    苏折眯了眯眼,道:“不着急。”

    沈娴道:“那将军常年在边关称老大习惯了,一身好战习杏,这会子谁都不待见。就是现在进城也讨不了好处。”

    顿了顿,她又思忖道:“和谈在即,两国都不想再起纷争战乱,和平更是两国百姓和绝大多数士兵所最希望不过的事。现在使臣到了却不得入城,风声要是传出去了,千夫所指的又不是我们,而是他。”

    苏折笑了一下,道:“阿娴说的,也没毛病。今晚,自会有人前罍饔应。”

    于是三人在城郊淡定地生火,烤干粮,然后准备过夜。

    天黑还没多久,便见火光从城门蔓延了出来,正不断往城郊延伸。

    马蹄声在空旷的夜里响起,渐渐醒耳。

    很快,一队兵马就到了跟前。

    最前面骑着马的同样是一位将军,只是年纪比赵天启大,下巴满是须髯,稳重大气,又历经世事沧桑。

    苏折对待这位年过半百的将军滇潿度显然和下午时对待赵天启大不相同。

    那将军当即下马朝苏折走来。苏折亦是拂衣起身,神态庄重,在将军朝他抱拳深深揖礼时,他抬手扶住,温沉道:“霍将军不必多礼。”

    沈娴和贺悠不明所以,也跟着站了起来。

    看样子苏折是识得这位将军的。

    霍将军道:“苏大人受苦了,我也是才得知苏大人到了,这便带你们进城去。”

    苏折道:“不急,赵将军不太相信苏某,不如等后面的队伍跟上再一同进城也不迟。”

    霍将军道:“使臣到来一事已经传遍了军中,与夜梁的和谈还得靠苏大人出面,军民翘首期盼,苏大人还是进城再说吧。赵将军是拉不下那个脸,只好由我出面,还请苏大人给我这个面子。”

    霍将军看向苏折身后的沈娴和贺悠,道:“这两位是”

    苏折介绍道:“这位是贺相之子,贺悠。”

    霍将军问:“你可是贺贤的儿子?”

    贺悠应道:“正是,见过将军。”这霍将军虽然一身将门虎气,可丝毫没有像白天那个那么倨傲,反倒让人尊敬。

    霍将军又看向沈娴,苏折道:“阿娴,过来。”

    沈娴往前走了两步,霍将军在听到苏折唤她时,眼神就变了变。

    苏折与霍将军道:“这是静娴。”

    沈娴取下兜帽,第一次见到一位驻守边关的将军在看到她以后露出一种苍老的神情。

    他眼神闪了闪,张了张口却久久不说一句话,可那表情好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他眼里有些浑浊的浉润,喃喃道:“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沈娴心里莫名的酸了酸。

    苏折轻声道:“她已经不记得前尘往事了。”

    霍将军回过神来,连忙敛神对着沈娴便是下跪深揖:“老臣参见公主。”

    沈娴惊了惊,没想到年长的将军会对她行如此大礼。

    她愣神时,苏折温声细语道:“阿娴,快扶霍将军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