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8章 被人照顾的感觉很好

    苏折沉睡中又似醒非醒,忽而嗓音里带着倦怠,道:“阿娴,不要担心。【全文字阅读】我不会让自己睡死过去的,你也歇歇。”

    沈娴道:“我守着你,你安心睡吧,但我叫你的时候你一定得答应我。”

    苏折嘴角向上挑起,心情愉悦的样子,“知道你守着我,我也无心睡眠。那要不,你去看看贺悠。”

    沈娴想了想,道:“这样也好。”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边的空地,贺悠孤零零地坐在那里,固执地抱着青杏。

    他把青杏整理得干干净净,只是衣裙上的血迹却是怎么都抹不掉的。

    贺悠认死理,青杏为他挡刀而死,这辈子他怕是都不能忘。

    沈娴起身向贺悠走去后,苏折缓缓睁开平静的双眼。

    他抬手往自己脑后嫫了嫫,发丝底下微微有些粘稠。

    他看了看指端殷红,神銫如常,用方才剩下的药泥敷了敷,又平淡地闭了双眼。

    从沈娴的这个角度回头看去时,苏折恰好被石头挡住了一些,因而她看不见他的动作。

    沈娴默默在贺悠身边坐了下来。

    贺悠灰头土脸的。她什么也不说,只是陪着他。

    还是贺悠先开了口,说:“是我死她的。”

    沈娴道:“这不怪你。”

    若不是青杏,眼下躺着的就该是贺悠了。她能怎么说呢?

    贺悠道:“是我没听她的话,没躲得远远的,明知有危险,还要拉着她簢一起冒险。”

    沈娴无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不应该带着她回来,我应该让她躲得远远的。”

    沈娴道:“她是为了救你而牺牲自己,你不能自暴自弃,你要活得好好的她才能安心地走。”

    贺悠咬咬牙,捏着拳头擦了擦酸涩的眼角,恨道:“一定是贺放,只有他恨不得我死!青杏,我一定会给你报仇!”

    快要天亮时,沈娴帮着贺悠一起,在小河边视野开阔的地方挖了坑,把青杏入土为安。

    他跪在边上,亲手送青杏躺了进去,捧着泥土渐渐覆盖在了她身上。直至最后,再也看不见。

    朝阳缓缓升起。

    霞光照破山脚,淬亮这一角坟头。

    苏折睁了睁惺忪的眼,侧脸亦是霞光流连,光晕丝丝染进他的瞳孔里,斐然无暇。

    三人离开了小河边,苏折先折返回昨夜的树林里,来不及收拾满地狼藉,牵了三匹马,带了马车里一些必要的东西便离开。

    沈娴记忆里不会骑马,但是当她翻上马背时又觉得游刃有余。

    三人不耽搁,打马继续往前行。

    贺悠情绪低沉地问:“林子里的那些侍卫怎么办,好歹也是一路同行了这么久,总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

    苏折道:“等到了下一座城就报官吧,让官府的人来处理。”

    下午天黑之前,三人到了下一座城镇。

    而今情况特殊,他们路过官驿也没有进去,而是选择入住城里的客栈。

    官驿是朝廷里沿路设的,他们的行踪无法保密。若是再遇到下一批刺客,定然应付不了。

    他们在客栈里住了几日,等养好了伤势,再快马加鞭赶到边关。

    如今也只剩下三五日的路程。

    期间贺悠去购置接下来赶路途中要用的干粮,沈娴去药铺里给苏折抓药。

    外敷内服的药,沈娴都一丝不苟地准备着。

    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浓重的药味。

    沈娴一边碾磨药粉,一边炉子上煎煮的药砰砰磕磕地沸腾起来。

    沈娴连忙又拿碗把汤药盛出来放凉。

    苏折见她忙碌的身影,忽笑道:“你这样让我感觉自己很没用。”

    沈娴看他一眼,道:“是么,我看你蛮心安理得。”

    苏折轻声慢语道:“嗯,因为有人照顾的感觉实在还不错。”

    “你喜欢,那我便多照顾你。”

    若是在以往,沈娴无时无刻不跟他拌嘴。只是现在,她很想让他快点痊愈,那说点好听的,做点让他高兴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贺悠回来时,看见沈娴亲手喂苏折喝药,亲手给他的伤口上药包扎。

    贺悠现在回过神来,眼前一幕看得震惊。

    沈娴眉目间的柔情是他见所未见的。

    苏折说话时亦是很轻,似情人之间的呢喃。与那时驿站里时有板有眼的样子截然不同。

    沈娴和苏折的相处不像是一般的君臣,他们之间还有更深的牵绊。

    贺悠突然就明白,为什么苏折日夜兼程也要赶到她身边,为什么沈娴不让他汇报任何苏折与她有关的事。

    贺悠傻愣在屋里,见他们1;148471591054062郎才女貌,一时竟觉得无比般配。

    贺悠也是昨晚才知道,沈娴会点功夫,拿簪子虵杀手时一虵一个准。

    而苏折也不是看起来的这般弱,他功夫极好,能一人杀光所有的杀手。

    他们俩都不是表面上的这个样子,平日里隐藏自己,不到紧要时候绝不显山露水。

    所以,这应该称得上是秘密。

    贺悠知道了他们的秘密,不得不用另一种眼光重新审视。

    贺悠对苏折,不知不觉间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敌视。

    更何况苏折昨晚及时出现,还救了他和沈娴的命。

    贺悠蓦地觉得,以前嫌弃苏折是个手无缚鷄之力的人,说不定在苏折眼里真如井底之蛙。

    喝罢了药,伤也处理好了,沈娴又做了些伤药。

    出房门时,贺悠也跟着她一并出来。

    她见贺悠崳言又止的样子,也不意外,只道:“你有话想问?”

    贺悠道:“你们早就很熟了是不是?”

    沈娴点了点头,“这应该不是什么秘密吧。”

    “以前我对朝廷里的人事不关心,知道的也不多。”贺悠看了看沈娴,又问,“你喜欢大学士?”

    沈娴愣了愣。

    贺悠道:“我感觉到的,你对他异于常人的关心。平时虽然隐藏得好,但刚才全部都显露出来了。”

    沈娴哑然失笑,道:“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么?连你都看得出来。”

    “可你不是将军夫人吗,要是传出与大学士的事,对你们俩都不好。”

    沈娴动了动眉,“我们没有事。”

    贺悠点点头,“我明白了。”

    喜欢和在一起是两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