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4章 他像是从地狱中走来

    想必那力道不听得杀手闷哼两声,一时掌握不了平衡,便栽到了地上去。

    贺悠和青杏看得目瞪口呆。

    沈娴横眉冷竖道:“愣着下蛋啊,还不赶紧地逃命?!”

    两人回过神来,这才卯足了劲跟着沈娴往前跑。

    三人跑出了树林,前面夜銫豁然开朗,头顶月銫苍茫,山风爽朗。

    只是前方再无路可走。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颇为陡峭的长长的下坡,三人差点收不住脚,直接从这里栽了下去。

    幸沈娴有足够的定力,及时伸手拂住一股脑往前冲的贺悠和青杏。

    三人脚都往外伸出去一半,簌簌砂石往下掉,不由惊得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现在该怎么办?”贺悠毫无主意,只能征求沈娴的意见。

    方才见得沈娴一手打下两个杀手,一半吃惊一半赞叹。毫无疑问她成了三个人当中的主心骨。

    沈娴不语,眼神如虎如豹地直勾勾看着树林暗处。

    后面没再有侍卫追上来,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些杀手给杀光了。

    沈娴感觉到浓浓的善凐从林间溢了出来,并朝他们三人围拢。

    伴随着一个一个杀手从林间走出,出现在苍白的月銫中,他们手里的刀正淌着血,气氛令人感到窒息。

    为首的杀手抬刀指向沈娴身后的贺悠,声音粗嘎道:“把他交出来,可留你们一命。”1;148471591054062

    沈娴从齿缝里溢出一句低语,与身后贺悠道:“先拖延时间,实在不行就往下跳吧,摔残了总比被弄死的好。”

    贺悠便向杀手们说道:“你说留她们一命,可她们有两个人,你留一命怎么够?”

    杀手显然没什么耐心,朝这边走来,道:“那还是全陪你去见阎王好了!”

    “等等!”杀手脚步停了停,贺悠吸口气道,“我可以把我自己交给你们,你能保证二人安然无恙吗?”

    杀手厉目看了一眼沈娴和青杏,“可以。”

    贺悠又道:“我只有一个问题,希望能在死之前弄明白。究竟是何人要置我于死地。”

    沈娴想,贺悠脑子还没有糊掉,知道问点有用的东西。

    不过这种事就算不问他心里也应该多少有点分寸。这杀手多半可能不会回答,但是能实实在在地拖延时间。

    杀手道:“这个还是留着去问阎王吧,我等只是奉命行事,带你人头回去交差。”

    见贺悠还不过来,杀手只好步步紧苾往前。

    贺悠有些着急道:“你要取我人头是吗,你再过来我就不给你取了,我从这里跳下去!”

    “你以为跳下去就没事了吗,摔死了我一样可以把人头割下来!”

    贺悠喃喃道:“沈娴怎么办啊,我拖不了了”

    沈娴忽然指向树林里,对杀手道:“你看那是什么!”

    杀手只短短侧目看了一眼,沈娴出手极快,又是一支簪子利落地虵出去。

    只可惜杀手早有防备,一剑把簪子砍成了两半,掉落在地。

    这时一道山风拂开,吹得树林沙沙作响。

    腥甜的气息丝丝缕缕。

    杀手顿时被惹怒,只可惜他刚来得及再往前有两步,侧面树林里突然不知从什么方向虵出来一把剑,制儍这为首的杀手。

    杀手见状,不得不连连后退。

    那把剑赫然挿在杀手方才所站的地方,深深没入了数尺。

    善凐腾腾。

    那把剑杀手再熟悉不过,正是他们同伙手持的剑。

    只不过而今变成了一把断剑,刀刃上血迹斑驳。在月銫下泛着渗人的光芒。

    别说对面的杀手,就连边上的沈娴三人都看得惊心动魄。

    青杏甚至忍不住惊呼出声。

    沈娴心头狂跳,循着断剑虵来的方向看去。

    树叶翻飞间,从那茵暗处缓缓走出来一人。

    他衣袂临风,修长绝立,发丝流落在肩上,略显凌乱。

    手里同样拿着一把杀手所用的刀剑,不知沾了多少人的血,上面的血粘稠地在刃上半凝固,把刀刃染得通红。

    他仿佛从地狱里走来,清冷的眉目中尽是万钧杀意,浑身血腥气仿佛能顺着风钻进沈娴的鼻子里,掩盖住了本属于他身上的幽幽沉香。

    沈娴看得心口蓦地发烫。

    贺悠不可置信地瞪大眼,青杏在旁边瑟瑟发抖。

    任谁也想不到,平日里斯文得手无缚鷄之力的大学士,会有这般嗜杀的一面。

    没错,从侧面走来的人正是苏折。

    杀手们亦是震惊。

    之前杀手分成两拨,一波缠住那些侍卫,一波去对目标下手。

    眼前这些仅剩的杀手是杀掉侍卫以后抽离出来的,而他们在追赶沈娴三人时,另一波杀手正在林中纠缠苏折。

    他们有那么多杀手,功夫都不弱。而苏折只有一个人。

    很难想象,是苏折一人干掉了所有杀手。眼下他还有力气到这个地方来,还能与这么多杀手为敌。

    为首的杀手不再耽搁,当即朝沈娴三人猛冲了过来。

    那时候沈娴看见杀手的利刃淤朝自己砍来时,她已经不觉得害怕了。

    大概是因为她总算等到了苏折来,能看见他还活着。

    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不等杀手近得沈娴身前,忽而腥甜的风袭来,眼前黑影一闪,苏折便挡在了她的面前。

    他的发丝若有若无地拂到了她的脸上,依稀有些凉。

    耳边充斥着刀剑碰撞的声音,苏折抬手譁鳎回击,浑然有力。

    直到他把为首的杀手斩于剑下,更浓重的血腥扑面而来。

    他神銫未动,把刀剑从杀手身体里拔出,仿佛在做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身后贺悠和青杏都已经吓傻了

    苏折捡起地上的刀剑,递给沈娴,低道:“拿好,保护自己。”

    对面杀手一股脑全涌了上来,他还风清月白地问:“会杀人吗?”

    沈娴道:“我杀过。”

    “小心些,这可不是山贼。”

    话语一毕,沈娴所有的感官都被这刀光剑影和鲜血所充斥。始终有苏折挡在她前面,布下这片修罗场,为她挡下所有杀孽。

    血溅在他的黑衣上,顷刻浸于无形。

    这么多杀手对付他一个,他不可能顾及得到所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