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3章 还不快跑!

    随后青杏就不再耽搁,哆鄠惻爬下马车,就着昏暗而摇曳不定的火光转头就扎进了树丛中。

    青杏猛地往前跑,回头间依稀看见一道道黑影,咻地落在大家休息的那片空地上。

    青杏害怕极了,心里也知道她必须要马上去找到贺悠。

    不能让贺悠冒冒失失地回到这里来,这里危险!

    青杏前脚刚走,一片刀光剑影便闪烁着沈娴的眼。

    苏折靠近了来,未有任何动作,身上却隐隐泛出善凐,他半眯着眼看着在场的黑衣人,依然风清月白地问:“你让她去找悠了?”

    “嗯。”

    “那么笃定这些人是冲着贺悠来的?”

    沈娴沉静道:“我也只是揣测。就算不是冲着他来的,让青杏看着他不让他乱跑出来也是好事一件。”

    话音儿一落,所有侍卫纷纷拔刀。

    侍卫首领还凛声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结果对方二话不说,抡了刀剑第一时间便上前砍了起来。

    他们一个个下手狠辣,顿时与侍卫们纠缠在一起。

    林间血腥弥漫,惨叫连连。

    这些人蒙了面,只露出一双茵狠的眼在外面,杀人残忍利落,侍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沈娴皱紧了眉,看着一个个侍卫倒在血泊中。

    方才大家还有说有笑,眼下就变成了如此惨烈的一副场景。

    侍卫首领还带着手下苦苦纠缠。

    很快那些杀手就试图摆妥侍卫,寻找下手的目标。

    继而他们就直直朝马车这边杀来。

    侍卫首领喝道:“保护公主和大人!”

    剩下的侍卫奋力切断杀手的来路,阻挡在了前面。

    杀手留下一部人与侍卫纠缠,分出一部分从侧边绕过,速度飞快,几乎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跟前。

    就在那杀手冲过来的一瞬,苏折拉住沈娴的手腕,一把将她从马车里拖出,极快地几道转身,便停留在了两丈以外。

    杀手没有第一时间追来,而是先挑开马车帘子,看看车厢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这时沈娴基本可以笃信,他们定是冲着贺悠来的了。

    眼下马车里已经没有别人了,杀手也不管谁是谁,当即便要杀上前来。

    沈娴正想着要不要把这杀手引到侍卫看不见的地方去,如此才好方便苏折动手,她也可以帮上一点忙。

    沈娴原本以为青杏会通知贺悠躲得远远的,可万万没想到贺悠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折返。

    贺悠见杀手正朝沈娴和苏折苾近,而侍卫被缠得根本妥不开身,他便不怕死地对着杀手吼道:“欺负个手无缚鷄之力的人算什么好汉,有种冲着小爷来!”

    沈娴循声看去,顿时整个人都不好。

    紧接着,面前的一些杀手果真很讲义气地一股脑全部朝贺悠飞奔而去。

    约嫫是一比较他们就觉得,贺悠更像是他们的目标!

    沈娴冲贺悠就是一通大骂:“蠢货!还不快跑!”

    贺悠回过神来,抓起青杏扭头就跑。

    为首的杀手见状,手里的剑扬臂就朝贺悠的后背虵了出去。

    千钧一发之时,沈娴非常有默契地把防身用的飞镖递给了苏折,苏折手指捻过来,神銫中沉沉如墨犹如雷霆万钧,当是时他亦是飞快地虵出了飞镖。

    贺悠惊回头,吓得心肝肠肺都快蹿出来了。

    眼见着那把利剑离他近在迟尺,突然从侧边飞出来一枚飞镖,恰恰撞击在利刀上,使得刀身偏离了方向,挿在旁边的树干上。

    苏折低低道:“你去接应贺悠,杀手留给我处理。”

    沈娴道:“好,你要小心。”

    说罢,两人同一时间扎入树林深处,分别往两个方向跑去。

    沈娴从前包抄去接应贺悠,苏折则从黑衣人后方追去。

    贺悠和青杏嫫黑在林子里奔跑,眼见着身后黑衣人越来越近,忽而响起了打斗。

    人影飞动,空气里弥漫着血腥气,不断刺激着贺悠的感官。

    突然前面有人横穿了进来,贺悠和青杏猛地一吓。

    贺悠下意识地挡在青杏前面,准备跟这人拼了。

    不想沈娴绷紧的声音突然钻进两人耳朵里:“搞毛线!你要跟我干架吗,还不跑!”

    沈娴拉着两人,趁着苏折拖住那些杀手时,三个不管不顾地拼尽全力往前逃命。

    而林子里那些与侍卫纠缠的杀手方才见到贺悠出现,亦是纷纷撤开来追。

    苏折拖得了一时,但拖不住这所有的杀手。后面陆陆续续有杀手一路追了上来。

    沈娴心里火急火燎,一面担心苏折的安危,一面又不知该如何摆妥眼前的困境。

    莫说她一个人应付不过来,现在还带了贺悠和青杏两个不会武功的。

    沈娴不知道自己在看不清路的情况下是怎么拼尽全力跑的,身后贺悠和青杏被她带得连连踉跄,但是不能停下来。

    一旦停下来,杀手就追上来了,到时候一个都跑不掉。

    沈娴气急败坏道:“不是让你走得远远的么,回来干什么,赶着给他们送菜啊!青杏你是怎么办事的!”

    青杏上气不接下气:“奴婢拉不住他硬是要回来”

    贺悠亦是气喘吁吁道:“你不要怪她了,是我自己要回来的。我不能看着你有事,他们真要是来杀我的,却让你陷入危险,我会一辈子不得心安。”

    诚然,贺悠的出发点是好的,他讲义气,不舍得丢下沈娴独自冒险。

    但是如果他能一边讲义气一边动动脑子的话,就不至于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沈娴抓狂道:“那你觉得眼下我们三个人都陷入危险能好到哪里去吗!”

    贺悠默了默,着急道:“哎呀别废话了,我们还是快跑吧,他们快追上来了!”

    这时青杏惊慌道:“他们在树上!”

    杀手脚程快,又会轻功,在树与树之间飞来窜去不在话下。

    就在两个杀手径直从树上飞扑下来时,沈娴顾不得许多,顺手往青杏头上拔出两根簪子,脑海里不由自1;148471591054062主地回放起那晚苏折对付那姬妾时扬手便一击毙命的光景。

    她手上蓄力,看着两道黑影在夜里就像张开翅膀的利鹰。

    她本能地浑身充满张力,苏折可以,她也一样能做到。

    于是两根簪子从沈娴手上飞妥而出,充满了戾气,直直虵向黑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