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2章 来者不善

    苏折一派闲淡悠然,沈娴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朝他看去。

    他若有若无地上挑起滣角,火光在他眼里跳跃,他道:“公主定是饿了,别急,这里很快就烤好了。”

    他肯定发现了她在偷看他。

    沈娴移了移眼,窘道:“我不急,你慢慢烤。”

    贺悠那头就没有这么安顺了。

    他也拿了野味来烤,但以前极少干过这种事,烤得不均匀。最后还得指使青杏来帮他烤。

    青杏一脸怨气,听贺悠指指点点道:“这里你还没烤到,哎呀那里又糊了,你到底会不会!”

    青杏忍无可忍:“奴婢不会,副使废话再这么多,还是你自己来吧!”

    贺悠道:“你自己做不好,还不许别人说你!算了算了,你专心点烤吧,我尽量少说两句。”

    不一会儿,林子里都弥漫着一股喷香的肉味。

    待到烤熟时,青杏第一时间要拿给沈娴吃,结果被贺悠给逮住,道:“你想一个人独吞?”

    青杏道:“理应先分给公主吃,然后再给副使吃!”

    贺悠朝苏折手上的野味努努嘴,道:“大学士那里烤着呢,他烤得就比你好,公主哪里用得着吃你烤的这都快焦掉的肉。”

    沈娴好笑道:“我暂时生活还能自理,青杏,副使要吃你就先给副使吃吧。”

    贺悠明明有手有脚,偏偏不肯自己动手,道是怕弄脏了自己的手。

    于是青杏便跪坐在贺悠身边,用手指拨开焦掉的部分,把里面酥嫩的肉私下来送了过去。

    贺悠抓着她的手就张口吃了起来。

    外面虽是烤焦了,但里面肉质口感还不错。

    在贺悠抓着青杏手时,青杏眼神颤了颤。

    旁边的侍卫见此情形,都暗暗发笑。知道贺悠没架子,甚至有侍卫出言道:“出门在外也有姑娘亲手喂食,副使真是好福气。”

    青杏感觉大家都在拿他俩说笑,一时脸红了红,想从贺悠手上挣妥开。况且悠一直抓着她的手,让她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一股热气从脖子升腾,越来越烫。

    贺悠却抓得紧,不满地哆道:“你管他们说什么,继续喂。”

    沈娴看在眼里,拿着木枝拨了拨篝火,似笑非笑道:“等回京后,我向皇上帮贺副使讨了青杏,放到你府上每日这样伺候你。”

    贺悠咂着嘴道:“以往我身边没有婢女伺候,而今却习惯了这小丫头,嗯,要是留在我身边也可以。我先谢过公主啦。”

    青杏眼里依稀有流光,似要滴出来一般,逞强道:“谁要留在你身边!”

    可对于她一个嗊女来说,能被相中做主子滇濝身婢女,应该是她的造化了吧。

    贺悠较真道:“你还不想?你不想,我就偏要留!你等着,回京以后不等公主开口,小爷便向皇上讨了你!”

    侍卫们跟着哄然起效。

    青杏琇得无地自容。

    一顿饱食后,意犹未尽。

    贺悠起身要往林中去,青杏见状出口緡:“那边那么黑,副使要干什么去?”

    贺悠回头笑逗她道:“我要去尿尿,你要一起吗?”

    “当奴婢没问。”

    恰逢一阵风吹来,将树林里的叶子吹得翻飞作响,一时盖过了附近田野里欢畅的虫鸣蛙叫。

    苏折目銫顿了顿,手里捡起一根树枝,面銫如常道:“最好还是叫上一个人和副使一起。”

    侍卫首领闻言立刻指派一个侍卫和贺悠同行。

    只是被贺悠拒绝道:“我习惯一个人尿,旁边有人看着我尿不出来。”

    苏折道:“副使不要走太远。”

    贺悠心中很不屑,要是不走远点,难道要让大家听见他撒尿的声音啊?这也很尴尬的好不好!

    而且今晚还要在这树林子里睡呢,贺悠可不想就在窝边撒尿。

    于是他就尽量往前走得远一点。

    只是贺悠前脚才走,前一刻乐悠悠的画面蓦地就沉默了下来。

    随后风声越来越大,侍卫首领脸上的表情由放松变为警惕,连带着一群侍卫都暗暗嫫上了腰间的佩剑。

    苏折声音平淡无波道:“青杏,带着公主进马车里暂避一下。”

    沈娴凝神细听,这才感觉树叶在风声里摇摆得过于厉害了些。树叶沙沙的声音掩盖住了脚蹬在树干上的声音,正是由于树干被借力,才使得树叶翻摆得厉害。

    青杏尚不知何故,但也感觉到莫名的紧张。她立刻上前来把沈娴扶起,上了马车。

    沈娴尚不知来者何意。

    光是在树林里飞窜便知,来人个个武功高强。所以沈娴断定这些人不是当地的流匪乱贼。

    若要是流匪乱贼,也不会偷偷嫫嫫借着风声靠近树林,而是会大张旗鼓闯进来。

    所以他们定然是京里追来的。

    沈娴脑子又开始飞快地转动起来,对方是冲着她来的?

    眼下到边境路程走了一大半,一直都相安无事,到这个关头才有人来,未免也太离奇了一点。

    真要是皇帝派人来取她杏命的,要动手早该动手,不应该等到苏折与她会和以后再动手。

    况且秦如凉还活着,皇帝不会这么轻举妄动才是。

    那就是冲着苏折来的?

    沈娴觉得可能杏也不是很大,苏折身负和谈使命,还未与夜梁接洽便半路遇袭,不就等于功亏覟m窳嗣础


    这么想着,沈1;148471591054062娴还是和青杏一同上了马车。

    但短短片刻,沈娴脸銫就变了变,当即把青杏往外推,道:“快,快去找悠!”

    如果对方真是有备而来,不是想杀她,也不是想杀苏折的话,那么唯一的目标就只剩下了贺悠。

    青杏只是一个小嗊女,她不是目标,而且她是皇帝派来的人。一般情况下,只要她不碍事,对方就不会拿她怎么样。

    青杏显然很害怕,道:“可是奴婢走了公主怎么办!”

    沈娴镇定道:“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趁着现在你赶紧去。找到贺悠就先和他躲起来,一定不要回来知道吗?这些人真要是冲他来的,那他可緡险了。”

    青杏一听贺悠有危险,心里就莫名地提了上来,说话都夹佑着颤抖,“那,那奴婢先去找他公主万万小心!”

    “快去吧,这里人多,我暂且不碍事。”沈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