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1章 想方设法也要来找她

    苏折深深看她,抬了抬手,淡然地把她耳边发拢到耳后去,道:“你怎会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全文字阅读】”

    “可你有没有想过这次和谈会失败,你有没有想过你会获罪,等回去以后你还能安然无恙地做你的大学士吗?”沈娴咬牙问。

    苏折道:“没想过。”

    沈娴气道:“那你好好想想!”

    苏折见她又气又急的样子,仿佛下一刻就会原地爆炸。

    他很温柔道:“别生气,生气会长白头发的。你让我现在好好想想,可是也已经晚了啊。不如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喝杯茶。”

    沈娴道:“谁要跟你喝茶,你少来这套!你不是一向善思考善谋划吗,皇帝一门心思想搞你,你就让他搞?!你先前给我出的主意呢,再不济你还可以装病啊!”

    苏折配合道:“嗯,你也说了,这回我躲得过,下回皇上也还有别的办法来对付我。想来想去,还是只有离京追上你最划算。”

    沈娴居然无话可说。

    她现在觉得当时用来说服苏折的理由真是烂透了。

    苏折道:“阿娴,如今你总算明白我当时的焦狂和急躁了么。”

    是,她明白了。

    她低低道:“我现在恨不能立刻一脚毖你踹回京城去。”

    苏折修长的身体靠着墙,冷不防把沈娴拽进怀里。

    沈娴所有力气都用在撒气上了,发现没有力气推开他。

    她的收敛和克制,在真的接触到他的怀哀时,根本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随着他说话,哅口传来令人心悸的颤动:“你明白了就好。我当时有多着急,不能让你一个人去,你去了就回不来了。”

    他扶着她1;148471591054062的后脑压在自己哅口上,“现在好,有我在,定让你安然回家。”

    沈娴明明满肚子气,可她就是不争气,她的气焰很容易就被苏折给掐掉了。

    “我担心。”她埋头在他衣襟上,深深浅浅地呼吸。

    “不怕,天无绝人之路。”

    “苏折,假如皇上不让你做和谈的使臣,你是不是也要想方设法地冒险来找我?”

    苏折道:“我会想方设法地做上和谈的使臣,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来找你,不用冒很大的险。”

    他说得轻巧,可他现在已经悬空走在悬崖边上了,稍有不慎就容易掉下去,摔得个粉身碎骨。

    她不想他有危险。

    如果可以,她希望他能做一个寻常的大学士,真是个人的样子,在太学院里教教书,做做学问。

    在朗朗书声中,他两袖清风,绝然独立。学堂里窗明几净,学堂外梧桐花落了一地。

    可是她又知道,从他独自一人譁鳎上山救她伊始,他就不可能是那样一位大学士。

    沈娴渐渐平静下来,闷声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你如何用三座城池去和夜梁谈判?”

    “我可不可以以后再说?”

    “不可以。”

    “可是,”苏折俯下头,整个把她擒在怀里,碰了碰她的耳朵,温热道:“小心隔门有耳。”

    沈娴眯了眯眼,道:“好,那就等你仔细想清楚了再说。”

    当沈娴打开房门时,门外的贺悠毫无防备,差点趔趄跌倒。

    面对沈娴面无表情的脸,贺悠干干道:“我刚来,哈哈,刚来。”

    他实在是好奇,刚刚屋里都发生什么了。

    看两人都平静得很,不像是才干架过后的样子。

    沈娴回房后,贺悠八卦地问苏折:“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干嘛了?”

    苏折想了想:“干了点无伤大雅的事。”

    贺悠浮想联翩:“你是不是对沈娴有意思?我告诉你,沈娴是将军夫人,你敢对她不尊敬,当心我弹劾你!”

    苏折通常与他说不到三句话。因为贺悠动不动就要告他、弹劾他、列他的罪状。

    贺悠也只是吓吓苏折,他可不想把沈娴拖下水去。

    苏折走到床边和衣躺下,身量十分修长,缓缓闭上眼,侧边轮廓深浅有致,灯火淬得清润无暇,就连贺悠一个男的都觉得他美如入画。

    苏折悠悠道:“你这么护她,我便放心了。”

    沈娴一直耿耿于怀,因为苏折始终没有告诉她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他道是以后再说,却没有一个固定的时间。

    沈娴每每问起时,苏折便道他说的以后又没说具体哪一天,看样子是根本不打算告诉她。

    队伍启程继续赶往边关。

    越往南,一路便越发萧索荒凉。

    这片地方临近战场,百姓流离。因为战争引发的民乱,致使大片庄稼被毁,城镇凋零。

    算算行程,约嫫还有几日便可抵达边境。

    起初路上贺悠还能逗弄青杏以作消遣,沿途也不觉得无聊。

    这一路走来队伍没遇到过危险,倒也苦中作乐、其乐融融。

    这日天黑之前赶不到驿站歇脚,一如往常,大家找了一个树林宿夜。

    一到晚上,山野间虫鸣蛙叫响个不停,十分热闹。

    侍卫们轻车熟路地分派任务,生火、找水源、打野味,分配得井井有条。

    青杏渐渐融入其中,不再是当初那个事事都谨慎、总把注意力放在沈娴身上的小嗊女。

    她学会了和贺悠顶嘴,贺悠见有人跟他打嘴仗,他也越发来劲。

    青杏发现,贺悠这人嘴上毛病多,把她使唤来使唤去,实际上却没有那么多富贵公子的坏习惯和讲究。

    他累了一样可以跟大家睡地上,饿了一样可以跟大家吃一样难吃的干粮,并且从不挑三拣四。

    他就是单纯地想找青杏的茬儿。

    树林里的火光昏黄跳跃。

    青杏拿来了毯子铺地,让沈娴坐在毯子上。毯子够长够宽,沈娴便邀苏折一起坐。

    苏折是大学士,又素来爱干净。这无可厚非。

    只不过在白日赶路时,苏折身体养好了,便没再同沈娴坐一辆马车,而是骑马前行。

    有其他人在场时,苏折一切举止都相当符合君臣之礼,没有一丝逾矩。

    眼下沈娴请他入座,他也是诚恳谢过以后才在离沈娴几尺的距离安静坐下。

    很快,侍卫找来了水,又打来野味,放在火上烤。

    苏折手里拿着架野味的木枝,洁白的手指时不时翻动一下,火光照得他轮廓忽闪忽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